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三喜神仙 > 四百六十三 救命锦囊

四百六十三 救命锦囊

花枕月单手持枪,立身站在任无忧同唐醉影之前,枪尖翻转,一道银光横扫出去,迫得红光倒退,红光激荡,赤剑发出嗡鸣之声,而站在古树之下的息衍,已是全身都变作了赤红的颜色,手臂抬起,红衣之下的双手,仿佛两团燃烧着的烈火一般,魔之先锋,正在祭出他的魔气,唤醒沉睡的赤剑,引动魔王之气。http://m.wuyoushuyuan.com/853157/

息衍双臂微抬,带着他浑身的火焰,缓步上前,面上带着一种诡异的微笑,一步一步走到花枕月的近前,开口言道:“女魃,即便是身为女魃之身,你亦不是魔王之对手,何况如今你是凡人之躯,更加不要妄想撼动魔之威能,献出你的旱神之力,臣服在魔王脚下,共享这繁华盛世,岂不妙哉!”

花枕月唇角上扬,眉眼带笑,手腕翻转,枪尖之上,抖起数朵银花,神枪噬魂,已然准备好随同他的主人奔赴战场了,花枕月缓声开口:“说这样的话之前,你要先在噬魂之下,保留你的性命,否则,你无权开口狂言!”

话音未落,花枕月手起枪落,亮银枪尖已是送到息衍近前,息衍轻蔑一笑,手臂抬起,掌心火光瞬间将噬魂笼罩,烈火沿着枪身,眨眼之间,便已灼烧到花枕月的手臂之上,花枕月见状,双目沉下,手臂之上仿佛生了一层气罩一般,将扑来烈火尽数扑灭,脚步踏前,持枪再进,双方你来我往,便在这古树之下,赤剑之前,斗了起来。

花枕月同息衍动手,吸引他的注意力,大大的缓解了唐醉影这边的压力,且又有灭世护持,唐醉影的呼吸平缓下来,脸色也有好转,长长的出了口气,双目渐渐变得清明,看到面前的任无忧,开口安抚:“我没事,暂时还撑得住。”

这并不能让任无忧停止他的担忧,仍旧是满脸的担忧,拧着眉头,说:“唐醉影,你一定要没事,花枕月会想到办法的,她一定会有办法。”

天涯探出头来,说:“这个我相信,这天下就没有女魃解决不了的事情,打妖祖,都是硬上!”

但凡认识花女魃的人,都知道她是个爱打架的神仙了。

唐醉影单手捂着胸口,另手抓着任无忧的手臂,说:“无忧,扶我坐好,这不只是花枕月一个人的事情,她不放弃,我也不能放弃,我既是青龙转世,那么,我相信,邪不胜正,龙气必定能压制魔气,我不入魔,魔王便不可能复生。”

“好!”任无忧干脆的答应了一声,翻转手腕,握住唐醉影的手臂,扶着他盘膝坐好,还将乾坤八卦扇放到唐醉影的手里面,双目看着他,言道:“唐醉影,我相信花枕月,我也相信你,乾坤八卦扇,天下第一扇,天地灵珠,是为天地之间最为纯净的力量,你拥有着无尽的宝藏,去去的魔气,是无法战胜你的。”

唐醉影盘膝坐好,将白色儒衫,拉扯正气,苍白而又修长的手指握住任无忧递过来的乾坤八卦扇,缓缓将其打开,温润的玉骨感知着它的主人的力量,金线绣制的山川,折射出光的影子,投放到地面之上,一路铺展出去,就仿佛这山川真实的展现在面前一般,唐醉影温和一笑:“嗯,我们一起努力,便没有不可逾越的高山的。”

任无忧将手松开,缓步退后,手掌握住灭世,手腕用力,缓缓将灭世拔起,握在手中,翻转之间,冷寒剑气,打着旋的飞出,飞快的绕着唐醉影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归到灭世之上,任无忧双眉紧促,眸中坚定,开口言道:“唐醉影,想要做什么,便去做吧,剩下的,交给我即可,天涯,退后!”

天涯此时也没有了玩闹之心,脚步后撤,跑到了半空当中,将场地让了出来,唐醉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掌心运力,一股柔的光自他的掌心流出,以唐醉影为中心点,铺展出去,柔和的白光随即一分为二,环绕着他,回转盘旋,而后流转成行,一为白色,一为黑色,竟是在他的身下,布成一个太极八卦阵法。

任无忧持剑立在旁边,双目一会看着花枕月,一会又挪回到唐醉影的身上,眼见着那白色的光将唐醉影笼罩,待这光落下去之时,太极八卦阵发已然功成,这是唐醉影惯用的阵法,降妖伏魔,最是有用,任无忧的面上不自觉的露出欣喜的表情。

