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8章 第三更。

第18章 第三更。

事实是, 没有拒绝的余地。

翌日大清早, 栖父栖母精神抖擞地敲敲门叫栖妙起床。栖妙已经习惯一睡睡到半上午的咸鱼生活, 耳旁响起门咚咚敲响的声音,让她烦躁不已。她翻了个身, 便听到隔着门来自栖母的呼唤:“霍虞要到啦, 他说你再不起床, 他就来叫你了。”

栖妙:“”

五分钟后。

全身穿戴整齐头发上别着海星小发卡的栖妙啪地一声打开门, 面无表情地走到饭厅。果然如栖母所说, 许久不见的霍虞端坐在椅子上,细长的筷子夹住水晶汤包, 喂入口中, 一举一动优雅从容。

栖妙坐在他对面的位置,开始吃饭。

栖母笑吟吟地说:“妙妙, 乖,要叫哥哥。”

“不要。”

栖妙柔软的手握住汤勺, 缓慢搅动一碗甜粥。她回答的声音干干脆脆,清亮甜美:“我的哥哥只有栖望一个。”

想让她叫霍虞哥哥,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坐在桌对面的霍虞闻言, 轻笑一声。这种笑是他惯有的习惯,没有嘲讽,仅仅只是表示他听到了,并给出一个态度模糊的回答。

栖妙清楚他不在意这些事情。

两人简简单单吃了早饭, 栖父栖母一路目送栖妙坐在后排,把书包放在座位上, 这才依依不舍地同她挥手道别。老俩眼泪汪汪,就像是栖妙要去参军打仗一去不复返似的,栖妙又是好笑又是觉得一阵窝心。

她这潦草的二十多年,倒是在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内感受到楚家从未给过的爱。她望着栖父栖母,心底涌起不舍之情。

霍虞系好安全带,看了一眼后视镜,说:“走了。”

“哦,好。”栖妙朝着车窗外的父母两人挥手作别。还没分开,就已经感受到分离的惆怅。

车窗关上大半,风钻过车窗吹在脸上,温热的阳光暖得好似要令人化开。栖妙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

霍虞安静开车,栖妙安静坐在后排,两人仿佛互不干扰的两个世界。

这时,栖妙忽然问道:“我哥哥到底怎么了”

霍虞说:“工作忙。”

“你不用敷衍我。我知道他肯定遇到了问题。”

霍虞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闻言指尖一点一点,表情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不如我们先讨论一下,栖家的小姑娘怎么也装病骗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栖妙被噎得顿了顿,半晌,她才说道:“是你要拦着我的。”

“你那天,出门是要去见程栎吧。”

“”

栖妙心里一紧。她已经要程栎做事小心再小心,但他们现在的行动受限制,被发现在所难免。霍虞是个人精,栖妙不希望他把靶子放在她身上。

她打开车窗,话语在风声中模糊不清:“不管你的事。”

霍虞不置可否。

红灯停在斑马线前,呼啸的风声渐渐消了。栖妙的长发被吹得有些散乱,她捋了捋头发,有些不耐地望着前方。不知是学校的路远还是时间太过漫长,怎么这么久都没到。

霍虞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手机自带的铃声。栖妙的注意力被他的手机吸引,上面分明写着楚姣姣的名字。

然后,她看到霍虞挂掉电话。

栖妙一愣:“为什么不接”

霍虞:“忙。”

“”

他的态度摆明,不仅懒得搭理楚姣姣,还懒得找借口敷衍栖妙。栖妙眼睁睁看着他把手机放在原有的位置上,对方安安静静,非常识相地不再打第二个电话过来。

栖妙以为,霍虞多多少少是喜欢楚姣姣的。

“不要胡思乱想,小姑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话一出,栖妙忽然意识到霍虞通过后视镜在看着她。他仔仔细细地瞧着她那张清纯的脸蛋,忽地扯起一丝弧度:“你让我想到一个人。”

栖妙装作没听懂似的问:“谁”

