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虎封神 混族作伥



作品:《兵临赤途

半月形的刀刃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轻而易举地斩断了祭祀拿枪的手臂之后在细锁链的牵引下回收到假腿的脚后跟里。

“该死的!”

气急败坏的兔脚迈开长腿一脚撂倒祭祀,拔出双管左轮对准她的脑门。

“老大!骡子不行了!”

身后的一个披着黑衣的游侠抱着中枪的同伴带着哭腔说。

兔脚回头看了一眼脑袋上被开了个窟窿的同伴,刚才如果不是骡子推了她一把,那个窟窿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门上。

防弹胸甲正在黑色外衣下剧烈地起伏着,她的手指已经扣住了扳机。

但是不行!

眼光扫过那几十个和族孩童,他们因为惊恐而深埋着头,高举的双手却散发着蓝色的荧光。

再转眼看看那巨大的钢铁风车上的用上古猛兽做图腾的徽章,兔脚自忖没那个本事得罪掌握着广袤荒原以及无数混族的铁老虎。

被踩在脚下的祭祀头上银发散乱,白净的脸上毫无表情,嘴里却发出桀桀怪笑,这和她平时在和族人跟前伪装的圣母形象大相径庭。

“游侠小姐,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些和族崽子是铁老虎大人的财产吧?”

“老娘当然知道!”

兔脚丹凤眼里的目光冷冽如刀。

戴着皮手套的大拇指扳开击锤。

“但是这一条人命怎么算?!”

祭祀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她自然也是知道正在气头上的女人必然六亲不认。

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轻松料理掉五个游侠,现在看来她低估了兔脚的反应速度。

她现在需要拖延时间,毕竟从混乱之都过来接收改造原祖人的车队应该快到了。

“风车下面……有燃油,还有弹药,换你们剩下四个人的命都足够!”

巨大的钢铁风车足有将近四十米高,成十字形的四个扇叶每个都有三米宽十五米长,在阳光下投出狰狞的阴影。

兔脚用能杀人的目光堵住了祭祀的嘴巴,接着冲身后的同伴一偏头。

剩下三名同样穿着黑衣的游侠谨慎地用手中长枪挑开风车下隐藏的暗门,一根照明棒扔下去,稍微观察片刻便一脸惊喜地冲兔脚说:

“老大!这地下的燃油和弹药足够咱们消耗半年的了,这下发了,骡子死的不冤!”

一滴汗水从兔脚棕黑色短发里流下,在饱满的额头上缓缓滑落,沿着她高耸的鼻梁落在略显单薄的嘴唇边。

宽腰带上的辐射中和器不时地发出蜂鸣,催促她赶紧离开这片被核毒严重污染的土地。

“拿上东西咱们走!婊子,我们两清了!”

兔脚把假腿从祭祀身上拿开,后者没有说话,但眼神里的怨毒却没有丝毫掩饰。

“祭祀大人!我的天啊!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蜜朵从远处跑来捧起祭祀的断臂,脚上的草鞋已经只剩一只。

“哦,我亲爱的孩子,不用为我担心,老虎神会惩罚那些有罪的人。”

祭祀的表情从凶神恶煞到慈眉善目的无缝切换让见多识广的兔脚都猛地一愣。

蜜朵奋力撕下亚麻裙摆给祭祀包扎伤口,却没有注意到她的血液竟泛着一种诡异的绿色。

那是混族人血液的颜色。

兔脚一言不发,把双管左轮插在腰间,后退两步,一脚把那只夺去了同伴生命的短枪踢进了远处的矮地瓜田里。

她的三个同伴正在兴奋地搬运战利品,正如他们所说,一条命换这些物资……值了。

“你们不能就这样走。”

随后赶来的栓头脸色铁青,声音也在微微颤抖,一双浑圆的大眼紧盯着面前这个比他还高出一头的女人,仿佛在盯着救命稻草。

“是我放的游侠信标,你们要帮我!我要求你们杀了祭祀带我们去秩序之城!”

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祭祀一把推开蜜朵,嘶声喊到:“你这个天杀的杂种!我就知道你天天缠着我让我教你读书认字就没安好心……”

正在从暗室里往外搬燃油桶的游侠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边哈哈大笑边说:“这孩子是不是傻,还真相信小说里的游侠故事?干得不错!我们已经响应了信标的召唤,这报酬也是很丰厚的哈哈哈……”

兔脚看着面前这个妄图反抗命运的和族男孩,面无表情地说:“你都听清楚了?”

栓头的面部表情慢慢地从迷茫、失望、懊悔,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愤怒。

祭祀立刻成为了这愤怒的宣泄口。

在蜜朵的惊叫中,栓头朝祭祀扑了过去,两个人扭打着翻滚着,焦干的土地上腾起一阵浮尘。

祭祀恶毒的咒骂、蜜朵惊慌的呼喊,还有游侠们肆意的笑声混作一团,充当背景的是那些头也不敢抬的和族孩子们。

哄闹声中,栓头掐住了祭祀的脖子一把扯下了她套在脸上的人皮面具。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呢?

枯黄稀疏的头发从一块块或青绿或紫黑的皮癣间隙中生长出来;

其中有两块面积特别大的皮癣已经越过了并不存在的发际线和额头上梯田也似的皱纹堆叠在了一起。

两只从形状上看肯定不是一奶同胞的眼珠子整齐一致地闪烁着凶光。

鼻子要么就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拳,要么就是被人兜头削了一刀,因为你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看见那两门幽深的鼻孔和里面丛生的黑毛,就连上古时代某个以表情包闻名的男明星恐怕都难以望其项背。

不过这一切都不及她的嘴巴引人注目。

七个黑黄的上牙从厚愈土砖的结石中探出个头,和同样遭遇的八个下牙互相遥望,牙齿后的舌头上厚重的舌苔竟呈现出诡异的黑色,此刻正因为被栓头掐着脖子而伸出在牙齿之外。

至于嘴唇可能是羞愧和这样的牙舌为伍早就自杀谢罪了吧。

以兔脚为首的几个游侠倒没什么,毕竟祭祀的颜值在混族人里已经算得上头等姿色了,见多不怪。

但栓头和蜜朵明显是头一次见到祭祀的真容,前者跑到一边大声干呕,后者捂着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看热闹的游侠边笑边说:

“哈哈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真相远比谎言更丑陋,好好活着不好吗?没事不要看那么多书,你看我大字不识一个不也过得挺……”

最后一个好字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远处射来的一颗子弹已经打穿了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