然而,任无忧的高兴还没有持续多久,变化又起,唐醉影刚刚运起来的力量,瞬间消散,唐醉影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栽倒下去,任无忧吓了一跳,慌忙走过去,单手扶住唐醉影,急切的问道:“唐醉影,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唐醉影缓缓抬起头,清明双目,现出浑浊之态,眼中红光,快速闪过,仿佛有一只手将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染成了红色的一般,唐醉影用力的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之时,方才看清任无忧的脸面来,伸出双手,握住任无忧的手臂,奋力的让自己重新坐起来,口中言道:“没事,一时不查罢了,重新来过。”

任无忧将唐醉影重新放好,关切而又焦急的看着他,问道:“真的可以吗,不可勉强,你现在看上去很是虚弱。”

唐醉影轻轻摇了摇头,说:“无妨,我还可以。”

此时,站在一旁的钟鼓,屈指挑开垂到眼前的兜帽,露出他那双冷漠的眼睛,沉声说了一句:“你越是虚弱,魔便越容易侵蚀你的心,逞强不会让你脱离危险,反而是会让你陷入到危险当中,启动灵珠之力,护住心脉,东华帝君不是把保命之法给交给你们了吗?”

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钟鼓的目光落在唐醉影的腰上,那里系着一个绣着荷花的锦囊,而这个锦囊正是东华帝君交给花枕月,花枕月系在唐醉影腰间的,赠送之时,东华帝君曾言,危机时刻,这个锦囊或可保得性命。

任无忧一把抓住,从唐醉影的腰间将锦囊拉了下来,紧紧的握在手中,双目盯着唐醉影看,说:“把它拆开,东华帝君一定是有预料到我们有此一劫,故此才会留下这个,唐醉影,你来拆。”

说罢,任无忧便将锦囊塞在了唐醉影的手上,小小的一个锦囊,此时却有千斤之中,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唐醉影看着手中锦囊,又抬头去看同息衍斗在一起的花枕月,此时的息衍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失去了神志,全凭魔之本能在战斗,凶狠的招数,每一次都要至花枕月与死地,而身处在战火当中的花枕月,每一次都是险象环生的。

任无忧再一次提醒:“唐醉影,拆吧,此时不拆,更待何时。”

唐醉影还是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华帝君又给他们哪一种提示,但是,此时此刻,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唐醉影沉下一口气,伸手将手中的锦囊打开,开口朝下,一张纸条从锦囊之中掉了出来,任无忧慌忙捡起来,身后的天涯倒是先凑过来,问道:“写的什么?”

任无忧看了一眼那张纸条,而又又迅速的团成一团,直接塞进了嘴巴里面,嚼吧嚼吧便咽进了肚子里面,瞪着一双眼睛,说:“没什么,不过是一张白纸罢了,不值得一看,别人靠不住,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唐醉影,你再起一次乾坤八卦阵,不是就魔么,又不是没有打过,我这一次,就要打的他们亲爹都认不出来!”

看的出来,任无忧在生气,在愤恨,满腔的怒火,让他想要将眼前所有的阻碍全部都清除掉,那张纸条上究竟写了什么,叫他如此生气,如此愤怒,他的速度太快,唐醉影根本来及看,但是,他能可清晰的感受到任无忧身上的怒气,这种怒气,即将化作无边的怒火,将目之所见,燃烧殆尽。

唐醉影重新盘膝而坐,展开手中的乾坤八卦扇,流转的金光铺散开去,柔和的白光随后而至,调整气息,祭起身体里面的灵珠之力,天地之间,两股最为精纯的力量,环绕着他,疏忽之间,化作黑白两道光,落在盘旋在身下的太极八卦阵法的两极之间,磅礴的力量,瞬间而且,震荡的周围仿佛天崩地裂了一般,而唐醉影却是稳稳当当的坐在当中,双目轻闭,一派悠然之态,如同已臻化境。

任无忧单持剑,剑身之上的冷寒之气,透过他的手心,蔓延到手背之上,沿着手背一路往上,瞬间蔓延到周身,如同方从冰窖之内走出一般,从头到脚,都透漏出一股冷寒的杀气,那是一种未曾见过的,在久远之前才出现过一次的杀气。

天涯面露惊恐,身体不自觉的后退,说起话来都变得磕巴:“这……这不可能,他好可怕,好可怕!”

钟鼓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蔑之态,双目看过去,那股冷寒的剑气,灌满任无忧的周身,剑气如虹一般,瞬间便要发出,看过之后,钟鼓缓缓吐出一言:“真是奇怪的组合,这样的组合,不给你们找一点麻烦事,都对不起这样的组合。”

他口中的话,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在意,因为,此时,他们的目标是眼前的魔之先锋息衍,任无忧持剑缓步上前,来到古树之下,战圈之内,手臂他抬起,冷寒剑光斜劈而出,将斗在一处的花枕月同息衍分开,任无忧沉眸一言:“花枕月,你且先休息,将这个魔交给我就好。”

杀气腾腾,怒火中烧,花枕月亦是不知任无忧究竟发生了何事,叫他如此生气,然而,这股怒火,却叫花枕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盛怒之下的任无忧激发了身体里面的潜能,既然如此,那就叫他去做吧,花枕月微微点了点头,脚步后退,将战场交给任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