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047 用不着等

047 用不着等

韩皓纬的语气让韩行矜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先回来再说吧,没什么事。http://www.baiwenzai.com/1410712/”

虽然韩皓纬没说清楚是什么事,但是听语气,韩行矜并不认为会是什么好事。

况且,明明知道她和韩乔薇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融洽,还只派了一个司机,让她们一起回家,足见,这事很紧急,紧急的能有什么好事。

韩行矜原地分析了一波,第一时间给苏青黛打电话了,边往外走,边说。

“黛黛,你别过来了,我得回家一趟。”

苏青黛非常不开心,她都一个多月没见到好朋友了,怎么临了又不让见了呢。

“我哥让我赶紧回去,也没说什么事,我估计事情不小,很着急的样子。”

苏青黛嗤笑一声,语气漫不经心,“能有什么大事,就你们家老太太回来了呗。”

“啊?你怎么知道?”

“下午我爷我奶还和老太太喝茶来着,哦,你们家老姑奶奶也回来了。”

韩行矜并不怀疑苏青黛话的真实性,说不定还真是因为这事,毕竟之前老太太就说要回来了,

老太太虽然很有魄力地说放手企业的事就放手,但也正因为这样,无论韩家还是公司的元老都更佩服、敬重老太太。

至于韩家的老姑奶奶,原文着墨不多,只说是韩家的一个远方亲戚,要说老,也不老,比去世的韩老爷子还小两岁,比老太太也只大了几个月

只是按照辈分来说,韩老太太要叫她姑姑,到了韩父这一辈就要叫姑奶奶了,所以外界都称她为老姑奶奶。

据说老姑奶奶很喜欢韩行矜,觉得韩行矜合她的眼缘,最初老姑奶奶还会关心一下她,随着原主的不断作死,别说老姑奶奶了,韩老太太都懒得管她。

不管两个长辈回家干什么,既然长辈难得回来,作为小辈,总得回家去问候一声。

“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真得回去一趟了,你先回去吧,我先回家看看情况,明天我还休息呢。”

苏青黛虽然失望,但也没办法,和老祖宗争宠,惹不起惹不起。

“行吧,我下午看我爷我奶乐乐呵呵地回来了,还以为没事呢,没想到还有这出。”

“老朋友们聊天喝茶当然乐呵了,先不和你说了,我到化妆间了,先换衣服,晚点我和你联系。”

“嗯,有事给我打电话啊,我立马让我奶给你奶打电话。”

“哈哈哈,好呀,我可是有外援的人。”

“那可不。”

韩行矜在更衣室换了衣服,把演出的长裙交给涂阮,小跑了回宿舍拿了自己的背包

妆都来不及慢慢卸,随手抽了两张许歆的卸妆湿巾。

许歆见状把小半包都塞她手里了,韩行矜也没客气,谢过许歆之后边往停车场走边擦脸。

韩行矜匆匆忙忙赶到停车场,找到韩家的车,发现韩乔薇还没来。

韩行矜为了避免和韩乔薇一同坐后排,直接坐到了副驾驶上。

司机见状,“小姐,这……”

韩行矜无所谓地摆摆手,“坐哪里都一样。”然后拉下遮光板。

司机觉得有点尴尬,借口扔垃圾下了车,站在车边等韩乔薇过来。

十分钟过去了,韩行矜对着遮光板上的小镜子,不仅把妆认认真真地卸了,还用洗脸巾沾了矿泉水把脸洗赶紧了,才远远地看到韩乔薇。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韩乔薇还拉着张晓倩。

韩乔薇对站在车边的司机熟视无睹,直接拉开后坐门,没看到人,地下车库光线本就不好,韩乔薇压根没发现韩行矜在前面。。

“这个韩行矜,还真当自己是小姐了,还要我等她?我才不等呢。”

韩乔薇说完扭头对张晓倩说:“倩倩上车,先送你回去。”

张晓倩嘴上说着:“不好吧,不太顺路,你不是着急回家吗。”手上利索地拉开了另一侧的车门。

“有什么不好,不就一脚油门的事,先送你回去我再回去,家里能有什么急事。”

等两个人坐定,韩行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韩乔薇吓一跳。

“不巧,我在车上呢,用不着韩大小姐等我。”

司机上车,韩行矜系好安全带,在韩乔薇开口之前对司机说:“张叔,进城就放我下来,姐姐要送她朋友回家,我们不顺路呢。”

司机只是被交代接两位小姐回家,并不知道家里的事,只当是单纯地接一下。

韩行矜这段时间都没回家住,这提出来不顺路,司机只当韩行矜又不回家了呢。

“小姐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司机说。

韩行矜摇头,“进城我坐地铁就行。”

韩行矜估算了一下时间,现在正是晚高峰,加上周末,晚高峰的时候会更长且更晚,韩行矜可没时间陪她们在城里绕着堵。

司机当然不会多劝,雇主的家事不能打听,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城外高架畅通无阻,下高架没走多远就开始行车缓慢了,远远地看到地铁站,韩行矜果断要求下车。

坐个地铁去到韩家附近,再打车,别说他们还要绕,就是不绕,这种路况下,韩行矜也会比他们快不少的。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韩行矜回到韩家的时候,韩家灯火通明。

已经快八点了,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碗筷,可所有人都坐在客厅。

韩行矜进门乖乖叫人,之前虽然不愉快,但面对长辈,礼貌还是要有的。

“奶奶,姑老祖。”

两个老人,一人拉着韩行矜一只手,“好孩子,怎么瘦了那么多。”

说着韩老太太瞪了韩父一眼,“在学校吃不好睡不好吧,快点搬回来住。”

看着韩老太太,韩行矜莫名想起小时候照顾自己的阿婆。

她虽然在道观长大,倒是照顾她最多的还是山下的阿婆,阿婆给她改衣服,教她扎头发,上学之后她更是周一到周五直接住到了阿婆家。

虽然阿婆也收了老道士的钱,但阿婆对她好也是真的,后来整个道观被烧毁了,人也都没了,没人再给阿婆钱了,阿婆自然收留照顾了她两年多,直到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