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瞒天纪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金雷化道基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金雷化道基

商船的二楼客房之中。http://m.sanguwu.com/208067/

云真抬手拿出了一颗乳白色的丹药,轻轻的掰开了此刻还在昏迷中的姜亦凡嘴,然后将乳白色药丸往他嘴里一送,待到药丸入口以后,云真单手一抬他的头。

这时只听到了咕噜一声,之后便看到躺在床上的姜亦凡喉结一阵蠕动,此刻显然刚才塞其口中乳白色丹药便已经被其吞入了腹中。

将这一切都做完了云真才转过头对着站在门口的乌明杰开口道:“进来吧,别一直在门口站着被你的手下看到了不好。”

乌明杰听到了云真的话后,便迈步走进了客房之中。

进入房间之后他大步走道了姜亦凡的床头前轻声的问道:“云老,姜兄弟现在如何?”

云真扭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姜亦凡道:“吃了丹药,估计的沉睡一晚上,之前帮他检查了全身,虽然皮外伤居多,但是那道金色雷霆与最后的黑色雷霆依旧给他照成了不小的内伤,看来这内伤只能道了我隐居的小岛以后在慢慢调养了。”

乌明杰听完了云老的话后转身对着其抱拳道:“明杰此次护送不利,害的姜小兄弟为了救我等一船之人而身受重伤,我这里实在过意不去,还望云老责罚。”

云真听到啊这话后忽然站起了身子。

这一刻乌明杰只觉得身前就是一震,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

而云真站起身子后全身的纳婴威压放出后便朝着窗户边的摇椅走去,虽然他的步伐不大但是每一步却都如同踩在了乌明杰的心開之中,让他身上瞬间便流下了冷汗。

终于在云真走到摇椅后他身上的威压才收了回去。

威压消失后,这一刻的乌明杰噗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心下暗叹道:“这云老身上的气势要比我大爷爷还要强上一些,大祖他虽然不知道,但是他感觉这云真的修为应该跟三祖相差不多,最起码是纳婴大圆满。”

云真看着跌坐在地上的乌明杰开口道:“你虽然是我很看好的后辈之一,但是在我的徒儿面前你依然只是个白不错的年轻人,这回这小子拼死救下了一船人的命,我看在你六奶奶的份上没有插手,但是我希望你记住如果你连大海都征服不了,未来又拿什么去给乌家证明你自己呢?”

听完了云真的话后乌明杰站起了身子看向了云真鞠躬道:“云老教训的是,我承认这次遇到雷暴的时候我便已经想到去仰仗你,但是却没想到这般绝境被一个跟我修为相仿我姜兄弟化解了,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一直不是特别喜欢姜兄弟这个人,因为在我看来他只是忽然冒和粗来的一个外人。

但是他一出现便得到了你的赏识,这让从小就在六奶奶那里不断听到你故事的我心里生出了一丝妒忌。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奢求过会成为你的徒弟,但是我感觉自己你这里应该是个特别的存在。

可是当今天我看到了他冲向黑色雷霆的时候,我便知道我自己的可笑,我居然痴心妄想的想去跟皓月争辉,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还枉我自命自己是个天才,真是可笑之极。”

云真看着此刻全身萧索的乌明杰叹气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虽然我承认这姜亦凡是个天之娇子,但是你也不能就今天这一件事便把自己的完全否决掉,也许你的才华与天赋并不在这方面,其实在这东海我行走了数百年能让我高看一眼的年轻人绝对不超过一掌之数,而你就是其中一个。”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巴尔鲁的声音:“老大,我们几个想探望一下姜小兄弟。”

乌明杰听到巴尔鲁的声音后脸上萧索之气一扫而空,然后开口道:“姜兄弟还在昏迷,云老依旧给其服用了丹药,估计明天才能醒来,这次的雷暴大家都累坏了,都先回去休息吧。”

说玩他对着云老鞠躬道:“还要感谢云老的当头棒喝,明杰定会铭记于心。”

说完之后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就看到了门外数米处四个人正在朝着这面观望着。

走出门口的乌明杰顺手便将房门一带然后问道:“你们几个很闲啊,居然都聚在了这一处。”

孔竹转了一下灵动的大眼睛道:“这不是想第一时间谢谢这个救了大家的恩人嘛。”

巴尔鲁听到孔竹的话后撇了撇嘴道:“你是只想感谢人家嘛?你这母夜叉的动机不纯。”

孔竹听到巴尔鲁叫自己母夜叉的时候,眼睛就是一瞪然后上去对着巴尔鲁的卤蛋就是一个暴力,这一下是下了死手的,打的巴尔鲁嗷嗷两声惨叫。

这时孔修脸色一黑道:“你俩别闹了,刚出了危险你俩就没个正形。”

这时候宋远航躲过了打闹的二人走道了乌明杰身前小声的问道:“老大今天我的风行炮感觉如何?”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几人都是成基修为这话都是听的清清楚楚,孔修黑着脸说道:“你还有脸提你的这个风行炮呢?”

