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心事



作品:《我的绝色美女老婆

“(jiāo),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很多事(qíng)都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发生的,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我除了对你说一声抱歉,别的什么都给不了你,我只能而且永远把你当成好朋友,除了感(qíng)上的忙,别的什么忙我都可以帮你。”叶兴盛在心里默念道,心一阵接一阵地疼痛,甚至有流泪的冲动。

......

过了一会儿,罗芊虹竟然找来了一口铝锅,这口铝锅比脸盆小一点点,可以装好多水。

如此荒郊野岭能够找到一口铝锅,看似很幸运,其实也完全在(qíng)理当中,因为水库附近的风景非常美丽,经常有游客再次搞野炊,有的游客搞完野炊之后就将出去随便丢到河里,这些厨具随着河水漂流就飘到了岸边。

罗芊虹用这口还比较新的铝锅,盛了很多水,放在火堆上煮。

水开之后,她和许小(jiāo)两人都喝了好几口水。

在许小(jiāo)的指示之下,罗芊虹给叶兴盛喂水喝。

没有杯子,加上叶兴盛又没有反应,罗芊虹只能够将水含在她自己的嘴里,再嘴对着嘴给叶兴盛喂水喝。

过了没多久,马(jiāo)玉等人回来了,她们一个个神(qíng)沮丧,都因没有找到叶兴盛所说的山洞。

“怎么了?有没有找到山洞?”许小(jiāo)着急第问道,就众人这神(qíng),她已经知道结果是什么。

果不其然,马(jiāo)玉苦笑了一下:“许市长,山洞没找到,这附近灌木丛特别多,到处都是荆棘,连走路的困难更别提找山洞了!”

“这可怎么办?”许小(jiāo)眉头拧成了一团:“这荒山野岭的,如果不找个山洞在外面过夜,那该多危险呀!就算没有野兽来侵扰,这玩意要是下起大雨来,那可就麻烦了。”

楚秀雯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说:“许市长,今天天气很不错,我估计应该不会下雨的。”

“就算不下雨,在外面过夜到了半夜,雾气很重,露水太多,天气会比较凉,咱们会容易感冒的。”许小(jiāo)说。

“可是许市长,我们真的把附近找了个遍,没找找那个山洞。”马(jiāo)玉说。

“姐姐,该不会是叶兴盛欺骗咱们吧?”说话的人是罗芊虹,话一出口,罗芊虹便觉得过于埋汰叶兴盛了,叶兴盛不是那样的人。

许小(jiāo)抬头看了看天边那一抹绚丽的晚霞,轻轻叹息了一声:“惟今之计,只能等叶兴盛醒来再说了,你们都辛苦了,刚才芊虹找了一口铝锅,烧了一锅水,光吃东西不行,你们都喝点水吧。”

其他人像许小(jiāo)一样,这会儿也都很渴,有开水喝,她们都不客气和矜持,每个人都灌了好多水。

最后一个喝水的人是市文联主席马(jiāo)玉,马(jiāo)玉不急于像其他人那样端起开水就喝,她看了一眼锅中剩下的不多的开水,翻翻眼皮,微微有些不满:“唉,你们怎么回事儿?地上还躺着个叶兴盛,你们烧了开水你不懂得给他喝一点?刚才他可是给咱们找了吃的,你们就这么只顾着自己呀,能不能别这么自私?”

听到这句话,大富婆凌蓉蓉和楚秀雯都突然意识到自己疏忽和遗忘了什么,一时间感到十分惭愧。

在场的人当中,(shēn)份最显赫的当然要数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jiāo),市文联主席马(jiāo)玉的语气不太好,罗芊虹十分看不惯。

罗芊虹嗖地站起(shēn)子说:“哎,你大呼小叫什么呀?当自己是谁呢?”

别看马(jiāo)玉官职级别不大,她可是个敢做敢当的人,他可以谄媚上司,但绝对不是那种没有骨气的马(pì)精。

许小(jiāo)是在场的人当中官职级别最大的没错,但是,如果许小(jiāo)做错了什么?而且(xìng)质很恶劣,她马(jiāo)玉眼里是不会揉进沙子的。

“我就大呼小叫,怎么了?罗主任,我哪句话说错了?”马(jiāo)玉拿手指头点了点在场的每个人:“你们每个人自己按着自己的(xiōng)口,问一下自己,叶兴盛对你们有恩吗?你们每个人刚才是不是都吃了他千辛万苦找来的马蜂窝?可是现在呢,他昏迷不醒,你们每个人都把他当废物似的丢在沙滩上,你们心里过得去吗?你们的良心都给狗吃了?”

罗芊虹拿白眼瞪了马(jiāo)玉一眼,嘲讽道:“马主席,我这就奇怪了,在场这么多人,为什么别人就没提这个事儿,光里提,你该不会是(ài)上叶兴盛了吧?”

