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猛然听到这一声“母妃”,赵仙仙如遭雷…



作品:《女强文里的恶婆婆(穿书)

小可爱穿越到前面啦比例不高, 补齐就能开启本章

“旁人折来的, 又有什么意思”赵仙仙听了劝, 自然知道利弊, 但还是嘟起嘴,闷闷不乐地抱怨道。

一直到太阳西下,皇帝过来露华宫, 两人一起在坐在饭厅的花梨木圆桌上用晚膳。

他见赵仙仙用完膳后还是扁着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只觉得他的仙仙又可爱又好笑的紧,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无奈道:“不就是没去梅园赏成花吗明日若停了雪,朕带你去赏便是了。”

“好,这可是陛下答应了臣妾的,要说话算数明日定会停雪的”赵仙仙自顾自的说着,又睨了皇帝一眼, 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赵仙仙长的芳菲妩媚,肤白似雪,面容精致无瑕, 云鬓高高挽起,也没戴发饰,只在鬓边别了一朵淡粉色的山茶花,又因为年纪小,艳丽中添了几分纯真。

皇帝忽然觉得, 似乎不管与赵仙仙相处了多久,自己只要看她一眼, 就会止不住的心神荡漾、无法自拔。这莫约就是诗文中所说的“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吧。

尔后两人分别沐浴更衣过了,皇帝拉着赵仙仙的纤纤素手一起上了紫檀木拔步床,宫人们立马识趣地放下帷帐、低着头轻声细步地退下了。

皇帝搂着赵仙仙,情难自禁地亲吻上她柔软的樱唇,赵仙仙忍不住吟哼出了声,整个人都酥软了。

皇帝见她回应自己,整颗心都火热不已,意图更近一步,却被已经桃腮粉面的赵仙仙阻止了。

“陛下,不可以,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她侧躺着,鬓云乱洒、眸含秋水、娇滴滴道。

皇帝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呼吸粗重又哑着声温柔地哄道:“早就满三个月了,仙仙别怕”

可赵仙仙心里却想起了自己前世难产的险境,越想越是后怕不已,方才起的那几分旖旎早就跑的一干二净了,又迅速拉起身旁那轻薄的蚕丝被,捂住了自己的身子。

皇帝看她十分抗拒,也不忍心强迫她,只好努力克制着燥热,在心里安慰自己:仙仙年纪小,又是头胎,害怕是正常的,朕得克制,要迁就她爱护她才行,不能让仙仙难受。

赵仙仙见他难受的小麦色的脸庞都泛着红,剑眉紧蹙,额间沁满了汗水,有点心疼他,想着自己到底不是真的十六岁的少女了,也就放开了几分,红着脸羞答答的伸出了自己软绵细嫩的手。

莫约过了两刻钟,便唤了宫人送水进来,两人都清理干净后,赵仙仙侧躺着依偎在他的宽厚结实的胸膛,到底还是惦记着沈岚,又想起了白天的想法,故意提了出来。

“臣妾在宫里除了去长乐宫找皇后娘娘聊天,平日里都找不到人玩,闷得慌呢。”

“待赵深与你爹娘搬到永兴坊,你便可以常召你阿娘入宫陪伴了,抑或让她长住宫中陪你也可以。”皇帝清了燥火整个人都神清气爽,所以极有耐心道。

赵仙仙见他听不出自己的话外之音,有点不满,委屈道:“阿娘向来偏疼皇后娘娘,就算住在宫里也只会顾着皇后娘娘,哪里会搭理臣妾”

皇帝听了这话觉得如雷劈了般难以置信,天底下竟会有人忽视这般可爱招人疼的仙仙,而这人还是仙仙的生母,居然还偏心那个日日同自己抢仙仙的皇后。

“臣妾想设小宴,请些外命妇入宫陪我聊聊天解解闷,也好交流一些生儿育女的话题。”赵仙仙见他愣怔半晌,只好开门见山道。

“不过这点小事,仙仙想怎么样都可以,明日朕让张德全送份外命妇的花名册来,你选几个顺眼的,派人接进宫来就是了。”皇帝缱绻亲密地揽着她道。

这倒是如了赵仙仙的意,本想着要设宴请一群外命妇入宫,还得听那些人自吹自擂,自己又不得不费心思虚与委蛇。如今可以只选几个顺眼的,那就只选吏部郎中沈大人一家的女眷好了。

