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 第一百零八章 全城陪我突破(求订阅)

第一百零八章 全城陪我突破(求订阅)

漂亮眸子的主人是一个看气质约莫三十、看五官又好似二十的女人。http://m.mankewenxue.com/911/911947/

她充满古典美的婉约五官不施粉黛,白皙的肌肤却又不见瑕疵,一头还沾着湿气的黑发盘起,用一根木簪固定住,露出了修长的脖颈。

目光再往下移是宽松的白色长袍……嘶,好凶!

等等,复古道袍,漂亮女人,三十三层。

这些元素一组合,沈前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八师姐?”

沈前叫了一句。

女人幽深的眸子好似蒙着一层雾气,她看到沈前明显一怔,随即受惊似的退了一步。

迟疑了一下,纪弱水才点了点头,低下了脸,略显小心的快步走进了电梯。

……怎么感觉她比我还怕?

明明上次被扔出窗外差点摔死的人是我啊!

沈前发现这位“素未谋面”的八师姐的性格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纪弱水挪到了电梯的角落,伸出青葱般的手指按下六层以后,电梯门缓缓合拢。

沈前抽了抽鼻子,他发现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很特殊的清香,初闻是檀香,但细闻又好像有些别的东西在里面,非常好闻。

两人都没有说话,沈前靠着最里层的玻璃,而站在门边的纪弱水则是用左手抱住了右手手臂,原本宽松的道袍被向前勒紧,露出了藏匿着无限美好的修长背影。

见八师姐并没有对自己喊打喊杀,紧张逐渐消散的沈前有些惊叹。

不得不说,这位很少露面的八师姐是真的美,跟小说女主一样,不太真实的那种美,难怪那天三师兄很容易就理解了自己的“控制不住”。

静默之中,诡异的气氛在蔓延……当然,也可能只是沈前单方面的心理作用。

看着电梯一层一层下降,沈前只觉得度日如年。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系统又特么的有反应了……

沈前实在想不通纪弱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系统,但他能感觉到自己脑海深处传来的阵阵躁动。

沈前熟悉这种感觉,并且拼死抵抗。

上次都被扔出楼外了,再来一次谁知道八师姐会不会直接捅刀子?

渐渐地,沈前的脸色开始变得青紫,这是有史以来沈前第一次以自己的意志力去主动抗拒系统的“托管”。

沈前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成功了,但他现在格外的痛苦,手掌死死抓住了玻璃墙上的扶手。

纪弱水察觉到了沈前的异动,她迟疑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沈前。

“小……小师弟,你怎么了?”

当看到沈前额头滴落的汗珠的时候,纪弱水被吓了一跳,慌乱的走了过来,想要碰触沈前又有些瑟缩。

这声音真好听,像是软糯的糕点,又带着一丝成熟的沙哑……呸,想什么呢?

意识被拉扯的模糊的沈前想让纪弱水离自己远一点,因为她身上那好闻的味道正不断地往沈前鼻子里钻。

非常上头。

“你没事吧?”

但沈前还没来得及开口,纪弱水温热的手掌已经触碰到了他的脸。

正“敏感”的沈前一个激灵,眼前一黑,再也抵抗不住系统的力量,彻底失去了意识。

……

当沈前悠悠醒转的时候,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不是真的挂了吧?

但等鼻端那股好闻的气味又开始上头的时候,沈前意识到自己依旧身处现实世界。

他摸索着坐了起来……嗯,他是在一张床上,气味来自被褥。

在床头伸手探了一下,没有找到灯的开关,沈前只能用手环开启了电筒。

房间里明亮起来,沈前这才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在一张造型古朴的榻上。

沈前出了房间,来到了走廊上。

看眼前空间的感觉,他应该还在通天塔的某一层,但这一层却并非他去过的17层或者99层,大概率就是八师姐所在的33层了。

对于这层楼的装修,和三师兄石定言17层的花里胡哨对比,沈前只能用“异常朴素”四个字来形容。

如果不是走廊之中简单摆放了一些装饰物,这一层就跟99层之前的毛坯无异。

大部分房间都空置着,直到走廊的尽头,靠近阳台的地方才出现了一间稍显特殊的厅堂。

乍一看,这好似一个佛堂。

五十平的小厅中间摆放了一张供桌,上面供奉着一尊面容模糊的神像,桌底下摆了一个蒲团,从褶皱度来说应该是经年有人使用。

小厅的墙壁左侧挂着两幅字帖,一幅《静心咒》,一幅《清心诀》。

看到这两幅字帖,沈前想起了上次的挂机记录,看来系统操控下的他,当时就是在这里和八师姐“相谈甚欢”。

佛堂侧面的门帘被掀开,手里端着一个小碗的纪弱水走了出来。

她不知何时换了一件天青色的长袍,看到沈前之后呆了一下,随即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小师弟,你醒了?”

