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5章 “没事儿,程哥哥护着你。”

第15章 “没事儿,程哥哥护着你。”

辛辛苦苦被带回来的头发,栖妙第一时间联系到程栎,好让他快点儿交给大师。程栎表示一切包在他的身上,两人愉快分开。

看到这一幕的老两口:“”

他们愈发开始担心自家的女儿被诱拐跑了。

程栎今天走路带风。带风的不是脚上那双第一次穿的椰子鞋,而是他知道栖妙还在远远凝视着他的背影。

半下午的阳光正好,照在他宝石蓝的兰博基尼上,折射出如宝石般闪耀的光彩。

程栎开车门也是那样潇洒,坐到驾驶座上也是那样潇洒,回头和隔着栅栏门的栖妙挥手的姿势也是那样潇洒。迎着潇洒的日光,他踩在油门上,车嗖地窜向公路远方。

然后。

程栎意识到什么,举起本应该抓着方向盘的手。手掌干净洁白。

他灿烂的笑容瞬间凝固。

“艹,手里握着的头发呢”

栖妙是万万没想到程栎这个猪队友出门就搞丢了头发。她还在期待着过几天,大师就能找出办法好让她回到自己的身体。

这时,栖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她回到自己的身体,那么,占据着她的身体的那个女人会到哪里

“”

栖妙一边浇水一边陷入沉思。她不禁想到一个惊悚的可能性万一对方穿到栖妙的身上呢那岂不是给栖家人带来了灾难

盘旋于心中的顾虑直至临睡前都没能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栖妙翻了个身,怎么也睡不着,便给程栎发信息。

栖妙:“你跟大师联系了吗”

她哪能知道程栎看到消息心虚得很。程栎为了给栖妙交差,短时间又不可能拿到楚悠悠的头发,思来想去,居然拔了一根自己的头发交给大师。

程栎许久才回复:“联系了,你放心。”

栖妙:“好。等结果出来了,我想见一面大师。”若是大师真这么厉害,肯定能想到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最好是能让那个女人回到自己的身体,让一切恢复正轨。

程栎又是许久才回复道:“好。”

程栎突然如此正经,还让栖妙有些不习惯。

栖妙:“你没事吧”

程栎迅速转移话题:“对了,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放回去了。首饰,珠宝,衣服包包,都放在你的房子里。有时间过去一趟”

栖妙倒是想过去。

但以现在的身份,她就是拿到那些东西也用不了。栖望细心到她换一条不同颜色的发带都能记得清清楚楚,更不用提一样陌生的首饰。

栖妙:“不了,你帮我看着就好。”

她不着急。

翌日。

许是心有灵犀,栖妙带着栖妙去逛街,给她买一些首饰包包之类。

这一回不用担心栖妙像个小孩子似的到处乱跑,两人同其他的正常母女一样,手挽着手,一路欢声笑语,栖母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她的一群小姐妹都在等着她带孩子过去见见。栖母想,也是时候让栖妙认认干妈,熟悉她所在的社交圈。

栖妙感兴趣地四处打量。

她现在的穿衣风格与以前截然不同,装饰和穿搭完全相反。一开始栖妙水土不服看什么都觉得难看,现在倒是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穿搭方式,并且开始找到其中的乐趣所在。

两人坐在包间的沙发上,一边喝饮料一边等着导购小姐捧着样式来挑选。

栖妙默默把目光从夸张的几何图形的耳坠上移开,开始打量一些珍珠耳坠和可爱风格的耳钉。

栖母说:“纠结的话,就全部都买了。”

栖妙一愣。

她自己手上也有不少钱,在钱这方面,楚父从小到大都没有克扣过她。但楚父是从来不会这么说的,他只会嫌弃她好看不中用,嫌弃她除了花钱一无是处。

栖妙说:“挑几样就行了,用不完。”

“用不完摆着就行了呀。妈妈叫阿姨给你再首饰出来一间房子,里面只摆首饰和包包好不好”栖母慈爱地揉揉她的头发,“我们家别的没有,钱比纸还多,你最不应该有的观念就是省钱。”

说着,栖母挥挥手叫导购全部打包。

她还得忙着带栖妙看包包看鞋子,哪能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坐在沙发上的栖妙迎接着导购们艳羡不已的目光,乖乖点头。

栖母一开始说是看首饰,看完首饰又看搭配的包包,看完包和首饰,又觉得衣柜的衣服款式老旧没法搭配,又带着栖妙看衣服,看了衣服又得看鞋子,还有发带、方巾

栖妙看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差点儿一条命搭在购物商厦。

这事还没结束。

接下来几天,栖母便开始拉着她如巡演般去关系好的小姐妹家,让栖妙认了一堆干妈。栖妙本就身体虚,回来居然生了一场病,她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害得栖母眼泪汪汪愧疚不已,整天守在房间看着他。

栖望人在挪威,中途听闻栖妙的事,完成手头的工作迅速坐飞机折返回来。

栖妙正睡得迷糊,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人在轻轻触碰她的额头,指尖的触感温柔。栖妙缓缓睁开眼眸,便看到栖望站在床边俯视着她。