西京外郭城,朱雀门街之西的光德坊里,一座一进的破旧不堪的小院子,竟是那个得皇帝重用的吏部郎中沈焕的府邸。

沈焕原只是一个寒门学子,在皇帝登基以后办的第一届科举考试中,进士科笔试取得了一甲的名次,又在殿试中被皇帝亲点为一甲第三的探花郎。

本应该进翰林院学习进修,但开国初期处处都是职缺,皇帝直接把人塞进了吏部了,而沈焕也是个能人,不到一年就晋升成了正五品的郎中,往后的前途更是无法丈量。

“焕儿回来啦,快来看看,岑儿今日学会了翻身了。”

说话的是沈焕的母亲孙氏,正在榻上逗着自己的孙女沈岑,岁月蹉跎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仍然是能看出来,她曾经是个风姿绰约的佳人,穿着素色棉麻交领袄裙也挡不住她身上的贵气。

这孙氏是前朝文帝时,位及权臣的孙太师的嫡幼女,她的姑母便是文帝那赫赫有名的淑懿皇后。

传说淑懿皇后有倾世之貌、洛神之姿,年轻的文帝对她一见钟情,为了她空置后宫,一生只独宠她一人。只可惜天妒红颜,淑懿皇后先诞下了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怀帝,时隔十年后又生下了一个小公主、那个下嫁给镇国大将军的晋阳长公主,之后没多久就因一场风寒病逝了。

文帝自她离世后,悲痛欲绝、废寝忘食,再也不理朝政,为了能够常在梦中见到淑懿皇后的音容,日日沉迷修道炼丹,同时也让皇室兴起了服用丹药以求长生不老的风行。

怀帝因为母后之逝,郁结于心,也时常跟着父皇文帝一同服用丹药,结果损坏了身子有碍子嗣,好不容易盼到了个儿子,也就是末帝高彦,却又是个体弱多病的,没熬过十八岁就没了。

前朝宗室本就子孙单薄,众人纷纷服用丹药后,大多毁坏了身子,皇室绝了嗣后也没了能过继的人选,所以群臣举荐晋阳长公主的丈夫、拥有兵权且战功显赫的镇国大将军登基称帝,也才会有了后面镇国大将军让位给女婿李大山的事。

孙氏的父亲孙太师,也就是淑懿皇后的嫡亲长兄,虽然痛失亲妹,但仍然劝文帝回归朝政、让他放弃修道炼丹,文帝不仅不听劝,还认定了孙太师是冷漠无情、不顾念亲妹淑懿皇后,大怒,遂将孙家全族流放到南蛮之地。

孙氏就是在孙家被流放前夕,急忙下嫁给了一个平民沈大郎,后来生下一子沈焕,如今的吏部郎中。

若是孙氏有幸能面见到当朝的贵妃娘娘赵仙仙,定然会发现,贵妃娘娘与自己的姑母、也就是当年的淑懿皇后长得足足有七八分相像。

李大山虽然到最后如了他的意,但又借口国库空虚不办封后大典,大婚也是草草办了,甚至也不留宿,跑到那个赵氏宫里去了。气的陈达差点就对赵氏起了杀心,可到底了解李大山的为人,自己若是真的下手了,只怕女儿的日子也不好过。

再则就是,这么多年来,自己与李大山相处的日子比与女儿相处的时间还要多,心里早就把他当作半个儿子了,也不忍心看他痛失所爱。

若是这妇人说的是实情,自己岂不是做了不少混账事不可能的,妻子晋阳长公主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人有机会调换了自己的孩子

孙氏见他绷着脸失神,心中五味杂陈,开始懊悔自己不该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大将军定是认为自己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妇了。

“大将军,您若不信民妇的话,大可自己找人去查,定会有蛛丝马迹的您也可以查民妇的身世,民妇真的是晋阳长公主的嫡亲表姐啊”孙氏索性豁了出去,直截了当地说。

陈达闻言又愣怔了好一会儿,手指不自然地瞬间收紧,这事非同小可,若只是这妇人信口雌黄倒没什么,若她说的是实情他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一阵痛意撅住了他的心。

沈焕这时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自从见了宫里两位娘娘就一直郁郁寡欢了,也开口劝解道:“大将军,此事确实容不得半点疏忽,现下贵妃娘娘又有了身孕,若她才是您的亲生女儿,您忍心让她为妾,让自己的外孙一生下来就是庶出”

又见陈达的眼神闪了闪,看出他有些动摇了,语调斯理继续补充道:“在下与家母是雇了车马特意从西京过来寻您的,不如您跟我们同行回一趟西京可好”

