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038 我的小矜贵

038 我的小矜贵

“我没有。http://m.baiwenzai.com/1343792/”韩乔薇连连摇头。

“那你的小姐妹给我打电话说我恶毒,说我要毁你容的时候你在旁边吧,怎么不解释呢。”

“我当时……”

“你想清楚,你当时到底在不在,这种一问就能揭穿的谎言就不要张口就来了。”韩行矜此时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韩乔薇眼神微闪,底下了头,显然是承认她当时在场的。

“她们在和其他同学说我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解释?”韩行矜继续问。

没错,按照韩行矜对韩乔薇的理解,她不会去和别人说是她做的,但她会给别人这样的信息,然后别人说的时候,她不会去否认,更不会解释。

最后找她对峙的时候她还会无辜地说,你怎么这么想我啊,我没有说过。

韩行矜想着原主吃过的闷亏,想到自己穿来这几个月的不如意,委屈上头,眼眶又红了。

“是不是要说你没说过,都是她们猜的?她们说的时候你不解释,甚至还委屈巴巴地,和你说的有什么区别。”

韩行矜红着眼眶带上了哭腔,看向韩父和韩皓纬。

“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这样没问题?这不是构陷?”

至于韩母的意见,她从来不在乎。

韩皓纬轻拍了两下韩行矜的背,给她无声的支持,爸妈都在,这种时候他不适合说话。

韩父生在商场,见惯了阴谋阳谋,他从来都觉得,在家里,能有多大事,无非就是钱没给够,没想到自己家也有软刀子磨人这种事。

韩父问韩乔薇:“乔薇,小矜说的是真的吗?”

韩乔薇其实特别讨厌别人叫她乔薇,她觉得这个名字是在提醒她,她不堪的过去,她甚至不喜欢韩乔薇这个名字。

冠上了韩家的姓又怎么样,不改名是为我好,怕我不习惯,可是,有没有想过,我根本不想要乔薇这个名字。

韩乔薇低着头没有说话。

韩母搂过韩乔薇,“你们不要逼孩子。”

韩父有些无奈,可韩行矜没有任何负担,她只想甩脱自己身上的脏东西。

“你中午是去我宿舍找我还是去小树林?”

韩乔薇慌张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就提醒过你,随便一问就能揭穿的谎言不要随口就来。”

“到底怎么回事?”韩父暗含怒气,孩子可以不成才,但必须成人,撒谎,那是他不能容忍的。

韩行矜等了几秒,韩乔薇没有说话的意思。

“她和她朋友们说,她中午吃了饭是去找我,但我中午都在宿舍,她并没有去,一次都没有,我舍友也经常在。”

韩行矜言下之意就是,我有舍友作证。

顿了顿,韩行矜接着说:“我有天钥匙忘记在宿舍了,从教学楼后面超小路会教室,看到她在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一个人坐着吃零食,我不清楚她是经常去,还是碰巧了。”

韩行矜看着韩乔薇,“你有要解释的吗?尤其是你默认别人诬陷我这件事。”

好半天,韩乔薇才小声说:“对不起。”

“就这?”

韩母往前坐了坐,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小矜,你姐姐都道歉了。”

韩行矜呵了一声,“就这?行吧,我也不问你为什么这么做了,反正你针对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希望你在班上把这个事解释清楚,屎盆子别往我头上扣。”

韩行矜说完又看向韩母,“如果明天中午之前不解释清楚,我不介意闹到公开监控视频,如果你们还是觉得我这是威胁,那就是吧。”

韩乔薇的哭腔里又带上了祈求,“小矜……”

韩行矜抬手打断了韩乔薇,“你为什么去找奶奶,又和奶奶说了什么我也大概能猜到。”

正好下课铃声响起,韩行矜不想再耽误一节课,“爸、哥哥,我搬出来住,在学校也避免和她接触,我以为我们会相安无事。”

说着,韩行矜眼眶又红了,“等我上大学了,我会找律师通过正常途径和你们解除关系,届时,韩家的一切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偿还你们这些年对我的养育。”

韩行矜这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我会和韩家脱离关系的,你也不要再针对我了。

其实韩行矜是觉得自己做得那么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了,只是韩乔薇这样行事,让韩行矜不得不把丑话说在前面。

傻白甜韩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养大的孩子要离开自己了,而韩父和韩皓纬没想到韩行矜打的居然是脱离韩家的主意。

“小矜贵……”韩皓纬想劝韩行矜。

但是韩行矜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爸、哥哥…妈,我先去上课了。”

这声妈,韩行矜是真的不太想喊。

韩行矜说完也不管他们是何表情,拉开门就走。

韩父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父亲,至少在韩乔薇回来之前他是那么觉得,儿子优秀,女儿贴心。

“乔薇,如果韩行矜说的都事实,那你是应该解释清楚,并当众向她道歉。”

“薇薇还是个孩子,当众道歉,孩子不要面子的呀。”韩母说。

韩皓纬咬着牙红着眼眶说:“小矜贵不是孩子吗?她从小都没受过委屈,现在呢,莫须有的罪名一个接一个地往她脑袋上扣。”

韩皓纬一句话,韩母也沉默了,是呀,那是自己娇养大的孩子呀。

一时间空气都安静了,是韩父的来电打破了沉默。

韩父接起电话:“喂,妈。”

“哦,你还知道你有个妈呢。”电话那头韩老太太中气十足。

“妈,你说什么呢,今天不是还让老杨给你送东西过去吗。”

“哼,要不是小杨给我送东西我多嘴问一句,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韩父迷茫了,“啊?没什么事瞒着你啊。”

“我的小矜贵住校了?”韩老太太问。

“嗯。”

“快一个月了,就回家住了一个晚上,吃了一顿饭?”

“嗯。”韩父只能应。

老太太气急了,“这还叫没事瞒着我,这么大事都不告诉我,你们都把我的小矜贵弄走了你们还不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