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第十九章 你怎么不相信我

第十九章 你怎么不相信我

因为做了两张试卷,又等着批改,加上数学老师折腾了半天,其他同学早就交卷吃完饭午休了。http://www.julangge.com/bid/2227940/

考试结束了,保卫科的监控视频也调来了,正在看视频,韩皓纬居然来了。

“哥,你怎么来了?”

韩皓纬和学校领导打完招呼才说:“那么大事,家里得来人看看,爸出差还没回来。”

一句话,韩行矜的眼泪又快下来了,这种出事可以有人依靠,不用一个人撑着的感觉太好了。

韩皓纬拍了拍韩行矜的脑袋,“好了,给你带吃的了,先去吃饭,下午还考试。”说着把自己车钥匙递给韩行矜。

韩行矜拿着车钥匙一步三回头,“去吧,有哥哥呢。”

韩皓纬车就停在行政楼后面给老师停车的地方,副驾上有两个外带打包袋,是一家私房菜的,菜色不多,但很精致。

韩行矜喜欢吃各种各样的骨头,排骨、小羊排、鸭锁骨……觉得吃肉就要嗦着骨头吃才香。

韩皓纬给她带了糖醋排骨、半只片皮鸭、椒盐鸭架、白灼秋葵、三鲜汤。

色香味俱全,两套题下来早就饿得发虚的韩行矜此刻想高呼,哥哥万岁。

吃完韩行矜也懒得回宿舍了,直接订了个闹钟就坐在车里打盹。

闹钟响了,韩行矜才发现韩皓纬站在车边抽烟,赶紧开门下车。

“诶,哥,你怎么不叫醒我。”

韩皓纬把抽了一半的烟灭在旁边一个纸杯里,“我也刚下来,吃饱了没?”

韩行矜点头,“嗯,吃好了,都是我爱吃的。”

韩皓纬又揉了揉韩行矜的脑袋,“韩乔薇给妈妈打电话说,你顶撞老师,老师气得要开除你。”

啊?没有前因直接说自己顶撞老师?

“我…”要说她没顶撞也不对,虽然没有出言不逊,但也没客客气气。

“早上教室的监控我也看了,你没错,我跟学校说了,按照你们约定的来,该谁走就谁走。”

韩行矜摇头,“哥,道歉就好了,也……”

“为人师者言行举止都应该可以为人表率的,她已经无端污蔑在先,难道还要言而无信在后?”

想想老师的言行,一个在课堂上夹带私货、戴有色眼镜看学生的人,的确很容易误人子弟的,那就让她走吧。

“回去考试吧,假期没白学,我就说,我妹妹聪明着呢。”

韩行矜看着韩皓纬一脸宠溺,居然有点心虚,觉得韩皓纬的宠爱,自己受之有愧。

下午是在教室考的,虽然没人说什么,但监考老师有意无意地站在她旁边,时不时瞟过来的视线都在告诉她,早上的事已经无人不知了。

考完试,同学们才找到机会来找韩行矜打听早上的处理结果。

“早上怎么说呀?”

“对呀,调监控了吧。”

“喂,你们烦不烦啊,说一中午了现在还在说?很闲吗,散了散了,赶紧的。”贾元元走到韩行矜旁边,把两份打印的资料放到韩行矜桌上,“帮我带回宿舍。”

韩行矜看看贾元元背着的大包,又看看桌上加起来顶多二十页的资料,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妹妹,你没作弊吧?”韩乔薇问,“早上我吓坏了,真担心老师要开除你,一考完试就给妈妈打电话了。”

“当然没有啊,你和李彦思衣冠不整单独呆在一个房间,我都相信你是误会了,这点小事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韩乔薇没想到韩行矜会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也绝不光彩。

“妹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呀。”

“嗯,我也觉得你应该相信我,要不然怎么会只喊我为自己不尊重老师道歉呢。”

韩行矜亲亲热热地挽上韩乔薇的手,一起走出教室,韩乔薇旁边还跟着两个小跟班。

“幸好你给妈妈打电话了,哥哥立马就来了,还给我带了随园的中饭,要不然我怕是要饿肚子了。”

韩乔薇一听,不得了,来得居然是韩皓纬,韩皓纬来,别说韩行矜没错了,就是她有错,韩皓纬也会把韩行矜摘得干干净净。

韩乔薇手慢慢攥了起来,所以,还是不能伤到韩行矜分毫吗?

她可能永远想不到,不仅伤不到分毫!

走到岔路口,韩行矜要去食堂,韩乔薇要回家,两个自然分开。

一分开,韩乔薇身边的两个小跟班就叽叽喳喳了,不是问韩行矜的事,就是问韩家长子韩皓纬,瞧瞧这两个人目前是韩乔薇最不想提起的两个人。

第二天依然是考试,只是这天早上依然吵吵嚷嚷,有可靠消息,古老的神秘世家霍家唯一的继承人转学过来了。

不知道一手消息是谁带来的,只知道这个消息一大早就在学校不胫而走,几乎人尽皆知。

韩行矜听了一耳朵,并不感兴趣,不管是世家还是家世都和她没关系,top精一心只有学习。

她不想听,但周围人非要讨论了让她知道。

“霍家,不得了,听说家谱可以追溯到我们历史课本里的人物。”

“差不多吧,据说光现在的家谱就记录了三百多年。”

“怕不是,比建国时间都长。”

“你以为,我国第一笔外汇储备就是霍家拿出来的。”

“诶,那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景城?”

“不清楚了,只知道前些年都在港城和海城活动。”

“我知道,我爷爷说他家往前数两代,是在景城定居过的。”

“也就是说,霍家弄不好还有长辈一直住在景城?”

光听周围人讨论,韩行矜把霍家明面上的消息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然并卵,并不会对她接下来要考的文综产生任何积极的作用。

监考老师总算来了,周围的讨论也停止了,韩行矜觉得世界都清净了。

贵族学校虽然也抓学习抓得紧,但相比普通中学就差远了,毕竟,这个学校的学生高考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这样一来,韩行矜这样一心只有学习,想好好考个大学的学生在同学中就显得有些另类了,但老师们却更关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