“八师姐,我刚才有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还来不及查看是否有挂机记录的沈前谨慎的问了一句。

“你……”

然后沈前就看到纪弱水的瓜子脸蛋染上了一层红晕,很是难为情的样子。

完了。

本来还以为没出什么事的沈前内心“咯噔”一下,面色沉重起来,“很过分吗?”

“嗯,也……也还好吧……”纪弱水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我是怎么晕过去的?”沈前松了一口气,试探道。

“我,我情急之下就把你打晕了……抱歉啊。”纪弱水不敢看沈前的眼睛。

原来如此。

沈前恍然,内心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而根据八师姐的性格来看,上次应该也不是故意要把自己扔出去的,多半是惊慌之下没有控制住力道……

一回生二回熟。

大家都没见红,不错,今天是个happy ending。

“小师弟,你……是不是有病啊?”纪弱水这时迟疑着问了一句。

沈前一怔,随即意识到纪弱水指的是什么,他赶紧叹息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这里面……有东西。”

纪弱水顿时明白了,看向沈前的目光多了一些怜悯。

“原来是这样,那,那我就不怪师弟了……”

“所以八师姐,以后我如果再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你就像今天一样把我打晕就行了。”

沈前感觉自己找到了扼杀系统“邪念”的方法,不由精神一振。

“嗯。”纪弱水点点头。

“这……是替我准备的?”沈前目光下移,看到了纪弱水手中端着的小碗,他刚才就闻到了浓郁的香味。

“我本来去找三师兄的,但他没在,我就熬了一点果肉粥。”纪弱水小声的说道,“可以醒神的。”

八师姐真善良啊!

怪不得系统如此放肆。

只是目前沈前依旧看不懂系统想从八师姐身上得到什么。

这果肉粥闻着还不错,但吃着却有些酸涩。

硬着头皮干了一大碗果肉粥,沈前又和纪弱水聊了几句,感觉和八师姐的关系恢复到了基准线上以后,这才告辞。

只是出了佛堂经过阳台的时候,沈前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又退了几步,目光流转,定格在了阳台上的一个木桶。

那里面放着一件残破的白色道袍,款式很是眼熟。

沈前没忍住走了过去,把道袍拿起展开一看,只见道袍已经被撕扯的稀烂,特别是背后下摆的地方有一个极大的口子。

这……这就是八师姐说的“还好”?

沈前还在呆滞的时候,旁边传来了颤抖的声音,“小师弟,你,你……”

沈前转头一看,急匆匆走过来的纪弱水正脸颊通红、嘴唇苍白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道袍,双手绞在了一起,似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况。

“对不起对不起,八师姐,我不是故意的!”

沈前连连道歉,放下道袍落荒而逃。

……

沈前没急着回家收拾,而是先打车直驱武道局。

铜人阵破纪录之后,武道部给沈前发放了奖励,算算时间,再不去领取就要过期了。

奖励发放的部门是武道局的武者后勤福利保障部,沈前上次办理武者补助领取手续的时候已经来过一次,这次倒是轻车熟路。

但引起的动静就有些超出沈前的预料了。

柜台的制服小姐姐在沈前说明了来意并拿出身份证明之后,先是惊愕,随即就匆匆忙忙的跑去了后面。

过了几分钟,后勤福利部的部长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把沈前请到了vip茶室喝茶,紧接着,武道局一位姓李的副局长也赶了过来,亲自接见了沈前。

还没等沈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几个记者,对着沈前就是一顿“咔擦咔擦”的乱拍。

沈前虽然不太适应,但也知道有些事终归无法避免。

他隐约觉得,这背后说不定还有城主府的授意。

在无数武道局工作人员的围观之下,沈前好不容易和武道局的一帮官员寒暄完毕,又婉拒了李副局长派辆车送自己的提议,拿着包裹匆匆离开了武道局。

回到幸福小区,在隔壁大妈“你是不是又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