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第五章 认亲晚宴

第五章 认亲晚宴

韩乔薇只是在养老院听志愿者里李彦思很有钱,出手也大方,不仅经常带着东西来养老院,还经常活动结束了请志愿者吃饭。http://www.gudengge.com/2288640/

从小作为孤儿被失独夫妻收养的韩乔薇其实过得并不好,物质上只能做到温饱无虞。

在她高一结束的时候,她的养父下夜班回家的路上车祸去世了,虽然得到了赔偿,但是都被养母分给了两边的老人,随后养母也吞药自杀了。

一个被收养的孩子,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亲人当然不会管她,而且她已经十六岁了,福利院也不收了,她只能在社会的资助下艰难度日,

知道李彦思出手大方之后,韩乔薇就想着要是自己能成为李彦思的女朋友就好了,至少出手大方。

没想到她不仅攀上了出手大方的李彦思,还找到了有钱的亲生父母。

只是,人心总是不足,吃饱之后就想吃好,找到亲生父母了,就见不得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其他人拥有。

“听说你昨晚闹自杀了?还好及时送医院了。”韩乔薇说,只是怎么听起来全是遗憾呢。

韩行矜想说,还真就没及时发现,要是及时发现了我们两个现在估计正在楼下撕头发玩儿。

“我还以为鉴定最快就是一天出结果呢,后来才知道其实最快的加急是三个小时。”

韩行矜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韩母说韩乔薇明天来,而今天韩乔薇会和李家母子前后脚出现,而韩皓纬又为什么欲言又止。

韩乔薇在韩行矜房间东看看西摸摸,拨弄一下首饰盒又研究一下化妆品。

“也是,我回来了,这么些东西……”韩乔薇手上拿着两串毛衣链,抖得哗哗作响,“难怪要自杀呢,失去了怎么受得了呀,偷了别人十七年的人生。”

说完还小声嘀咕了一声,“一点小偷该有的自觉都没有。”

韩行矜本来还能忍一忍的,她从小被抱错是挺惨的,可是凭什么说另一个受害者是小偷呢,难道是原主主动跑来韩家的吗?

“那么请问,该有什么自觉?东西你喜欢就都拿去。”

可笑,这样的事故里面,两个孩子谁不是受害者,只是自己一个外来者比较看得开而已。

“我错位的人生眼看就要归位了,你呢?”

韩行矜坐在书桌前翻着原主新书一样的教材,光看书本的崭新程度,外界评价韩行矜不学无术、草包一个倒也没有夸大其词。

“我现在挺好的呀,不需要改变什么?你都说了,那么多好东西,失去了怎么受得了。”

韩乔薇气个仰倒,没想到韩行矜不仅没有被激怒,反而能不要脸地承认自己就是不想失去现在的生活。

“韩行矜,如果我是你,我肯定就搬走了,又不是韩家的孩子,赖在韩家干什么呢?”

韩行矜一脸无辜,“可是我听妈妈说,你主动和她说希望我能留下呀,原来你是骗妈妈的。”

韩乔薇嗤笑一声,“和你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

“啊?原来你说话都是反着说啊,那我知道了,你的话得反着听。“

门没有完全关上,韩行矜背对着门,韩乔薇透过门缝注意到投射到地毯上的影子,有人来了。

“妹妹,你这是什么话,爸妈还没查到你的亲人是谁,你不在家里住去哪里,由奢入俭难,现在又是冬天,阴冷的地下室怎么你不会住得惯的,妈妈都说了,以后我们就都有伴了。”

韩乔薇的突然转变让韩行矜警铃大作,“姐姐,你说得没错,我应该懂事一些,好好听爸妈的话,留在爸妈身边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韩行矜话音刚落,房间门就被推开了,“说什么呢?”

“妈妈。”

“妈。”两个人异口同声。

韩乔薇赶在韩行矜说话之前挽上韩母,“妈妈,妹妹想搬出去,我在劝妹妹呢,地下室也不是那么好住的,不要和爸爸妈妈赌气,好好住在家里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比什么都强。“

韩母欣慰地拍了拍韩乔薇的说,“小矜,薇薇说得没错,你要乖啊。”

韩行矜连翻几个白眼才扭头转回来,看着韩乔薇微微低着头,柔柔弱弱地抿嘴一笑,好一朵小莲花啊,难怪暴脾气的原主会最后众叛亲离,落个凄惨下线的下场。

隆冬一月,院子的树都光秃秃地只剩枯枝,可是廊下的各色花卉却在争奇斗艳。

只有十天就过年了,韩乔薇回韩家的第三天,也是韩家设宴对外介绍韩乔薇的日子。

韩家虽然在景城算前五的世家了,但是韩家一向在这方面很低调,往往只是随大流办一个小型商务答谢宴,今年为了韩乔薇,韩家一改往常,赶在了大部分世家和企业之前广发邀请。

之前的宴会韩行矜可以借口身体还不太舒服、太冷了不想出门,让韩乔薇陪同韩母参加,这韩家的宴会,别说韩行矜还要抱大腿安稳度过这半年,就是念在韩家的养育之恩上,也必须得出席。

在和韩家人一起入场之后,韩母带着韩乔薇去认识亲戚、世交,韩行矜拿了点小零食,自觉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塞上耳机。

耳机降噪效果是好,瞬间就清静了,可是通透性也好啊,周围人说话听得那叫一个清楚。

“听说老太太今天都没回来,怕不是对亲孙女有什么意见,难道说……”不远处的休息区两个太太在闲聊。

“别瞎说,韩家这位老太太挺通透的,说老了不管小辈的事了,就真撒手不管了,公司不管家里也不管,这也算是小辈的事了。”

“话是这样没错了,但这也不是小事了啊,难说找回来这个才是假的,毕竟原来那位可是出了名的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史地化政门门稀松,怕不是自己家也觉得配不上李家,找个优秀孩子回来……”

“可别瞎说,不过原来那位我倒是见过几次,还真是丑得让人不想看第二眼,年轻人怎么说的?杀什么,就是那个非主流。”

“杀马特。”说完还捂着嘴笑,“这你都知道,前两天的酒会你没去,韩太是领着找回来这位去的,格调是差了点,也不够大方,但是长得那是真和韩太年轻时候不能说很像,只能说一摸一样。”

又有人来打招呼,两位太太也终止了这个话题,韩行矜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耳机里的课程音频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早就走到她后面的韩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