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蜜朵拼酒 存兵博枪



作品:《兵临赤途

交代好栓头看车,兔脚一个人朝镇中心跑去。

似乎多半个镇子的人都来到了游侠公会,是什么事情会引得众多疲于生计的人们聚集在这里呢?

兔脚眉峰轻蹙,心里腾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不会是王存兵这个愣头青在游侠公会开枪了吧?自己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呀!

人们还在往游侠公会里挤,看着阵势也不像里面起了什么冲突的样子,也不像王存兵暴露了机械臂,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人早跑光了。

老司机遇上了新问题,兔脚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再说,毕竟她的游侠徽章还在王存兵身上别着呢。

凭借自己苗条的身材和利落的身手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屋子里的兔脚还是没弄明白状况。

屋子里人多得都快叠罗汉了,大部分是穿着亚麻布的平民,还有一部分是穿着蓝衣服的手艺人,越过他们的脑袋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大家都站在一张桌子边上在围观着什么。

酒保靠在酒架上满脸的无奈,平时门可罗雀的酒吧,今天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本来是应该高兴,可大家明显不是来喝酒的。

人群中的兔脚高高跃起,伸手抓住屋顶上吊着的煤油灯,收腹抬腿用力一荡,轻飘飘地越过众人来到中间的那张桌子边上。

桌子上对面坐着蜜朵和一个黑胡子游侠,王存兵和另外三个游侠站在一边满脸的关切。

桌子上十几个酒瓶已经空了一多半,大胡子双眼红的充血,紧紧地盯着对面一脸灿烂的蜜朵。

“再来!”大胡子吼到。

“好哒!”蜜朵欣然应战。

两瓶高度白河酒被打开,分别递到两个人手里。

大胡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喝上两口就要放下瓶子缓一缓,相比之下蜜朵抬头仰脖好似行云流水,只听得“吨吨吨……”一瓶米白色的精酿白酒很快就见了底。

感受到兔脚要杀人的目光,王存兵后退一步无力地解释道:“我真拦了……就是没拦住……”

说话间大胡子终于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嘴里冒出一股喷泉人事不醒了。

“我赢了!哈哈哈哈……”蜜朵脸颊绯红,高举着桌子上最后一瓶白河酒放声大笑。

围观的众人一阵赞叹和叫好,过惯了开水般枯燥日子的人们也是难得开心一回,尤其是亲眼看见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愣是凭借惊人的酒量放倒了一个壮汉,可是够茶余饭后谈论半个月的了。

王存兵和兔脚一左一右架着嗨到爆的蜜朵往外走,刚出门口就碰上了真正的麻烦……

“老子最后再说一句,滚远点!土民还想雇佣游侠,而且还只有这点破白米?你种地种傻了吧!”

一个穿着游侠制式黑夹克的鹰钩鼻冲跪在他面前的灰袍土民喝到。

那个土民就是不久前在泥沼镇外遇到的三个人其中之一。

从王存兵的视角看过去,只能看见他裹在破烂灰袍下的消瘦背影和不停上下晃动的头颅。

大概是被这土民弄得烦了,鹰钩鼻抬腿就往游侠公会走,却不料跪在地上的土民竟一把抓住他的裤脚,嘴里不住地苦苦哀求。

鹰钩鼻大怒,一脚把土民踢了个跟头,他胸前的米袋也被踢破,白色的米粒撒在满是泥泞的大街上。

貌似他还嫌不解气,又抬起脚狠狠朝躺在地上的土民踩去。

土民双手只是拼命护住胸前米袋里的残米,任由厚重的鞋跟雨点般地落在他的头脸上。

红色的血撒在地上,和白色的米、黑色的泥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王存兵踏前一步刚要说话,却看见兔脚的丹凤眼正在盯着自己,那眼神分明在说:别多事。

就在王存兵犹豫着要不要把脚收回来的时候,一个酒瓶子突然从他身后飞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鹰钩鼻的脑袋,半空中炸开一朵玻璃花。

酒混着血糊住了鹰钩鼻的眼睛,他还没来得及从懵逼的状态中恢复,模糊中只见一个矮小的身影朝他扑过来,狠狠地撞在他的肚子上!