“那你可有听说钱太后这肚子是怎么被发现的”赵仙仙默了须臾又问。

清云自然是把前因后果都打听清楚的:“奴婢听说,是那位娘娘身边的小太监,最近总是频繁往宫外递消息,引起了御林军侍卫的注意,怀疑他是什么通外敌的奸细,直接带着人查到慈安宫里去了,那位娘娘虽一直称病不愿露面,但人都上门来搜了,怎么可能不现身。”

因为钱太后毕竟是前朝的太后,跟本朝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宫廷内外都只隐晦地称其为慈安宫那位娘娘。

“所以就被发现有了身孕了”听着清云绘声绘色地描述,连向来沉稳寡言的流云也忍不住开口追问。

“对呀据说看起来都五六个月了。”清云正说到兴头上,一时间忘了形:“比咱们娘娘的肚子还大了不少,自然是藏不住了。

流云听了后半句话,吓得赶紧伸手用力抽了清云一下,“住嘴这与人私通出来的腌脏的东西,也配跟娘娘腹中龙胎相提并论”

挨了流云的打,清云当即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不妥,急忙噤了声。又想到自己可能惹了自家娘娘的不喜,“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该死”

“好了清云,不过是一句话,本宫还不了解你的性子吗”赵仙仙有些啼笑皆非,嗓音娇软中透着无奈,又对着另一边的流云说:“你也不必太过紧张,难道本宫在你们眼里就是这么喜怒无常的人吗”

前世因着流云是皇后为自己安排的,没多久就找借口把她打发走了。但清云是在自己身边伺候了几十年的,重生以来也就更亲近清云些,流云在自己面前一直十分谨慎严肃,

赵仙仙转了转眼珠子,有心想让流云放开些:“流云,你和清云的性子虽不一样,但各有各的好处,你们在本宫眼里都是一样的,你平日里也不必太过拘谨。”

“是,娘娘,奴婢晓得了。”流云微怔,尴尬地含糊应承,心里却想,自己是皇后送来的,怎么可能与清云是一样

赵仙仙见气氛陷入尴尬,坐在梳妆台前单手托腮,一手将首饰盒子里的镯子都拿出来,放在台面上挑选,粉唇微启,:“清云,接着说,那后来钱太后怎么了”

“回娘娘的话,慈安宫那位娘娘毕竟不是咱们大周的太后,虽说这是件的丑事,但也不能怎么着,现在似乎是要尽力把消息压下来。”清云这回没有方才那么兴致盎然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仙仙把台面上的镯子都试戴了一遍,最后选了一对春带彩翡翠玉镯,极衬她白皙无暇的肌肤,又扶着腰站起身来,对着镜子摆弄了几下双手。

梳妆台上镶嵌的是西洋传进来的镜子,照得格外清楚,宫里头只有两块,据说西洋人把很薄的一层银涂到一块完全透明的琉璃上制成的,但大周尚未有制造透明琉璃的技术,所以这两块西洋镜十分金贵,皇帝大手一挥,两块都让人送到露华宫来了,拼在一起正好能照到全身。

这时,给赵仙仙请平安脉的张太医过来了,照例把过脉后,张太医温声道:“贵妃娘娘的身子养得极好,脉象十分稳,平日里适当活动一下,寒凉食物忌一忌口就行了。”

赵仙仙攸地想起一桩要紧事儿来,犹豫片刻后,便直言不讳地问:“张太医,敢问您可有认识擅长妇科的女医”

“有是有的,娘娘可是想要找个女医过来露华宫随时侯着”张太医轻咳了一声,耐心劝解道:“大可不必,微臣摸着娘娘的脉象十分稳,娘娘不必担心。”

赵仙仙笑容微僵,随后柔声细语道:“确实是想请位女医过来,本宫总担忧自己的胎位不正,若是有个女医能日日帮本宫检查,会放心许多。”

前世她也是孕期顺风顺水,临产前才发现胎位不正,孩子的脚朝下,一天一夜都生不下来。正巧母亲徐氏找来的产婆是个不中用的,见自己生不下来,腿都吓软了。

最后还是这位一直负责自己的张太医想方设法,找了位已经离宫多年精通妇科的女医过来,帮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推正了位置,顺利生了下来,否则当时就是一尸两命了。

张太医沉吟片刻,面露难色:“原本太医院是有女医的,只是后来缩减了太医院的开支,把女医都撤了,微臣相熟的女医,都已经离宫多年了。”