宋远航看着一脸黑线的孔修道:“咋了老孔?这次不是很成功嘛。”

巴尔鲁上前一把熊抱起了宋远航狠狠的道:“妈了个巴子的,你这一炮直接给我们送到雷电他姥姥家去了,要不是姜小哥我手下的水手全的让你给我祸害没了。”

此刻被巴尔鲁搂在怀中的宋远航苦笑道:“这也不怪我啊,上次失败后,我只关心成功率了,估计是元气与方向都没找好,下次一定注意。”

这时乌明杰轻轻拍了拍巴尔鲁示意他先放下宋远航,然后带着大家朝着楼下夹板走去,一面走它一面开口道:“宋远航的风行炮其实还是不错的,我们不能因为这一回的失误而否决他的贡献,此炮如果在船尾按装两枚,就我估计至少可以瞬间跳出数百海里。

如果是遇到了不是天气问题的话,这一下便可以给我们充足的时候逃跑或布置。”

听到了乌明杰的话后孔修也点头道:“确实如此海上船站最却的便是机动性,有了此物我们船只的机动性便提高一大截。”

宋远航听到大家一只在夸他,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丝得意道:“这些都是小菜,我的理想是弄出不需要炼制就可以在空中飞行的飞船。到时候那我们便是这片东海第二个有飞船的势力了。”

听到这话后乌明杰眉头就是一皱然后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着宋远航开口道:“以后这件事情千万不可以让别人听到知道了嘛?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懂吗?”

宋远航被乌明杰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然后低头道:“知道了老大,今天是我得意忘形了。”

乌明杰拍了拍宋远航的肩膀开口道:“但是我看好你,你要努力。”

宋远航听到乌明杰没有怪他还鼓励了他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得意。

就这样五人说说笑笑的已经走到了船头,看着天边的那抹火红的夕阳,乌明杰的心里好似在这一刻解开了一个疙瘩,随着这个疙瘩的解开他的脸色也渐渐浮现出了一抹灿烂的微笑。

夕阳西下,今天晚上孔竹特意做了几个拿手的好菜来庆祝众人闯过了雷暴。

船上原本三十几个水手此刻仅剩下了二十几人,虽然身边有的同伴离去了,但是生还下来的水手依旧十分客观的面对着生活与美食。这群人自从选择了当水手的一刻开始便都有了随时赴死的觉悟,故而他们十分珍惜当下的每一天。

一楼餐厅中大家欢声笑语着,而二楼的客房中,吞下了丹药的姜亦凡此刻还在昏迷着。

他虽然外表昏迷其实他的神识此刻精神的很,这一刻他正盘坐在丹田的那尊巨大的太极黑白道基之上,这次的雷霆吸收足足让他道基增高了数丈。

而看着道基增高的姜亦凡心下却纳闷道:“其实自己早在炎脉中的时候便依旧达到了成基大圆满的境界,但是当时是因为在手镯之中并不能突破达到化丹。

但是现如今他已经离开了手镯空中,但是随着他的离开之后这股要化丹的感觉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消失了。

而且今天他还发现自己体内的道基居然在吸收了雷电之后居然还会增长不少,这便让他纳闷了起来。

就在这时无量老龙的声音忽然想起:“你小子是不是在想关于化丹的事情啊?”

盘坐在巨大太极道台的姜亦凡睁开了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玉冥不屑的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就你小子的那点花花肠子我闭眼睛都能想到。”

姜亦凡看着也将身影幻化在道台上面的老龙笑道:“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听我给你慢慢道来。”

姜亦凡看着如同一个老学究一样背着双手踱着步子的玉冥上去就是一个暴力然后骂道:“你t别给我装人,有话快说。”

老龙被打了个踉跄然后捂着龙头骂道:“姜亦凡你个小兔崽子,下回在我的头我就跟你拼了。”

看到气急败坏的玉冥姜亦凡连忙给个甜枣道:“来来打疼了了吧!我的小宝贝,我来帮你揉揉。”

玉冥看着惺惺作态的姜亦凡呕吐道:“别t心我,离我远点。”

姜亦凡往后退了一步后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玉冥点了点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之所以能快速的达到成基大圆满全都是因为你这强大的仙台与神识,你的神识现在已经强大道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了,据我估计现在的你最起码已经达到了化丹中期的神识强度,而在斩三尸之前制约修士突破的只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境界不够,也就是仙台神念不够,另外一个便是元气不足。”

一旁的姜亦凡听到了这话后皱眉道:“那我现在境界已经是大圆满了,为什么会在手镯中感觉道突破的契机呢?”

玉冥嘿嘿笑道:“因为当时你的神识进入的手镯,而不是你的肉身,也就是说你强大的神识感觉道了契机,但是也只是契机,因为你当时呢是跟自己的肉身隔离开来的。

而你回到了自己身体后,神魂与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