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3章 楚姣姣是故意的!

第13章 楚姣姣是故意的!

栖妙反应极快,她朝霍虞眨巴着眼睛,一副单纯善良无害的小白花模样:“我我去了趟洗手间,正准备回去。”

“那你走反了。这条路朝大门方向。”

“啊,那是我记错了吗”栖妙不愿意放弃,继续装傻。

“没关系,我记得路。”

“”

栖妙不明白霍虞这种从不爱多管闲事的人为什么要跟她死磕。她忍了又忍,看霍虞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心知自己这会儿想出去是完全不可能了。

栖妙讨厌霍虞是有原因的。

总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场合,说着不合时宜的话,不懂得什么叫做见好就收。

霍虞拦在走廊中间,栖妙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两人对峙之际,她忽然变了表情。她蹙起细细弯弯的眉毛,一手捂住胸口,身体抖抖索索地半蹲着,如虾子般蜷缩。

霍虞眼神一变。

他大跨步上前,几步便走到栖妙的身旁,扶着她的手腕:“药在哪”

栖妙痛得整个人都发颤,使劲摆手,指着掉在地上的包。

霍虞松开手,拿她的包。这时只见栖妙方才痛得站不起来的表情瞬间变为狡黠得意,她趁着霍虞没了防备,飞快地朝着大门口跑去。

他下意识地想搂住她,手指掠过柔软的纱,如风般转瞬即逝。

然后。

如风一半的女子啪叽一声摔倒在地上,滑了一米远才停下来。

栖妙:“”

霍虞:“”

大概是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两人皆是懵了懵。栖妙的膝盖痛,手掌痛,不禁大脑思考,生理性的泪水哗哗向外冒,止都止不住。

她努力克制自己疯狂飙泪,越是克制眼泪流得越厉害,抽抽搭搭哭得一颤一颤。

栖妙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就是摔了一跤有什么可哭的啊啊啊啊

“别哭了。”

头顶响起霍虞的声音。他半蹲在栖妙的面前,拧着眉头,抽出纸巾来给她擦眼泪。他从来没给别人擦过眼泪,用的力道有些大,疼得栖妙止不住向后仰头。

偏偏栖妙的胳膊被他抓着不放,她使劲地推了一下霍虞的手,想让他松开,不料慌乱之间推错地方,手掌啪地打在他的下巴。

霍虞的下巴剃了胡须,看起来白白净净,却依然扎得慌。

这啪地一下就像是甩了一巴掌,就连栖妙也愣住了。

霍虞狭长的丹凤眼细细瞧她的表情,捕捉到她竭力隐藏的震惊和无措,忽地扯起一抹弧度。只是分辨不清他的笑是否有温度,倒像是皮笑肉不笑。

“挺好的。今天体会了两件从未感受过的事情。”

晚宴进行一半,闲言碎语便传开了。

有人说,霍虞看上栖家的小公主,在楼道轻薄未遂,反而被打了一巴掌。传到楚姣姣的耳中,她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她知道霍虞不是这种人,但放任流言随意传播,于她而言也不是好事。

楚父让她务必好好抓住霍虞的心。

只是,连她都不知道霍虞的心到底在哪里。

此刻当事人栖妙正在房间里休息,被医生从上至下检查个遍。只不过是破了点皮,栖望就跟她被打残废似的,脸色差得吓人。

栖妙知道,她今天是甭想离开栖望半步。

这样不自由的日子,到底到哪天才能结束啊。

栖妙在心里唉声叹气,把还在门外耐心等待的程栎忘得一干二净。比起酒店里人头攒动,觥筹交错的盛景,外面就显得冷清多了。

程栎站在约定好的地方,看了一眼时间,继续耐心等待。

栖妙说她马上就出来,应该等会儿就快了。

一阵风吹过。

“艹又是一个蚊子包”

酒店大厅。

楚悠悠吃了点儿小食有些渴,自顾自地端起一杯香槟喝。无聊的夜晚很难打发,她真是不懂这些人穿着昂贵的衣服,浪费巨额的钱财消磨时间是怎样一种心理。

无聊透顶,整个聚会都无聊透顶。

楚悠悠看不到栖望,估摸着应该是陪妹妹去,心下不禁有些失落。她忽然记起上次栖妙约她来栖家玩,她当时拒绝得干脆,若是下次再邀约,去栖家倒也无妨。

“怎么在这里不说话呢。”

背后传来楚姣姣从容不迫的询问,于她而言,楚姣姣就像是一道阴魂不散的幽灵。

楚悠悠不耐地别过脸:“跟你无关。”

“怎么就跟我无关了。”楚姣姣露出微笑,走到她面前,声音低到只有两人才能听见,“你看你闹得这样难堪,现在别说次一点的世家,就连小门小户都看不上你。

为了让你还有点价值,爸爸已经给你找好下家,应该很快就谈妥了吧。”

楚悠悠惊愕地瞪大眼睛:“你胡说什么”

都二十一世纪,哪来的包办婚姻,简直胡说八道

“嘘,别吵哦。爸爸找人来收容你真是不容易呢。”楚姣姣端起一杯香槟,差点儿就能抵在她的脸上,“那就提前祝你订婚快乐。”

“碰”

楚悠悠气愤到一巴掌挥开她的手。偏偏楚姣姣没拿稳,一杯香槟泼在楚姣姣脸上,周围的人这才转过身来望向声源处。

以他们的角度,倒像是楚悠悠盛气凌人把香槟泼在姐姐脸上。

恰巧邬家小女儿站在台上,本应该是聚光灯焦点的成人礼,瞬间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楚家姐妹身上。

楚悠悠清清楚楚地看到,楚姣姣唇角的笑容很冷。

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楚姣姣是故意的

“两位姐姐,你们没事吧”身后响起一道稚嫩的真诚询问。

两人皆是一愣,便看到栖妙拿着纸巾走上前,笑容纯真,异常美丽:“香槟也会喝醉的哦。我们去洗手间处理吧,别打扰到大家。”

楚悠悠连忙接过话茬:“好好,谢谢你。”

紧张的气氛瞬间化解开,把事情归结在喝多了的原因上,好让大家不再对两人的关系胡乱猜测,栖妙是大功臣。

楚悠悠因为这件事非常感谢栖妙。当她看到栖妙身后面无表情的栖望正盯着自己的妹妹,丝毫的余光都没有分在她的身上,心中便有一股说不出的酸涩滋味在噗呲噗呲地冒着泡。

楚姣姣没想那么多,以为只是巧合。她的目光在楚悠悠身上打了个转,又顺着楚悠悠的目光望向栖望,唇角的笑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