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4章 “栖望该好好教一教你这只小绵羊了。”

第14章 “栖望该好好教一教你这只小绵羊了。”

回到家的栖妙忽然记起大师的事情,连带着想起还有一个苦哈哈的程栎在苦等。

糟糕。

他该不会还在酒店外面等着吧

栖妙心虚地关上卧室门,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程栎发来的四十八条消息。他不敢给栖妙打电话,只好发信息来表示自己的惆怅之情。

栖妙一条条看下来,直到最后一条。

程栎:我去医院了,勿扰。

栖妙一惊,连忙回复:你去医院干什么出事儿了

程栎:问题不大。被蚊子咬破相了,去看看。顺便说接下来几天都别找我,什么时候消肿什么时候见你。

栖妙:

她连大师都没见到。都过霍虞,每次都坏事,栖妙的脑海浮现那张脸,就止不住地恨得牙痒痒。

大概是天生命里八字不合,霍虞就是她的煞星,走哪哪倒霉。

栖妙咚地一声倒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下一次出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啊,她到底找个怎样的借口才能出门呢

就在这时,卧室的房门被咚咚敲响。

“妙妙,是我。”

是栖望的声音。

栖妙差点儿忘记栖望今晚在家中歇息,明天大清早就得去赶飞机。他的工作繁忙到栖妙看着都发憷,真不知道栖望是怎么忍下来的。

正好,她要跟栖望谈谈出门的事儿。总怎么憋在家怕是要憋坏了。

栖妙慢腾腾地打开门,忽然愣了一下。倚在门边的栖望刚刚沐浴结束,穿着浴衣,黑色的发丝湿漉漉地搭在额头上,摘掉锐利干练的金丝框眼镜,倒显得多了几分柔和。

他说:“我有话跟你说。”

栖妙:“我有话想说”

两人皆是一愣。

栖望:“你先说。”

“不,还是你先说吧。”

栖望沉默片刻,问道:“妙妙想多接触接触外面的人吗”

栖妙眼睛一亮:“想”

“那你要不要考虑去学校,交交朋友”栖妙的交际圈几乎等于没有,直接放她到各种社交场合的举动太过冒险,还不如让她先去学校待一段时间,熟悉熟悉同龄人的环境。

栖望发现她的学习能力极好,按照目前的进度,估计不过半年时间就能融入到大环境中了。

原本关于上学的提议栖望想搁置一段时间,但当他察觉到栖妙越来越不开心,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寂寞而孤独,他便不忍再把栖妙关在栖家的宝石笼里。

“”栖妙的笑容突然凝固。

栖望:“如果你害怕,不愿意的话,我们就不去学校好不好”

栖妙当然不愿意去学校啊

她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再也不用跟一堆同龄的智障勾心斗角,按照栖妙的年龄肯定会把她放到高中,想想就惊悚。

她下意识反应要拒绝,但大脑在顷刻间冷静下来,告诉她这是一个好机会。

上学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能够天天出门,能够接触到许多不同的人,意味着她的出行可能性会更多。而目前,栖妙最需要的便是给她能自由出行的理由。

她知道若是按照现在的状态,再过个一两年,栖望会像对待正常女孩子一样对待她,任由她随意出门。

可是这样的时间太久了,栖妙等不及。

她已经不敢想象再这么下去,冒牌货该把她的身体整成什么样子。

楚悠悠当众给楚姣姣难堪的事情很快传开了。这件事不仅影响到霍虞的颜面,还对东道主邬家造成不好的影响。听说楚悠悠被禁足在家中,栖妙听着都觉得丢人。

她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未有如此高的频率出现在各种社交圈的八卦中。

栖妙郑重其事地点头:“好”

看着她小脸严肃,一本正经的模样,栖望不由失笑,揉揉她的脑袋问:“腿还疼吗”

栖妙心里怒吼着莫挨老子表面却是一副乖巧听话的妹妹形象,眨巴着眼睛摇头。

“不疼了。”

翌日,程栎又给她发来信息。

程栎:大师说了,要你们两人的头发。

栖妙陷入沉思。她的头发好弄,楚悠悠的可不容易,得想个办法接触到对方。

楚悠悠被禁足,最好的方式当然是

“噗”

“噗”

栖家二老正在喝粥,闻言差点儿喷出来。他们以极快的反应阻止这不优雅的动作,纸巾一拿一按,动作迅如闪电,完美地避免一场灾难。

栖妙点头:“我要去楚家拜访。”

栖父栖母的表情就像是自家女儿想不开要去垃圾收容所找朋友似的,惊恐万分,连忙摆摆手阻拦她。

“妙妙我跟你讲吼,他们家的人脑子都有问题的。”

“就是,一个个没好心眼,坏得很。”

“你过去就是柔弱的小绵羊入了狼群,万一受到伤害怎么办啊”

