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1章 “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第11章 “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打从上次帮助楚悠悠之后,她对栖妙的态度便好了许多。

栖妙心里想,谁能有她这样郁闷。不仅不能把用着她身体的人怎么样,还得捧着对方,免得对方拿她的身体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冒牌货似乎对栖家十分感兴趣,言语之间不经意便会提到栖家,问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栖妙知道的就说,不知道的就瞎编。

问着问着,就不对味了。

尽管楚悠悠已经掩饰得相当好,栖妙从小在各种交际圈混大,怎能感觉不到她的话中有话。楚悠悠关于栖家的话题一不小心就会扯到栖望的身上,还会打探栖望平日里的爱好,看样子是对栖望相当在意。

栖妙想,楚悠悠该不会是对栖望有意思吧

别人喜欢栖望她都可以不管,但是用着她的身体,就绝对不可能跟栖望有任何进一步的接触。栖妙脑补出栖望搂着她的身体亲亲我我,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

“”不行,她必须要斩断那个女人的念想。

栖妙心里乱得很。

到现在,她还没有勇气向栖家人开口。原以为在这个身体待几天就能回去,原以为或许这些只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梦境,谁能想到竟然装着装着就装到了现在,未来一筹莫展。

栖妙拿着浇水壶给花浇水,这么些天过去,幼苗一直没长出来,或许就真的不会再长了。

那她呢。

难道她要一辈子用着栖妙的身体吗

栖妙不由握紧了浇水壶,心想,给她一次机会尝试一下,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回去,她就向栖家人坦白这一切,说清楚

“浇太多水了。”

后背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伴随着提醒,栖妙的柔软的小手被覆住,紧握在他的手心。栖妙被突如其来的提醒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是栖望回到家了。

他的衬衫纽扣抵在她的后脑勺,有些硌得慌,令栖妙下意识地想别开脸,却被栖望的大手按住左侧肩膀。

隔着薄薄的纯棉布料,他的手掌温热:“别乱动,小心摔倒。”

“哦好。”

栖望专心致志地浇水,傍晚的温柔日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他黑色的短发染上暖色的光晕,好看得不像话。

栖妙有些别扭地想挣脱栖望的大手,无奈她的劲儿实在是太小,根本挣不脱。

“最近药有在好好吃吗”

“嗯,医生说状态比之前好一些了。”

“在家里待得无聊吗不过没事儿,下个月,你就能认识一些新朋友了。”

新朋友

栖妙还没琢磨出味儿来,栖望又继续说道:“买了一条小狗陪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栖妙是挺喜欢小动物的,但她原来的身体对动物毛发过敏,没办法亲近,因此当栖望询问的时候,栖妙迟疑几秒。

她的迟疑被栖望误会成害怕动物会伤害她。

“别怕。”栖望轻声安抚她的情绪,晚风中的音色是沉醉的温和。

“哥哥在。”

栖望口中的“小狗”,可以说是非常之小,小到栖妙都可以骑上去溜圈。

栖妙盯着面前一米多高的温顺大金毛陷入沉思。

敢问栖望对“小狗”有什么误解

金毛被培训过,性格温柔又亲人,任由栖妙怎么摸都不反抗,还会轻轻舔她的手掌心,尽管很快有阿姨把栖妙的手擦得干干净净。

如此漂亮的金毛,还可以尽情摸摸抱抱,栖妙很快就把一件重要的事情抛到脑后。

于是。

当狗头军师程栎从家里跑出来之后,欢脱地给栖妙发了信息,却在大门口戛然而止。

他忧郁地隔着栅栏门一米多远,大门里有一条一米多高的大狗蹲在石板路上,和他面面相觑。

程栎:“妙妙”

程栎怕狗,尤其是大型犬,因为小时候人见人嫌狗见狗嫌,被一条大狗咬伤过手腕,直至现在手腕上的月牙形伤疤一直没能褪。

栖妙这才意识到栖望给她送大狗的用意为的是防门外的狼。

她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要不,你进来试试狗很温柔的。”

程栎烦躁地揉揉头发,望着栖妙那张脸,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咬咬牙,狠了狠心,说:“成吧这狗叫什么名字我跟它套套近乎。”

“狗。”

“我知道是狗。我问它的名字”

“狗啊。”

程栎:“”