“那张太医能否帮本宫请一位女医回来就帮本宫看着这一胎生下来,之后绝不会强留。”赵仙仙眸光氤氲,恳切道。

张太医举起杯盏呷了一口茶后,眉头紧锁:“微臣尽力一试,但不敢妄言一定会找到人。”紧接着又宽慰赵仙仙:“娘娘平日里放宽心,好好养胎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自然。”赵仙仙听他答应了,顿时松了口气,笑意蔓延开来。

不同于露华宫里头暖意融融,慈安宫因着被私下克扣了用度,炭是完全不够熬完这个冬天的,所以一直省着用,殿内冰冰冷冷的,气氛也十分微妙。

那个被御林军抓到的小太监,此时也被放了出来,“太后娘娘,奴才递了几回消息,实在是联系不上姑母,若不然也不会被发现了。”他挠挠头,有点着急:“那如今被发现了,孩子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反正都流传开来了,自然是光明正大生下来了再说了哀家又不是本朝的太后,他们能怎么样还不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顿了顿,又爱怜地摸了摸小太监的脑袋,“你放心,哀家定会保住你和咱们的孩子的。”

这小太监原本姓孙,是沈焕的母亲孙氏的嫡亲侄子。孙家当年被流放前夕,匆忙将女儿孙氏下嫁平民,又苦心设计将年幼的孙子孙荣霆留在了京城,被一对中年丧子的夫妇养着。

因着养父母的溺爱,他被养成了十分单纯好骗的性子。养父母都离世后,他阴差阳错间被骗进宫顶替了别人的身份,成了个假太监。

孙家一族的相貌皆是不凡,又出了淑懿皇后那等仙姿佚貌的人,孙荣霆他长得白净俊俏,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像是十五六岁的小太监。

钱太后无意间发现了这位玉面檀郎不是真的太监,就把他哄骗上了榻要疏解一番,却没想到自己都四十来岁了,居然还会再次怀上孩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小太监方福贵才十二三岁,能得大总管张德全的另眼相待,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这刚接了活儿急忙就去办妥了,这头露华宫的贵妃娘娘还没睡醒呢,他就已经捧着花名册在殿外静候着了。

到了辰时三刻,赵仙仙才缓缓从睡梦中苏醒,起身后在流云与清云的服侍下梳洗打扮,穿上一件妃红色通袖长袄,下面系着天青色莲枝云浪纹织金百褶马面裙,再套上象牙白立领大袖绫纱罩衫。

又坐在梳妆台前,挽了个朝云近香髻,斜插几支玛瑙玉髓发簪,淡扫蛾眉,微施粉黛。随即就准备上轿辇,前往长乐宫给皇后请安了。

方福贵见贵妃梳妆打扮好了,急忙上前跪地行礼,“奴才方福贵给贵妃娘娘请安了”

赵仙仙见眼前这个机敏矮瘦的小太监自称方福贵,愣了一下,没想到前世陆儿登基以后身边的大总管、那个沉稳能干的方福贵,年轻时竟是这般模样。

“免礼,来本宫这儿可是有什么事”

“回娘娘的话,陛下命奴才的师傅张总管给娘娘送份群臣内眷的花名册来,师傅有事走不开,便让奴才给娘娘送来了。”方福贵起身后,仍低着头,不卑不亢道。

清云随即接过了方福贵托着的那几本花名册。

“花名册留下,方公公就先忙去罢,本宫现下要去长乐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回头再翻看这花名册。”赵仙仙原就只是想借口召沈家的女眷们入宫,倒也没打算真的翻这几本花名册。

“是,若贵妃娘娘想召谁家女眷入宫,便吩咐底下的人找奴才,奴才定会帮您安排妥当。”方福贵闻言赶紧回道,然后就拱手告退。

到了长乐宫,明雅急忙上前迎赵仙仙,“给贵妃娘娘请安。”然后一边伺候她解下斗篷大衣一边道:“皇后娘娘身子不大爽利,现下还在寝殿里头歇着,请贵妃娘娘随奴婢前往。”

赵仙仙便跟着她进了长乐宫的寝殿,就见到了脸色不佳、只着素色缎里衣、靠在榻上的皇后陈嫃,“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赵仙仙微屈膝福身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皇后见她来了,就把她拉着一起坐在榻上,还把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狐皮毛毯,盖在赵仙仙的腿上。

“听明雅说娘娘身子不爽利,可有召太医过来瞧瞧”赵仙仙拉着皇后的手,主动提起。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