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神罚之光 神星地藏



作品:《兵临赤途

身后数量庞大的游侠团已经是林林能够调动的全部力量,但现在这些人的生死就捏在萧奕兵的手心里。

只要他动个念头,这些人就会给王存兵陪葬。

不过看萧奕兵的意思,他比较想跟林林叙叙旧情。

林林看着面前已非人形的萧奕兵,不知道心里是否有些许回忆泛起。

萧奕兵:“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林林:“我不是来见你的,我是来杀你的。”

萧奕兵:“你以前老这么说。”

林林:“我现在也这么说。”

萧奕兵:“那你杀我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离开我?”

林林:“因为你不是个人,一根铁管都比你有人情味!”

萧奕兵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解释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良久,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你要杀我?可是你用什么杀我呢?在这个世界上能伤到我的东西几乎没有。”

林林冷笑着往后退了两步,同时高举右手,中指上那枚代表泥沼镇最高统治者的戒指在夜雨中闪着光。

突然!一道巨型光柱破开云层直射下来!精准地砸在萧奕兵身上!

拥有强大能量的激光柱几乎是瞬间就破开了他的重力壁垒,强横至极的力量正面击中了“止啼者”萧奕兵!

激光柱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是萧奕兵惨烈的嚎叫!

只这一击!就几乎摧毁了他全身的构装物,纳米装甲也已经消耗了大半!这也是从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真正受到了伤害!

林林一击!恐怖如丝般顺滑!

重力屏障已破,那些飘在半空中的人和装备也纷纷落在地上。

“给我狠狠地打!”

林林一声吼,众人才从震惊中回过味来,操起枪械就往萧奕兵身上招呼。

喷火器、榴弹枪、高爆手雷、榴弹炮、火箭筒……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洒。

强大的火力把萧奕兵打得节节后退,似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只是大家心中恐怕都是一般无二的想法:

林老大居然隐藏了这么强大的力量,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萧奕兵的怒吼从一片火海中传出来,蓝色幽光如浪潮般涌出,顷刻间湮灭了火海,并朝着前面奔涌而去!

蓝色浪潮拂过,退朝之后已经带走了几乎所有人的生命,只留下了少数几个幸运儿和林林站在雨中。

林林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她所有的家底已经化作虚无,这种结果她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迅速。

毕竟萧奕兵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但她还有底牌。

右手再次举起,权戒再次闪动!

还可以使用两次,应该足够!

林林在心里默默地念到。

萧奕兵紧紧盯着林林的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松地杀掉她,刚才那波攻势就完全可以做到。

但他真的不愿意,如果他杀了林林,就等于亲手泯灭了自己最后一丝人性,彻底沦为一台构装机器,这样即使变成最强,还有什么意义呢?

地磁能力已经全力开启,萧奕兵反应神经已经开到最大,这种状态他自信可以躲得开世界上所有类型的子弹!

可是林林动用的明显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又一道激光柱直击下来,精准的好似握在神之手里的手术刀。

光柱敛去,如神不是神的萧奕兵已经趴在了地上。

他现在比躺在远处的王存兵还惨。

一臂一腿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躯干都被从天而降的激光蒸发掉,这还是他拼命躲闪的结果。

原本扎起的长发披散在脸庞,萧奕兵嘴里穿着粗气,眼中终于流露出了属于人类的情绪。

那不是一种情绪。

那是以恐惧为底色,以爱恋、委屈、不舍、痛心、怨恨等种种复杂甚至对立的情绪为颜料涂抹成的斑斓色彩。

“不要逼我!!!”

在爱与生存之间,他必须做出抉择。

林林望着趴在地上的萧奕兵,眼中的情愫居然和他一般无二!

雨一直下,气氛当然不是很融洽。

雨滴打在两个人的脸上,画出一道道痕迹,到底是天上水?还是人心泪?

只是那只戴着权戒的手还是在如泪的雨水中缓缓抬起。

萧奕兵眼中的斑斓色彩终于被彻彻底底的兽性疯狂所代替!

所谓爱情在生死关头不过是个可怜的失败者。

权戒闪动,最后一道神罚激光轰然落下!

“鬼伥.叁形态:幽冥伥虎!!!”

……

泥沼镇里也下起了雨,不过应该和萧奕兵头顶的不是同一片雨云。

几乎所有人都被林林带走之后的游侠公会,现在只有酒保和一个灰袍土民。

这个土民就是前段时间和老万一起进城的三个土民之一。

如尘土一般卑贱的土民此刻却怡然自得地坐在吧台边上,酒保也好像着了魔,居然还在给他倒酒。

浓稠如膏的酒浆倒进杯子里,将满未满的时候土民用手指关节轻敲桌面,表示对酒保的感谢。

琥珀色的酒浆盛在玻璃小酒杯里开出一朵不散的酒花。

土民伸出兰花指端起酒杯,先深吸一口酒气,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然后杯就唇,仰头闭眼一饮而尽。

良久,他长出一口气,一脸满足地赞叹道:“入口柔,一线喉,不愧是陈化了一千多年的二锅头。”

酒保笑笑不说话,把杯子拿起来擦抹干净,和扁平的小酒瓶一起收了起来。

“这么小气。”土民打趣到。

酒保也笑:“只有这一瓶了,喝一口少一口,细水长流嘛,要不再陈他个一千年试试?”

土民哈哈大笑,捧着肚子几乎跌倒。

要是还有第三个人看到这副场景必定会惊的下巴都会摔在地上。

过了一会,土民止住了笑声,却深深叹了一口气:“唉!不知道我们有没有下个一千年了。”

酒保没有说话,毕竟每一次面基这家伙都是这样的悲观,早习惯了。

两人无话,只有细细的雨声传来。

“萧奕兵必须死吗?”

酒保先打破沉默。

土民用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仿佛在想别的事情:

“也不是必须,只是想让他死的权戒有点多了……”

“这是必然的……王存兵怎么样?”

酒保的问题没头没尾,不过土民懂。

“不知道,看不出好坏,萧奕兵以前不也是这样吗?”

不,两者有根本的不同。

酒保心里想着,嘴里却没有说出来,不过土民肯定也懂。

“谢谢你的酒,我走了,地藏。”

土民从凳子上跳下来,转身就要往外走,虽然外面还下着雨。

“不客气,神星。”

酒保看着土民的背影微笑着说。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