栖妙:“我的意思是它的名字就叫狗。”

程栎:“”

程栎:“你以后养猫是不是叫猫”

栖妙露出鄙夷的表情:“谁养猫会叫它猫,你真没水平。”

程栎:“”

为了跟狗套近乎,程栎竭力露出善意的微笑,试图让自己的手指不再颤抖。他不愿意在栖妙面前丢人,即使已经知道栖妙壳子里就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姐们儿,却依然不妨碍程栎看一眼心跳加快一分。

他就是吃栖妙这副奶凶奶凶的童颜萝莉样啊

程栎离金毛近了,方才还温顺趴在地上的大狗猛地站起来,吓得程栎一路“哎哟卧槽”接着又连骂好几句三字经。栖妙看得好笑,憋不住吭哧吭哧笑出声来,笑得眼泪花直冒,她笑到差点儿岔了气,一手捂着腰一手擦眼泪。

笑着笑着,没声儿了。

程栎呆呆望着她,忘了自己方才的窘境,万年厚脸皮居然透着淡淡的赧色:“妙妙,你笑起来真好看。就跟个小仙女似的。”

栖妙笑容凝固:“不是说了,别对我发骚吗。”

“”

为了让谈话快些进行,两人终于决定就这样隔着大门聊天。确定他们的声音不会被监视器录下来之后,栖妙倚着大金毛坐在地上。

她小声问:“你那边怎么样”

“你别说,还真的有这号大师。”程栎眼睛一亮,“我也是听别人介绍的,说是特别灵,专门治离魂的症状。”

“绝对靠谱”

“绝对靠谱”

程栎抬头看了一眼监视器,嗓音压得更低:“你现在不是出不了门吗这周的宴会让栖望带上你,到时候找个空子,我带你偷偷溜出去见大师,让他看看。这事成不成”

栖妙没想到程栎动作如此迅速,她露出满意的笑容,朝程栎比大拇指:“我找你果然没错。”

“那当然。”

程栎看着她,一颗小心脏仿佛在碧波荡漾,他情愿溺死在这片名为栖妙的湖泊中。世间再也没有如此奇妙的感觉,哪怕是最刺激的一场赛车比赛也无法抵得上此刻急速的心跳。

“我要死了。”

正在摸大金毛的栖妙:“什么”

程栎一手拄着下巴,朝她露出笑容。他今天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和aj,少年气十足,蹲在地上朝她笑的时候,小酒窝能甜死人。

栖妙:“你又开始发骚了。”

“”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程栎把话题拉回到安全区,“你的东西不是被那个女人卖了吗我给你买回来了。”

“啊,真的吗”栖妙露出惊喜的表情,随即又意识到这笔花销恐怕不便宜,“收下这些东西,至少得花一千多万吧”

“你放心,她不识货,被别人坑了,卖的价格还不抵市值五分之一。”

栖妙肉痛:“居然连五分之一的价格都没卖到那你花了多少钱”

“一毛没花。”

程栎挑了挑眉:“她转手的店铺和房地产开发商,都是我小舅旗下的产业,方便得很。”

栖妙差点儿抑制不住欢呼声。她的小手穿过栅栏,抓住程栎的手腕,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晶莹的亮光:“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程栎装作不经意地回握住栖妙的小手。

“我也是这么觉得。”

结束一场视频会议,栖望坐在椅子上歇息片刻。他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手机,便看到有人给他传来一段录像。监视摄像头的录像很清晰,以俯瞰的角度恰好将两人的身影完完全全地收容进去。

隔着栅栏,两人面对面说着话,不知谈到什么,栖妙竟然上前主动握住程栎的手不松开。两人四目相对,皆是满眼羞赧的笑意。

场景美得像一幅画。

“”

手机突然跳出来电显示的名字,“妙妙”二字在屏幕上闪现,提醒着他接电话。

栖望沉默片刻,接通电话。栖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软绵乖巧,和他汇报着今天都做了些什么,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拐到这周的宴会上。

她说,听楚悠悠说这周末有一场宴会,她想去凑热闹,还想去见楚悠悠。

平日里栖妙如此细声细气地撒着娇,栖望早就不假思索地答应。

今天倒好,栖望半晌没出声。

隔着话筒没得到回应,栖妙有些疑惑地叫他:“哥哥”

栖望的声音很淡:“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