两人为了阻止栖妙,开启嘴炮模式疯狂吐槽楚家的人,尤其把楚悠悠当做重点攻击对象,听得栖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栖父说的嘴干,目光瞥见栖妙的小动作,不禁疑惑地问:“妙妙,你为什么在抠桌子”

栖妙扯起僵硬的唇角,幽幽地说:“手有点痒痒,对不起。”

回到房间的栖妙拿起可达鸭一阵暴风雨式狂揍,揍得她满头大汗,脸颊绯红,才泄了气似的仰躺在床上。

栖父栖母也是为了她好才这么说啊。

想到这里,栖妙给程栎发信息:“我明天去一趟楚家,你准备准备吧。”

程栎:“好。你要小心啊。要不要我到时候去助阵”

栖妙:“不用了。”

她总有种预感,程栎去了指不定会添乱,还是让他守住阵地比较好。

栖妙去楚家的消息传到楚家上下,一个个震惊不已,根本不相信是怎么一回事。两家就差互相扔臭鸡蛋烂番茄,交情坏到掩饰都懒得掩饰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从没想过栖家人有能踏足这里的一天。

栖父栖母坐车把栖妙送到楚家的家门口,就像是要把女儿送出去祭祀河神,老俩如丧考妣,坐在车上就一直唉声叹气。

他们给栖妙塞了一瓶防狼喷雾,细心教她该怎么用,听得栖妙一头黑线,郁闷不已。

她挎着小挎包,谁能知道粉粉嫩嫩的小兔子挎包里装着一瓶辣椒水。

栖父栖母半步都不愿意踏进楚家,只是连声叮嘱栖妙有什么不对就立即拨打110,千万不要犹豫。

栖妙:“”

楚悠悠站在大门口等她。相比栖家的低调,楚家的别墅要豪华得多。这里是栖妙待过十几年的地方,她对一草一木都熟悉万分,看到门口站着楚悠悠,栖妙飞快收回目光,宠着她露出笑容。

“悠悠。”

说实话,叫自己的名字,把自己当成陌生人,这种感觉还挺奇怪的。

楚悠悠大概意识到目前四处树敌,只有栖妙是一心一意为她好。她把栖妙当做小姑子似的相处,态度非常客气地领着她进了门。

栖妙克制着自己东张西望的动作,规规矩矩地跟着楚悠悠四处参观。

客厅,休息室,房间

栖妙闭上眼睛都能记得这些地方所在的模样,反倒是楚悠悠有些不熟悉,还需要犹豫片刻才能领着栖妙继续向前走。

栖妙想,只要她到了楚悠悠的卧室,找到她的梳妆台,上面肯定有楚悠悠掉落的头发。

她捡起来偷偷藏起就好。

栖妙心里美滋滋的,心想自己果然是个天才。

楚悠悠:“我的房间就不用参观了,没什么可看的。”

栖妙:“哈”

楚悠悠说:“想喝下午茶吗我带你去坐坐。”

栖妙:“不用,我能去你的房间休息休息吗”

楚悠悠:“不能。房间正在装修。”

栖妙的笑容凝固。

竟然装修

楚悠悠:“之前的装修风格太难看,所以我找人重新设计,过段时间就能弄好了。”楚父不让她走,她就想办法在家里折腾,直至他们都受不了她为止。

栖妙忽然对自己的审美产生质疑。楚悠悠该有多不喜欢她的布置,才会把所有东西都换得一干二净

正说着,大门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栖妙回过头,惊讶地发现居然是楚姣姣。想必最近巡演结束,整个人也闲下来无事可干。她穿着一袭改良式旗袍,温柔典雅,楚楚动人,远远朝着栖妙微笑。

栖妙对楚姣姣的存在敏感得很,她不禁皱起眉头。

楚姣姣说:“妙妙过来啦。怎么样,走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休息”

栖妙的注意力都放在楚悠悠的头发上,整个人有些心不在焉,楚姣姣问了几遍才回过神来。

楚悠悠已经把她当做未来的小姑子,自然是怎么温柔怎么来,装作没看到楚姣姣似的拉着栖妙走开。

身后的楚姣姣倒是没生气,只是唇角的微笑有些凉。

楚悠悠带着栖妙喝下午茶,不经意就把话题朝着栖望靠拢,栖妙当然不希望她对栖望产生任何不应该有的情感,拼命把话题扯开。

或许是栖妙的态度表现得太过明显,楚姣姣一开始热情不已,到后面就有些意识到栖妙的潜意识,笑容也渐渐僵硬。

果然,就连栖妙这样单纯的小姑娘和那些人也没什么区别。嘴上说着大家都是平等的,心里却把所有人分成三六九等。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栖妙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地赶人。她还没找到捉头发的机会,便看到楚姣姣出现在客厅。尽管她心里讨厌极了这个女人,依然露出善良无害的笑容,跟楚姣姣打招呼。

这一举动对楚悠悠来说,无异于鲜明对比。

栖妙对她冷落,是因为怕她成为栖妙的嫂子;栖妙对楚姣姣热情,是因为楚姣姣是她哥哥朋友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