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第十八章 适可而止

第十八章 适可而止

“小矜,赶紧给老师道个歉,别耽误了考试。http://m.wannengwu.com/4732/4732952/”韩乔薇又对韩行矜说。

瞧瞧,瞧瞧,这大局观,韩行矜甚至想为她鼓掌,别的事她可以让步,但被质疑品行这种事,她绝不让步。

韩行矜虽然心性坚韧,但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一受委屈就流泪。

眼眶就泛红,忍不住流泪,哪怕她内心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哭不可以哭,可是眼泪她就是忍不住。

在老师的指责,同学的袖手和韩乔薇的句句催促下,韩行矜眼眶早就红了。

韩行矜眼泪在眼眶,声音也有些颤抖。

“我不承认我作弊,不接受无端的指责,更不会道歉,教室里就有监控。”

“小矜,你要懂事,先考试,其他事情让爸妈来处理。”韩乔薇还在说。

只要等韩家父母一来,不管韩行矜有没有作弊,最后都会变成韩家给学校施压把这个事压下来。

“教室里的监控又看不到她私底下的小动作,而且坐的座位那么靠后,哪里看得见。”之前和韩行矜发生不愉快的女生说。

韩行矜看了那个女生一眼,看着数学老师,“老师也这么想的?”

老师双手抱在胸前,抬着下巴看韩行矜,显然她也这么想的。

“反正今天这个事,要么我道歉不尊重老师,要么老师道歉污蔑我。”韩行矜说。

“不,我要让学校开除你!”

韩行矜耸肩,“行吧,要么就我不在这个学校,要么就你不在这个学校是不是。”

老师鼻孔出气,哼了一声。

“汪同学,麻烦你给学校政教处和保卫处打个电话,校长办公室能打一个就最好了。”

说完又对门口的监考老师说:“不好意思老师,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耽误时间了。”

韩行矜半点不心虚,礼貌地说完,对数学老师做出请的姿态来,“不如我们出去解决,不耽误其他同学考试?”

数学老师也是没想到韩行矜一个够了狗屎运的养女还那么嚣张,大为光火,她今天非把这个硬茬拿下不可。

学校相关领导来得很快,正式考试时间还没开始,同学们虽然都在各自的座位上坐好了,但注意力都在窗外,窗边的同学更是不顾春寒,窗户大开。

“怎么回事?说是老师和同学发生矛盾?”

“韩行矜同学怎么又是你?”

来了四个领导,其中两个说。

“张老师觉得我作弊了,不配继续在贵校学习,我认为张老师侮辱了我的人格,希望她道歉。”

张老师补充,“韩行矜之前就在课堂上不尊重老师,今天更是说我不配为师,我认为这种不敬师长的人是不配在我们学校的,况且,她也不符合我们学校的条件了。”

是了,贵族学校之所以是贵族,他的招生条件就拦下了许多工薪阶层,甚至中产家庭的孩子。

除了高昂的学费之外,最严格的是学校对学生的背调。

具体调查明目有些什么,大概学校的老师也说不清,但显然,韩行矜这样的养女严格来说是无法通过背调的。

如果是入学时候,韩行矜是没办法以养女的身份通过背调,但她已经入学了。只要没有严重违反校规,学校是无权开除的。

“我希望学校能把教室的监控调出来,看看当时我有没有作弊的举动。”

“你绝对作弊了!”

“如果没有呢?”

“要么你走要么我走,如果你没作弊,我走!”张老师笃定地说。

韩行矜点头,“可以。”

韩行矜的理直气壮让张老师有一瞬间的迟疑。

“监控并不能拍下你所有的小动作!”

“那你认为你?”

“今天第一场就是考数学,你单独监考,如果能及格,不,如果能做对百分之九十……”

“就说明我没作弊?”韩行矜追问。

张老师点头。

韩行矜看向学校领导,“我答应。”

平时检测小偷小摸抄抄同学的,老师们一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既然闹到学校领导面前了,还有其他班的同学关注,这个事学校想大事化小也不太可能了。

受了委屈涌上来的泪意,韩行矜控制不了,可她可以让自己依然挺直脊背,直视不怀好意的眼光。

“行吧,单独去会议室考试,保卫处去调监控视频,韩同学放心,学校不会随意冤枉任何一个同学。”

一个一直在向其他同学调查情况的老师说。

“小李,你亲自监考,带她去办公楼的小会议室。”

韩行矜在跟着年轻老师走之前,不忘交代,“今天上午教师的监控也要调。”

韩行矜和其他同学同步考试,文科数学,一个小时出头,韩行矜就写完了,交给了监考她的年轻老师。

老师找来了命题组的老师单独阅卷,每个题都印在命题组老师的脑海里,一眼看过去就知道答案对错。

不出十分钟,韩行矜成绩出来了,除了两个大题步骤和参考答案有出入,勉强扣了三分的步骤分,其他地方一点错都没有。

数学老师得知韩行矜不止做对百分之九十,大喊,“不可能,她成绩很差啊,她肯定作弊了。”

“张老师,这次是单独监考,别说旁边没同学,整个会议室除了给她的草稿纸,连张废纸都没有!”

“我不信!那就是她偷题了,提前把答案背下来,要不然不可能!”

“张老师,你这是在质疑学校的安保保密工作。”

“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但韩行矜她绝对不可能都做对。”

已经这样了,韩行矜也不委屈了,“那你说怎么办呢?”

“做理科班的数学题,对,做理科班的,你总不能连理科班的题都偷来背。”

“可以。”

会议室门开着,韩行矜坐在正对会议室门的位置上,时不时有人路过,路过的人都可以看到韩行矜,但丝毫没有影响韩行矜做题。

理科班的数学计算量稍微大了一点,韩行矜多花了些时间,但也只用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就做完了整张试卷。

不出韩行矜所料,这次考试步骤分都不忍心硬扣了,直接满分。

张老师却崩溃了,她还要说不可能,被主任喝止了。

“张老师,你适可而止吧,作为老师,你现在的形象着实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