栖望问:“你好点了吗”

“唔没事了”

头昏昏沉沉的感觉很难受,好在她已经缓过劲来,应该再有几天就能痊愈。栖妙昏昏沉沉之中下意识地拉住栖望的胳膊,他真切的关心令她感到异常温暖。

她没想到栖望会大老远跑回来,尽管栖望关心的,只是他的“妹妹”,并不是她。但能感受到这样的温柔,栖妙已然心满意足。

栖望回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十指紧扣,却忽然感受到坚硬的异物硌到他的小拇指。

他的视线落在栖妙的白皙柔软的小手上。

小拇指上套着一个简单的银色尾戒。

栖望的动作一顿。

一场感冒终于痊愈,栖妙恨不得出去跑两圈撒撒欢。理智告诉她她还想再活几年,终于终止这个危险的想法。

骨折的楚家两姐妹成为众人茶前饭后的闲余谈资。

楚父也觉得丢人,勒令禁止两人出门,直至她们养好伤。

经历上次一事,楚悠悠的态度骤然冷淡许多,对于栖妙的问候连表面上的客气都懒得维持。栖妙自然是不愿意热恋贴冷屁股,现在也没有如此做的必要。

只是,她向来热情的态度骤然冷却,反倒让楚悠悠胡思乱想,怀疑栖妙会不会在栖望面前乱说话,导致栖望对她的印象变差。

她原以为自己会穿到姑嫂和谐全程无虐的简单模式,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楚悠悠心里的想法,栖妙并不知情。她等待着程栎给出一个结果,程栎却说大师需要的时间很长,让她再等等。

这一等,又是半个月过去,等来一个新消息。

以楚姣姣的名义,要在楚家开一场小型的聚会,邀请的人皆是和楚姣姣关系不错的朋友。一方面是日常社交,一方面也是要在大家面前展示一下两姐妹并非是到阋墙的地步。

楚悠悠没有邀请栖妙,反倒是楚姣姣邀请了栖妙。

栖家人本是不愿意让栖妙赴约。但考虑到栖妙也要渐渐学会融入社交圈,楚姣姣又打电话保证他们玩得不是“特别闹腾”,只是聊聊天玩玩游戏之类,他们这才同意放栖妙出行。

放栖妙出门,犹如放虎归山。

听说程栎也要来,栖妙坐在车上内心一阵虎啸猿鸣,到楚家,司机帮她开车门,她嘚瑟到差点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然后,差点儿摔了一跤。

脚崴的痛苦瞬间让栖妙的眼眶红了一圈。

慢一步的程栎凑巧撞见这一幕,差点儿噗呲乐出声来。他上前一把搂住栖妙的腰,好让她站稳,程栎这才说道:“你没事儿吧脚疼不疼”

栖妙说:“没事。你快松开我。”

以前和程栎关系好,两人没大没小惯了,周边的人也早已习惯他们两人像兄妹似的相处。但她现在是栖妙,若是被别人看到指不定会传出怎样的风言风语来。

程栎不在意地在她脑袋顶上揉:“没事儿,程哥哥护着你。”

“你想死吗”

两人毫无顾忌的亲昵举动被站在门口的楚家姐妹看得清清楚楚。楚姣姣接到栖母的电话,答应来门口接栖妙,同样怕楚姣姣刷好感的楚悠悠也出门等着。

两人目送栖妙和程栎一路上说说笑笑,神色各异。

楚姣姣轻笑一声,那副嘲讽的表情竟有几分相似霍虞:“程栎不是和你关系最好吗,怎么现在换了个人”

楚悠悠紧抿着唇,忽然生出几分危机感。

表面上,她还是一副冷漠的不屑模样:“我不在乎。”

说不在乎都是骗人的。楚悠悠原以为程栎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路人甲炮灰,前些天听楚姣姣提到他,楚悠悠这才神色一凛,意识到她错过了什么。

程栎并非是她关注的对象,她的关注重点是程栎的舅舅,此人的名字楚悠悠印象深刻。正是程栎的舅舅导致霍虞生意上出现意外,霍家都连着遭殃,后期数次坎坷让霍家在翻船边缘。

受到的打击之惨烈,楚悠悠记得很清楚。

原因别无其他,程栎的舅舅正是本文最大反派余赦。

楚悠悠试图跟程栎拉拢关系,以她依稀知道的事情找程栎说话。程栎坐在吧台,闻言也只是象征性地懒懒嗯一声,没有继续接茬的意思。

在楚悠悠想象中这种不懂事的小姑娘肯定不会受那些人喜欢,不料还没过多久,受到热烈欢迎的栖妙被围成一圈问东问西,俨然成为话题中心。

而她,还是被交际圈遗忘的那一个。

“”

楚悠悠试图继续找话题,却见程栎端着一杯果汁走到栖妙身旁硬生生塞给她。他当着所有人面,语气暴躁地说:“她喝不了酒,别乱来。”

笑笑闹闹的氛围瞬间安静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