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夭夭精灵仙 > 第八十七章福龙悬而未斩

第八十七章福龙悬而未斩

“多谢女王陛下赏识,少芬懒散惯了,还是做这城中的一介布衣吧!”

当退朝后,候帝花领兵押着命雨守敬的家眷们前往刑场,眉少芬,金中燕,子丹,凝香四人在暗中跟随。http://m.wannengwu.com/4732/4732952/

且说自退朝后,香京,花奇阳和廉帝荣三人接下来该干什么三人都非常明白,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三个人走到一起一同向一个地方走去,后面跟着十二名贴身侍卫,所要去的地方,那就是积累了命雨守敬一生财富的地方,国库。

打开一重又一重的大门,当到了最里边的金库,所有人都傻眼了,这里空空如也。

三人愣住了。

“家眷……家眷……命雨守敬的家眷不能杀!”廉帝荣几乎咆哮着说。

“对!不能杀!他们一定知道国库中的宝藏去了那里!”花奇阳大声说。

香京听两人一唱一和,如大梦初醒,大叫道:“廉弟快去阻止刀下留人!”

廉帝荣还来不及回答,已经匆忙转身飞去。

“老头子速速将金库相关侍卫查一遍!召集起来本王要亲自审问。”

花奇阳拱手道:“是!陛下!”

午后的天空少风,暴热,令人烦躁。

刑台边围观的人很多,刑台上那些命雨守敬的家眷此时此刻却一个也没有哭。

或许他们觉得对于即将死去的自己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现在唯一能够救他们的人,除非命雨尧荷带着人马出现,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命雨尧荷远在千里之外的鹰涧谷雪山口,所以他们只能默默的许愿命雨尧荷将来有一天能够为他们报仇雪恨,或许这是心里最好的慰藉。

眉少芬为什么要救福龙,其实说来很简单,确实因为福龙还只是个孩子,他天真无邪,聪明朴实。

他不应该承担大人犯下的过错,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怎么能不救一个无辜的孩子呢,尽管步紫娟临死前在屋子里头说了暮春池的望月桥桥下有一箱珠宝。

但眉少芬救福龙的原因很明显,与珠宝无关只和善良有关。

那时人多眼杂,金中燕问在屋子里头步紫娟说了些什么,所以眉少芬并没有说真话。

只能说步紫娟爱儿心切,她却不知道眉少芬不是一个贪财的人。

然而报应总是不爽的,以往所有施加在眉少芬身上的所有压力当然眉少芬要她尝还,换句话说这样的人她不可能只针对眉少芬一个人,她又欺负多少人,害死了多少人。

所以眉少芬才会让长眉出剑杀了她。

刽子手们一个个扛着明晃晃的鬼头大刀。

候帝花见午时三刻已到,扔出斩令牌,高声道:“午时三刻已到!斩!”

刽子手们拔掉命雨守敬家眷们衣领领口插的斩字木条,举起了鬼头大刀……

“刀下留人!”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呐喊。

但是这一声呐喊已经来的晚了一点,第一批被押上断头台的家眷已经随着刽子手挥下大刀时人头落地。

“住手!”候帝花一声大叫。

来人是奇快无比的飞掠而来。

候帝花一看赶来的是廉帝荣,从案台后走出来迎接。

廉帝荣道:“女王陛下有令,将命雨守敬的家眷全部带回大牢!”

“我的重臣大人,你晚来了一步,已经斩首了一部分命雨守敬的家眷!”

候帝花说着和廉帝荣走上断头台,拉了一名家眷来确认,候帝花记录名单,一共斩了十人。

斩了的人当中其中有命雨守敬的大儿子命雨贤,次子命雨忠,三子命雨远和大女儿命雨薇,小女儿命雨晓琳。

命雨守敬一生也没有教会儿女什么,四个儿子学不会他的治国之策,两个女儿没有学到他的琴棋书画,只不过是一味的恩宠罢了。

命雨守敬的那些还未被出斩的家眷们透过垂在额前蓬松凌乱的长发看到廉帝荣,他们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是总觉得不死也算三生有幸,所以有人笑有人哭,甚至有人哭喊着各种各样的怨天尤人之词。

命雨守敬的四个儿子如今只剩下命雨福龙,但是家眷们知道就算把他推出去自己也是难免一死,但总是怀抱着一线希望,这也许就是他们的求生**,致使他们都把目光看向命雨福龙。

候帝花手下有一个狠角色,他叫幼聘,他上前把福龙揪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

福龙道:“福龙!”

“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叫幼聘,我可知道四位公子可就剩下你了!你可好运来了!”

眉少芬在人群中看到那位军官在和福龙说着什么,只是隔得太远却什么都不知道。

要被出斩的一部分人又突然被押回去,这回眉少芬也确实猜不透这其中的原因。

金库落空,对花奇阳和廉帝荣来说这件事情关系着整个新建立的三国城的兴衰。

为了查出金库宝藏的下落,花奇阳对所有和金库有关联的人动用了极刑。

尽管百般折磨,那些侍卫口中还是得不到答案。

廉帝荣和候帝花把人带到,当幼聘得知要从这些命雨守敬的家眷中的口中查出金库财宝的下落时,自告奋勇的挑起了审问任务。

福龙原是柔晴假扮,这件事情她更不可能知道,只是面对极刑,只会被折磨致死。

为防止他们咬舌自尽,给他们口中放了珠子。

然而寻死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幼聘并没有先提福龙来审问,先提的丫鬟,却让福龙站在一旁看着幼聘那令人发指的卑鄙手段。

在福龙面前,幼聘双手旋动,召唤出大头噬心蛊虫,然后把噬心蛊虫放到那些家眷的胸前。

看着那些满带戾气的噬心蛊虫穿入胸膛,福龙流下了眼泪。

看着一个个在福龙面前被折磨致死,也终于轮到福龙,在走过墙壁时,福龙一头撞墙而亡。

呈给香京的供词没有了答案,一切的一切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奇怪的是香京并没有因此而恼火,她平静如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就好像她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隐忍了八千年。

“我想见见眉少芬!”香京幽幽的说。

花奇阳早已经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香京始终没有发火,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突然一小段时间的宁静。

如果她发了火,那到也就算了,认为眉少芬不简单的作祟心里使得有些人似乎心有不甘,当然不会是花奇阳。

花奇阳对候帝花道:“请眉少芬!”

候帝花对幼聘道:“福龙之死,你有责任!把眉少芬请来抵了你的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