第三十三章 沼泽埋骨 鼠族现踪



作品:《兵临赤途

米莎小眼睛闪烁着讥讽,藏在大胡子里的嘴唇吐出凉薄的话语。

“哼!谁知道你们Y的是不是一伙的,没准这回死的是霍佛,下一次就改轮到老子我了!”

王存兵气急反笑:“那既然这样讲,您就请便吧!”

“老子丫的当然想怎么就怎么?要你这个万恶的原祖人管!”

在现在这个世界大多数人的心中,原祖人都是毁灭世界的元凶,但只要能休眠留存到现在的原祖人一般都是萧奕兵王存兵这种猛男,所以平时没事还可以保持表面上的礼貌,但米莎(qíng)急之下还是吼出了心声。

王存兵冷冷地看着他,实在是不想在人前逞一时口舌之快,只是哼了一声说道:

“那我这个原祖人就纠正你一下骂人的方法,用丫这个字骂人意思是对方是丫头养的,你刚在放在自称后面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母亲吗?”

米莎恶狠狠地瞪着他,只是手里的枪械已经被栓头给抢走,虽然王存兵只有一只手能用,可看他刚才两个回合制服阔山的本事,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王存兵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机械构装臂已经恢复如初,纳米涂层也变成了和皮肤一般无二的伪装。

盾熊游侠团的人抬起伤员跟着米莎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存兵叹了一口气,跟着剩下的人开始掩埋起遍地的尸体来。

沼泽地是埋尸的绝佳地点,找到一处冒着泡的水泽把尸体往里一扔,不久前还生龙活虎的游侠就这样埋骨在了异乡。

王存兵的目光扫过一张张带着麻木悲痛的脸,看来这种生离死别并不是偶然。

雷欧克的团员在长云的枪下死了四五个,剩下的却伤了一多半。构装飞翼比人还多,现在只能走出沼泽找到城镇再图后计。

而突牙游侠团更悲催,二当家发疯砍死了大当家,群龙无首的游侠们只能跟着飞翼游侠团往前走。

蜜朵和栓头来到王存兵旁边,却看见他正紧紧盯着远处一直在做壁上观的兔脚。

那目光连蜜朵都能感觉到分明就是看内(jiān)的眼神……

一伙人架伤扶残,在沼泽里龟速行走。

刚才疯过的三个人被绑在两只奔奔鸟(shēn)上,在沼泽地里只有这两只大鸟还能代个步,车辆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王存兵把蜜朵和栓头挡在(shēn)后,准确地说是和兔脚隔开。

而兔脚自打进了沼泽之后确实变得很反常,这一点连蜜朵和栓头都能感觉得出来。

这三个疯掉的人和反常的兔脚到底有没有联系呢?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雷欧克挥手示意队伍停下休息,一来他的伤口失血过多;二来虽然有地图和太阳的指引他们还是迷失了方向。

这也不怪雷欧克,因为原本地面搜索就是他的短板,而擅长地面作战的突牙游侠团两个当家人一死一疯,根本指望不上。

雷欧克顾不得满地的泥水,一(pì)股坐在地上,冲着王存兵苦笑,但后者只是盯着兔脚若有所思。

盾熊游侠团离队之后,现在三个团除了兔脚游侠团齐装满员,其他两个团死得死伤得伤,也就只剩三十几个脑袋了。

雷欧克的肩膀上又开始往外渗血,是什么让飞翔在天空的雄鹰折翼?背锅的应该是心底的贪(yù)。

但他此刻应该还没有放弃,或者说现实已经不(yǔn)许他走回头路,尤其是在自己已经负伤无法(cāo)控飞翼的(qíng)况下。

一个突牙游侠团的游侠过来帮助雷欧克换掉了肩膀上的纱布。

雷欧克向他颔首致谢,却发现那汉子脸上的表(qíng)已经僵住。

“有些……不太对劲啊……”

那汉子脸上的肌(ròu)不住地颤抖,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稀薄的雾气,两把开山刀已经握在了手中。

雷欧克脸上浮现出一片惨灰色,但还是指挥大家进入了警戒状态。

几乎于此同时,雾气中出现了一个类人形生物。

说它是类人形生物可能有些牵强,因为它除了是两只脚直立行走之外其他的特征都跟老鼠一般无二,还是那种脱了毛的白老鼠。

这个鼠人大概有半米多高,(shēn)上穿着藤条和布料混编的衣服,藤条大概率是本地特产,那些布料明显属于死去的人类。

王存兵搭眼一瞅,(nǎi)(nǎi)的,这不是特么一只耳吗?

突牙游侠团的老游侠用刀缓缓地压下了飞翼游侠团团员的短枪枪口

“可别乱开抢,这鼠人族一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动,这里有一只附近就有一千只,而且这些家伙什么东西都吃……”

老游侠颤抖的声音已经间接地告诉了大家这些鼠人的可怕。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中,那只打头的鼠人东嗅嗅西问问,仿佛是因为生活在地下导致眼睛退化而没有看到众人。

拜托拜托,可别看见我们。

但随着鼠人嘴里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吱吱声,大家美好的愿望被戳得粉碎。

令人骨头发酸的吱吱声由少到多、由远至近渐渐连成一片响成一团。

密密麻麻的矮小(shēn)影从薄雾中钻了出来,这些沼泽的原住民生物用自己庞大的种群数量给远到而来的探险者们搞了个简陋的欢迎仪式。

刚才老游侠的话可能只说对了一部分,光他们眼睛能看到的鼠人最少也有一万只,这还不包括远处被雾气笼罩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而且它们也并不是什么都吃,最起码从它们扛在肩膀上充做武器的大腿骨来看有些比较硬的东西也是咬不动的。

如果能观察得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它们穿在(shēn)上的布料和拿在手里的骨头不久前还属于那些被自己人杀害的游侠们。

“王八蛋!”

老游侠咬牙切齿。

“咱们被盾熊游侠团坑了,那个米莎一定早就发现了这里有鼠人,这才故意和咱们分开,还把尸体都留下,这些鼠人就是被尸体引过来的!”

聚在一堆的游侠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脸上读到了绝望,甚至已经有几个飞翼游侠团的团员开始丢下沉重的装备想一逃了之。

“都别慌,谁敢临阵脱逃我就毙了谁!”雷欧克绝不是危言耸听,毕竟所有构装飞翼的自爆遥控器都在他手里。

王存兵来到雷欧克(shēn)边低声说:“雷团长先别紧张,我看这帮鼠人并不是来用膳的。”

听他这么一说,雷欧克再看看从出现后就没有动作的庞大鼠人群,心里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