“是,我是(ài)上他了,怎么了?叶市长,他有血有(ròu)有骨气,是个堂堂男子汉,我敬重他,佩服他,不像某个人......”马(jiāo)玉翻翻白眼,狠狠地还击了罗芊虹一下,说:“眼里只有权力,一门心思只想讨好上级和拍上级的马(pì),活脱脱一个马(pì)精!”

“你骂谁呢?你骂谁是马(pì)精?”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被马(jiāo)玉辱骂,罗芊虹顿时来了气,声音大了起来。

“谁接我的话我就骂谁,怎么着?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呀!”马(jiāo)玉双手抱(xiōng),拿不懈的目光看了罗芊虹一眼。

“你......”罗芊虹气得(xiōng)脯剧烈地起伏着,真恨不得上去揍马(jiāo)玉一顿。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jiāo)最反感的就是不团结,更何况现在是(shēn)处绝境:“马主席,事(qíng)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芊虹她刚才已经给叶兴盛喂过水了,你们不知道,这里没有杯子,给叶兴盛喂水喝,特别麻烦,芊虹可是口里含着水,一口一口地为叶兴盛喝水的,你错怪芊虹了!”

听许小(jiāo)这么一说,马(jiāo)玉才知道自己错怪罗芊虹了,神色缓和了下来:“罗主任,我刚才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谁稀罕你的道歉了?”罗芊虹脸上有了些得意的神色,说话的语气却充满了嘲讽:“唉,真不知道某些人是怎么想的,人家可是有妇之夫,她还(ài)得这么深,脑子给驴踢了。”

虽然没有点名道姓,罗芊虹这句话毫无疑问矛头指向是文联主席马(jiāo)玉。

马(jiāo)玉却是一点都不生气,反过来讥讽道:“是啊,某些人真不知道怎么想的,人家都是有夫之妇了,她还借口给人家喂水喝,跟人家亲嘴,这脑子才是被驴给踢了呢。”

罗芊虹的嘴皮子在天元市政府,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嘴上较劲,从来没输过给任何人,今天被市文联主席马(jiāo)玉如此嘲笑,她勃然大怒,气昏了头。

仗着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jiāo)是她特别要好的姐妹,罗芊虹自然不把马(jiāo)玉这个市文联主席放在眼里。

就算许小(jiāo)不是她的好姐妹,马(jiāo)玉这个市文联主席也只不过是个冷板凳,说真话,影响力还不如他这个市政府督查室副主任。

一股(rè)血往脑门冲,把罗芊虹的理智给冲散了,罗芊虹一个箭步冲上去,揪着马(jiāo)玉就打。

“马(jiāo)玉,你个(jiàn)人,敢侮辱我,我打不死你!”罗芊虹紧咬牙关,粉拳紧握,一拳狠狠的朝马(jiāo)玉的小腹撸去。

马(jiāo)玉压根就没料到罗小红敢动手打他,大家都是成人,嘴皮上较较劲儿就可以了,哪里会动手?罗芊虹实在太过分了!

虽然明知罗芊虹和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jiāo)是要好的朋友,马(jiāo)玉也顾不上了。

在吃了一拳之后,马(jiāo)玉揪着罗芊虹的长发,使劲儿地扯:“你个婊子!敢打我,老娘揍不死!”

巴掌一扬,啪的一声,狠狠地扇了罗芊虹一耳光。

罗芊虹只觉得脸颊一痛,眼前有金星乱闪,怎奈头发被揪着,她无法施展手脚,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五指张开,铁钳般,紧紧地抓住马(jiāo)玉傲然的领口。

马(jiāo)玉又好笑又好气,罗芊虹抓她哪里不好,竟然抓她这里,她又不是男的,有这么打架的吗?

“罗芊虹你个(jiàn)人,快放手!”马(jiāo)玉厉声喝道。

“你先放手!你不放手,我也不放手!”向来争强好胜,罗芊虹哪里会甘心就这么输给马(jiāo)玉?

“凭什么要我放手?你不放手我也不放手!”马(jiāo)玉的(xìng)格也特别犟,罗芊虹不肯放手,她手上加大力气,使劲儿的扯罗芊虹的头发。

罗芊虹痛得一声惨叫,干脆双手上也加大力气,将马(jiāo)玉的领口抓得一阵剧痛也发出一声惨叫。

其他人见状,立马冲上来将她们两个拉开。

然而,她们俩就像斗得正酣的斗鸡,才刚被拉开,又冲上去互相撕扭在一块。

许小(jiāo)看不下去了,她可是市委副书记、市长,是这两人的上司,位高权重。可是,这两人却没把她放在眼里,都是文化人,如此打架像什么话?

“你们俩都给我住手!”许小(jiāo)厉声喝道,等马(jiāo)玉和罗芊虹停手,目光威严地扫了她们一下,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你们两个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吧?一个是市文联主席,一个是市政府督察室副主任,怎么都变成泼妇了似的,你们还要形象吗?传出去那是给天元市市政府抹黑,知道不?我就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