红灯转绿灯,后面的车滴滴按响喇叭,霍虞这才收回视线,一边开车,表情若有所思:“算是个,熟人。”

栖妙想,原来在霍虞心目中关于她的评价是“熟人”。他们哪能算熟人呢,说过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两个手指头,他们应该是世界上最陌生的熟人。

两人至此无言。

他的车平稳行驶到学校大门口,停下。

栖妙抱着书包:“还是不打算跟我说他怎么了”

霍虞记得栖望的叮嘱,自然是闭口不言。栖望担心栖妙交友不慎,一直观察着程栎的一举一动,发现程栎在联系一些可疑人士后,又是着急又是生气,加上工作忙碌,耽搁栖妙上学时间,只好让霍虞帮忙送过来。

这段时间栖望一边加班加点忙工作,一边还要查程栎的行踪,工作强度令霍虞都有些看不下去。

只是,这些话都不能对栖家人说。

他们太过热切的关心只会弄巧成拙。

霍虞说:“需要我送你到班里吗”

栖妙:“才不要”

让霍虞送她像什么样子,他又不是她的亲人。栖妙凶巴巴地自己打开车门,挎着小书包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凶巴巴地说:“谢谢了。”

毕竟霍虞是栖望的朋友,她不能太过任性。

霍虞似是没料到栖妙会说一声谢谢,他有些意外地偏了偏脑袋,侧着脸望向栖妙。温热的阳光下,栖妙一条粉色连衣裙,纤细的小腿站得笔直,浅口鞋露出白皙的脚背,那一抹雪白在阳光下晃得人眼晕。

霍虞不禁微微眯了眯眼。

栖妙给霍虞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拎着书包朝教学楼的地方走去。这个点的学生不多,应该是上课时间,栖妙慢悠悠地朝着教学楼走去。

她走到楼下,忽然陷入沉思。

等等,她在哪个班来着

就在这时,东侧的围墙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引得栖妙下意识朝着围墙处望去。在她安静的注视中,几个人翻过墙跳下来,恰好和栖妙面面相觑。

栖妙想,这难道就是

“喂,你们几个学生,是不是翻墙进来了”教导主任下楼,正好抓了个正着。

为首的一个男生一手抄兜,指向栖妙:“不信你问她。”说着,他盯住栖妙,一副不良少年的凶巴巴的模样。他想,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号人柔柔弱弱怪漂亮的,看起来真好欺负。

然后,他心中“好欺负”的小姑娘睁着琥珀色的大眼睛,声音果然如想象中一样又软又好听:“是呢。”

几个男生表情凝固:“”

教导主任立即凶成河豚:“我就知道”

惩罚是不好惩罚的,这几个学生的背景深厚,学校只不过是次次抓不到把柄,口头教训一下。训斥结束,主任和蔼可亲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栖妙,是转学生。”

“啊。”主任的脸上绽放出如菊花般灿烂的笑容,“我等你等了一早晨了。正好,我带你到班里。”

两人走在前面,后面是几个男生跟着。一路上,栖妙都能感受到来自于身后幽幽的死亡凝视。她许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气息,心情愉快极了,对方越是盯着她,她越是轻松自在。

这才是属于她的大染缸啊

身后几人:“”

栖妙被带到三班。班里上自习,还算是安静,栖妙一进门便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高度瞩目。她心里清楚他们这些小屁孩在想什么,听着教导主任的介绍,规规矩矩点点头。

余光瞥见一道冷冰冰的注视,栖妙丝毫不受影响。看来他们非常不凑巧地到了一个班。

她被安排在第一排,距离校霸沉栩十万八千里的位置。沉栩面无表情地路过她身边,停下,冷声道:“你最好小心一点。”

话一出,众人不禁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新来的转学生要倒霉了啊

语毕,他越过栖妙朝自己的座位走去。不料一步没迈开却被绊了一下,咣咣踉跄几下差点儿一跤摔在地上。

当事人栖妙红了眼眶,仿佛被害人似的用眼神倒打一耙。

“你踢到我的腿了。”

沉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总感觉,遇到克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