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037 会哭的孩子

037 会哭的孩子

周一中午,韩行矜刚躺下准备睡觉,手机响了。http://m.kaiyiwenxue.com/bid/4505269/

韩行矜换了新手机,来电是一串陌生号码,她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刚拒绝,立马又打来,看样子的确是有事,韩行矜只能接起来。

“韩行矜你太过分了,你不会好好说话吗,你怎么还动手啊你。”

韩行矜还没开口呢,对方就噼里啪啦说不停。

“你哪位?打错了吧。”

“我张晓倩,你不是韩行矜?”

“等等,你说我动手,我动手干嘛了?”

对方很气愤的样子,“你还装,韩乔薇不是去找你吗?现在额头破了,手腕也青紫一片,下周就公演了,你怎么那么恶毒!”

这个锅,我不背!韩行矜想。

“你问清楚了?我动的手?你们现在在哪里?”

“不是你还有谁?怎么,你还要再打薇薇一次吗?我们都在呢,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这个人才是真戏精吧。

打电话来就为了讨个公道骂自己一顿?

韩行矜不想和她浪费口舌,但也不想什么锅都背。

韩行矜直接挂了张晓倩的电话,躺了三秒钟,又拿过手机给韩皓纬打了电话。

“哥,你在午休吗?”韩行矜问。

“没有,刚和爸爸结束一个餐会,准备回公司。”

“你们下午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来?”

“怎么了?”

“韩乔薇朋友打电话说她受伤了,还是我弄的,但我中午都没见过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有空的话来趟学校吧,有些事,说清楚比较好。”

韩行矜说着说着,突然觉得很委屈,自己是不是就是孤家寡人的命。

道观和老道士没了,她就没有家了。

来到这里,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不想当炮灰,处处避让也不行吗?

韩行矜不自主地带上了哭腔,韩皓纬被吓到了。

“好好好,我马上和爸爸说,你先别哭,我们手头的事处理好就过去学校,你乖啊。”韩皓纬赶紧安抚韩行矜。

韩行矜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才挂了电话。

“这就对了,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戴着耳机在打游戏的贾元元突然说了一句。

韩行矜哭笑不得,她只是不想背些莫名其妙的锅,处处避让也不是真没脾气,并不是故意找糖吃。

“快睡吧,还能睡半个小时。”贾元元提醒红着眼眶的韩行矜。

韩行矜点头,重新躺下,拉高被子。

下午韩行矜刚到教室,就接收到了很多谴责她的眼神。

韩行矜觉得还是自己放松警惕了,当时就该告诉她的“好朋友”们,她在小树林呢。

韩乔薇果然脑门上贴着纱布,还有几个女生围着她,安慰她。

看到韩行矜进来,几个女生都不约而同地怒目相对。

韩乔薇也委委屈屈地看着韩行矜。

大概是错觉吧,韩行矜居然觉得她看懂了韩乔薇眼里的祈求,而且还心软了。

韩行矜对韩乔薇说:“不如你自己和你的好朋友们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搞的。”

韩乔薇还没说话,她的“好朋友”们就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薇薇,你别怕,韩行矜她不能怎么你。”

“对,我们都在呢,让她试试。”

韩乔薇还是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中午去哪了你自己不清楚?别再说我宿舍了,宿舍楼有监控,再不济我还有舍友呢,至于这些…”韩行矜指指韩乔薇手腕和额头。

贾元元突然插嘴,“韩行矜,我天天和你在一个宿舍,你怕不是会梦游没告诉我。”

韩行矜回了一句,“我会梦游?咦,我不知道呀,你要是发现了你可是要告诉我的呀。”

韩行矜说完接着对韩乔薇说:“我没做过的事我也不背这个锅,要么你自己解释,要么我来帮你说。”

韩行矜说完就回座位了,其他人看韩行矜说底气那么足,半点不心虚慌张的样子,居然信了几分。

韩乔薇的“好朋友”们又在七嘴八舌地问她,到底怎么搞的。

韩乔薇一个没绷住。

“你们不要问了,问了一个中午了。”

说完韩乔薇趴在桌子上呜呜呜地哭了出来。

之前信了韩行矜的人又动摇了,韩乔薇怕不是迫于韩行矜的压力才改口的。

韩行矜冷笑一声,想起韩乔薇第一天到韩家时韩皓纬说的话,做给谁看呢。

第一节课刚过半,韩皓纬就来了,把韩行矜和韩乔薇都叫了出去。

走到停车场才发现,不光韩皓纬,韩父和韩母也来了。

韩母见到韩乔薇就拉着韩乔薇左看右看,“哎呀,我的乖女儿,这是怎么搞的呀,留疤破相了可怎么办呀。”

韩乔薇任由韩母拉着没说话。

韩母接着说:“真的是小矜弄的?”

韩父喝住韩母,“行了,上车,回去说。”

韩行矜摇头,“不回去,在学校说清楚吧。”

回家了就是家事,不聋不哑不做家翁,韩家不管是韩老太太还是韩父都把这句话贯彻得很彻底。

回家了,最后肯定是韩乔薇一哭,韩母一闹,韩父和和稀泥,这事就这么结束了,他们要的只是看起来全家和和睦睦。

“在这说还是去咖啡店?”韩行矜问,不回家的态度很坚决。

停车场人来人往,这个点校内咖啡店几乎没有,几个人一起去到不算太远的咖啡店。

“欢……诶……”咖啡师欢迎光临刚出口,就发现来人是老熟人。

韩行矜走到吧台前,“借你的地方处理一点私事,咖啡就先不要了,方便的话给我们倒点水。”

这只是学校的小店,并不是商圈的咖啡馆,占用人家地方还不消费,于情韩行矜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咖啡师示意点里唯一的服务员给他们倒水,“没事,反正这个时候没什么人。”

“谢谢。”

韩行矜走回角落的桌边坐下,问韩乔薇:“你说还是我说?”

韩母哄着眼眶:“小矜,你怎么可以这么和姐姐说话?”

“你别自欺欺人了,我们什么时候当对方是姐妹过?”一声妈妈韩行矜都不想喊了。

韩乔薇看向韩行矜,“我真的当你是妹妹的。”

“所以要帮你背锅,承受那些莫名的构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