不过他幸好也是练过的,那一撞的力道也不是很大,后退了几步就稳住了身形。

抹下满脸的血水,却发现面前不远站着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四几的小女孩。

“为什么欺负人!坏人!”

醉眼朦胧的蜜朵一手指着鹰钩鼻,另一只手开始在衣服里瞎寻摸,看来是打算一枪毙了这个坏人。

问我为什么欺负人?特么老子下馆子都不掏钱!

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心的鹰钩鼻掏出手枪就要开火,不料眼前一花,连手带枪都被人一把攥住。

“兄弟,小孩子家不懂事,不小心伤了您给您道个歉,不过您这几脚都快把人踹死了,怕是不太好吧?”

王存兵把右手大拇指卡在鹰钩鼻手枪的扳机后面,紧盯着他不疾不徐地说到。

兔脚把蜜朵挡在身后,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双管左轮上。

妈的,你是不是脑子缺根弦,土民也算人?

但鹰钩鼻可不是个死眼珠子的憨货,这个男人和后面那个高个断腿女人肯定都不是善茬。

虽然他只是个无名之辈,但在游侠界混迹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头上的伤口还在呼呼冒血,酒水一淹火辣辣地疼。

这口气可不能这么轻松地咽了。

“行,给你个面子,这事算了。”

鹰钩鼻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枪,却没有把枪插回枪套里。

王存兵笑了笑,仿佛认定对面是个知书达礼的绅士。

“谢了。”

兔脚把手也从枪把上拿开,但眼睛还是看着鹰钩鼻。

王存兵转过身,看着那个连脸上的血都不顾得擦,一边呜咽一边跪在地上一粒一粒捡着白米的土民,眼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情愫。

“别拉我!我酒呢!”蜜朵拽着兔脚的胳膊耍起了酒疯。

就在兔脚分神的一瞬间,鹰钩鼻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手枪已经闪电般抬起!

站在远处围观的人们已经开始轻轻叹息,仿佛在惋惜这几个爱管闲事的人马上就要用生命为自己的鲁莽买单。

但剧本却没有按照大家的预想发展。

枪声没有响起,王存兵和鹰钩鼻之间却亮起一道电光!

鹰钩鼻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中那把被高热融化的只剩枪把的“手枪”,眼神中的恐惧再也掩盖不住。

“你你你,你是萧奕兵?”

鹰钩鼻结结巴巴地吐出一个名字,眼中的恐惧更加浓了。

这三个字一出口,仿佛有种不同寻常的魔力,大街上的所有人呼啦一下全都消失不见,比大风刮得都干净。

王存兵铁臂平伸,机械臂构装出的激光发射器正在冒着淡淡的青烟。

红外射线照在鹰钩鼻的额头,一如王存兵冰冷的目光。

在死亡的威胁下,鹰钩鼻双腿正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喉头上下抖动却再说不出一个字。

“我现在改主意了,不想跟你这么算了,而且我不是什么萧奕兵!”

王存兵富有磁性的声音此刻却比目光更冷。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死想嘿嘿?”

“死……不!我不想死!……这嘿嘿是个啥?”

“嘿嘿就是你现在跪在地上把这些白米捡起来!少一粒我就把你的脑袋打成筛子!”

看着抖得好似筛糠的鹰钩鼻跪在地上捡米粒,周围的窗沿门缝中窥探着王存兵的眼光都带上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恐惧。

……

“呵呵,激光武器,厉害了呢,这小子怎么也得是个B级往上的改造战士吧?怪不得神星这么上心。”

游侠公会二楼一台崭新的显示器跟前,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紧身旗袍的女人。

女人身后的酒保只是微笑,却没有回话。

细长烟斗的尾端含在女人略显单薄的红唇间,火头一亮,烟雾吐出模糊了她迷人的容颜。

“先报告神星,王存兵已经标记,再去把蓝卫兵叫醒,这老东西也该活动活动了。”

酒保优雅地冲泥沼镇实际的统治者鞠了一躬,便转身下楼去了。

红衣女人走近监视器,仔细地观察着屏幕上的王存兵。

“哼,还挺帅,妹妹你的艳福不浅啊!”

烟雾散去,露出了红衣女人那张和兔脚一般无二的脸庞。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