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愚蠢



作品:《隋末之大夏龙雀

岑文本摇摇头,很快就将丁维这个人从脑海里驱赶出去,一个只有皮囊的人,在官场上是走不长久的,这些话传达王珪耳中,足以让丁维吃个大苦头。

“王开木也是一个聪明人物,怎么招了这么一个女婿?”虞世南忍不住吐槽道。

他是看在大家都是江左人士,才提点了一二,没想到,丁维如此不堪一击,无用之人,硬生生的没有听出了他言语之中的意思。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人物,他也懒得提携的。

“丁维虽然僭越了官场上的规则,但他的话?”范瑾有些迟疑。

临羌城的数万大军,加上庞珏、裴行俨等人的能力,足以解决伊吾以西的敌人,保证粮道的畅通,虽然有吐蕃的威胁,但吐蕃国主只是一个小孩,国内刚刚平定叛乱,应该不会兴兵北上吧!

“他的那些话看上去有道理,但实际上,只是将西北送入吐蕃人手中。”岑文本淡淡的说道:“吐蕃国主松赞干布年纪虽小,但也是一个雄主,在苏勖等人的帮助下,快速平定国内叛乱,而柴绍此刻就在吐蕃,诸位想想,在这种情况,吐蕃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按照首辅这么一说,弄不好吐蕃人已经出兵了。”虞世南摸着胡须,面色不好看了。虽然大夏已经做了防备,临羌城有数万大军,但在这个时候多了一个敌人,总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两位,你们说,眼下的局势,难道陛下不知道吗?陛下肯定是知道的,但陛下并没有做出任何决定,这才是最主要,想要调动临羌城兵马,陛下一道圣旨就可以了。”岑文本双目中闪烁着奇光,他面色谦和,说道:“实际上,我们要做的,就是等陛下击败统叶户之后,回师对付突厥人,那个时候需要大量的粮草和军需。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岑文本认为李煜虽然远在横截城下,但对于西北的一切还是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并没有调动临羌城的兵马,一方面,是准备以自己为诱饵,吸引突厥的注意,方便谢映登行军,另外一方面,还是不放心吐蕃的情况。

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改变皇帝陛下的命令呢?

岑文本知道自己的能耐,更是知道李煜的算计,可是让他佩服的是,这种疯狂的计划即将获得成功,这才是最厉害的。

范瑾和虞世南两人听了之后,也点点头,皇帝的计划即将获得成功,这个时候是最不能出现问题的时候,而最大的变数就是在西北,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重要的。

“也罢!我们就等着陛下胜利的捷报吧!西域突厥此战之后,肯定是一蹶不振,只是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将西域的土地封出去。”虞世南忽然轻笑道。

岑文本和范瑾两人并没有说话,他们知道虞世南所说的封赏,并不仅仅是封给勋贵的,更是封给那些皇子们的。

“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谁传出去的,现在朝廷风向可不大好啊!”范瑾有些不满。

“人各有志,谁也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虞世南轻笑道。

朝中的风云再大也没有任何用处,难道还能吹打到自己身上?他虞世南是大夏的老臣了,对大夏忠心耿耿,现在他已经位极人臣了,也没有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干到退休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几位皇子争夺皇位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是谁登基称帝,对待这些老臣,都要尊敬几分。

“就怕你是这么想的,别人不会这么想,陛下在京师还好一些,你们看看,陛下不在京师,下面的那些人在那里蹦跶的。”范瑾十分不满,臣子们为了自己所追随的皇子,相互争斗,以前还是良性竞争,现在已经扩大到明面上了,相互争斗,相互弹劾,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影响朝廷运转了。

“朝中的争斗越来越厉害,若是再不制止的话,会影响前方的战争,到时候,陛下回来了,我们几个人恐怕面子上也不好看。”虞世南斟酌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就惩戒几个,不管是谁的人,在这个时候,谁也不能乱来,坏了陛下的大事,那是要掉脑袋的。”岑文本见众人都同意了,自己也不好反对,也应了下来。

于是一场风波很快就从崇文殿吹向了整个燕京城。

王开木府邸,这个时候,少了几分繁华,多了几份清雅肃静,王开木雄心博博,想得到更多的东西,为他们王氏的未来而奋斗,出身琅琊王氏的王开木,在众多士子中选了丁维,并且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丁维,并且找人,将丁维送入了兵部做了主事。

“见过岳父。”丁维面带笑容,回到了王府,看见王开木正坐在树荫下钓鱼,顿时走了过去,对于这个商人出身的岳父大人,丁维还是很佩服的。

“有什么喜事?让你这么高兴?”王开木看着相貌俊秀的丁维一眼,有些惊讶的询问道。对于自己这个亲手挑选出来的女婿,王开木也是很满意的。

“小婿今天被首辅大人表扬了。”丁维将今天在崇文殿的情况说了一遍。

王开木一开始听了倒是满意的很,但到了后来,面色就有些阴沉了,他看着自己的女婿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老实说,这个主意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别人教你说的。”

丁维一愣,很快就说道:“岳父大人,难道有什么问题不成?这样一来,不是解决了西北用兵困难的问题吗?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愚蠢,岑文本是什么人?他跟随陛下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难事能让他为难的,你能想到的事情,他难道就想不到吗?”王开木双目中喷出怒火,冷哼道:“调兵?天下都掌握在陛下手中,陛下想要调动临羌城的兵马,哪里需要岑文本出面的,哪里需要你说话的,真是愚蠢,你是谁,一个小小的兵部主事,就越过了郎中、侍郎、尚书,直接面对阁老,还自不量力,说出这样的话,你啊,真是愚蠢。”

丁维听了之后,俊脸苍白,他少年得志,成为勋爵的女婿,甚至还和皇帝成了连襟,正是最得意的时候,哪里想到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