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9章 扑街。

第9章 扑街。

继第一次会谈结束,栖妙和程栎正式结成联盟,由程栎主外,负责放风传递消息,栖妙主内,负责指挥下一步的行动和决定。为了保密性,他们决定把那个女人的名字换为代号“嘤嘤嘤”。

在别人眼里,事情就不对味了。

眼睁睁看着打从程家小子找过栖妙一回之后,栖妙一听到手机消息的震动便眼睛闪亮地迅速拿起手机,偶尔不小心看到手机屏幕,上面明晃晃都是程栎的名字,栖妙有时也会避开他们偷偷打电话,作风行为像极了早恋的少女。

这一行为可把栖父栖母担心坏了。

栖妙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她还单纯,年纪太小,又缺乏许多的生活常识。程栎本性不坏,却也不适合栖妙这样的乖孩子。

晚上,一家三口气氛和谐地吃着饭,忽然传来一阵手机嗡嗡的震动响声。栖母离得近,余光瞥向手机亮起的屏幕,便看到来自程栎的信息。

程栎:“嘤嘤嘤打算离开家了。”

栖母:“”

栖妙一惊,也顾不得继续吃饭,撂下筷子说一句“我吃饱了”,便飞快地跑到卧室去给程栎打电话,徒留老俩面面相觑。

栖母:“这小子离家出走,给我们妙妙说什么”

栖父脑洞比较大:“他该不会想把妙妙一起拐跑吧”

栖母:“给栖望打电话。”

近些天栖望忙于工作,连回来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偶尔趁空闲打个电话,询问最近的情况。

栖妙跟程栎有联系的事情他清楚,但并不知道两人关系愈发密切,栖父栖母也是怕以栖望严厉的性格必定会棒打鸳鸯,也就没有多谈,他们只想让栖妙多交几个朋友,哪怕是像程栎这样不着调的朋友。

现在倒好,两人居然谋划着一起私奔

电话一接通,栖母如倒豆子般把事情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还不忘解释自己对私奔可能性的猜想。电话那头的栖望沉默片刻,说:“我知道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栖望和秘书两人,原本正在交代接下来的日程安排,中途接了个电话,秘书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栖望示意让他等会儿,继续给另一个号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栖望沉默。

他挂断电话,握着手机望向落地窗。办公大楼的视野极好,从这个角度俯瞰,可以看到桐城大半的繁华夜景和江面。

栖望等待着,秘书也在一旁傻等。

两分钟后,他重新拨通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

十分钟后。

办公室里再次响起正在通话的提示音。秘书的脚都要站麻了,如惊弓之鸟般盯着栖望瑟瑟发抖。不是因为站立的时间太久,而是以栖望为中心每打一次电话就无限放大一次的糟糕情绪令他不由自主地绷紧神经,浑身僵硬。

这是他跟着栖望的第五个年头,却是很久都没有见过栖望有如此臭的脸色。

秘书想,不论电话那头是谁,肯定都得完蛋。

栖望沉思良久。

他把手机放在桌上,别过脸望向秘书,秘书抖了抖,小心翼翼地谨慎发问:“您要我做什么”

“帮我联系

余先生。”

栖妙一个电话就打了将近半小时。她跟程栎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但总能你一句我一句啰嗦个一两小时,还互相嫌弃对方浪费自己时间。

说了这么长时间,中心主旨只有一件事:

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拦楚悠悠离开楚家。

既然对方想要金钱潇洒的同时还想要自由,那只能用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只能选择一样。程栎想了半天,决定拉着对方好好谈心,把事情分析清楚,免得对方在外面吃苦头,害得他们也担心。

栖妙表示,如此重要的任务只能拜托程栎了

“咚咚咚。”

门外响起栖母温柔的声音:“妙妙,我能进来吗”

“哦,好。”栖妙瞬间从翘着二郎腿的大姐大姿势变成端坐在床上,还不忘顺手捞起床上的大白玩偶抱在怀里。

栖母打开门,便看到乖巧温顺如小绵羊的栖妙坐在床上,洁白的小脚丫晃啊晃的,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使劲揉两下。

她端着一盘新鲜的草莓放在床头,坐在栖妙身旁,笑意冉冉地说:“我能跟你聊聊天吗”

“好啊。”只是,聊什么呢

栖母花了几个小时时间讲述一大堆古代的传奇和故事,太平广记、聊斋志异、搜神记轮着来,引经据典洋洋洒洒,文学底蕴可以说是相当丰厚。

听着听着栖妙便明白她什么意思了。栖母讲述的故事无非围绕着几个方面穷小子拉大家闺秀私奔的凄惨结局、私相授受的傻白甜大家闺秀被骗被小三插足、社会经验少的大家闺秀被油嘴滑舌的男人蒙骗

栖妙听得脑袋都大了。

好不容易等到栖母讲得心满意足,端着一盘几乎没动过的草莓离开,栖妙猛灌几口水,满脑子都是王宝钏在寒窑里如何苦等薛平贵的凄惨经历。

对了,程栎那边

几小时没看手机,还不知道程栎有没有成功地完成任务。栖妙拿起手机,屏幕解锁,便看到程栎的几条信息。

“放心,我马上出发。”

“我小舅说要晚上找我谈谈,管他的,问题不大”

“我好像要被关禁闭,没事儿,我先干完这一票,问题不大”

“有人来抓我了。艹。不过问题不大”

“我离楚家很近了等会事成给你发消”

看到最后的乱码,栖妙一脸问号:“”

最后一条消息是两小时之前。两个小时了,程栎还没有回复信息,栖妙有种不祥的预感。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22:03,这个点程栎是肯定不会睡觉的。栖妙握着手机犹豫几秒钟,还是决定给对方打个电话。

“嘟、嘟、嘟”

同一时刻。

程栎的卧室被拉起窗帘,开着亮灯,房间里随意扔着价格昂贵的模型和各种各样型号的耳机,两条床单被系成长条,一侧扔到玻璃窗旁,看作案现场应该是要逃跑。

而始作俑者正恹恹地坐在床上。

他的对面是一架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身旁是精神矍铄的管家,拿着毯子披在对方的膝盖上。

正在这时,程栎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我的小宝贝呀小宝贝呀”

欢乐的铃声和此刻低沉的氛围格格不入,程栎眼巴巴地张望着,只想管家把他的手机换回来。只见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伸出手,管家便把手机递给他。

下一秒,接通电话。

房间里响起一道低哑的嗓音:“喂。”

电话那头的栖妙愣了两秒,脸色一变,立即如见鬼似的飞快挂了电话。

完了,程栎又被抓了

她认识程栎这么多年,知道程栎一犯事就会被关几天。她从来不敢去余家,更没有和程栎的舅舅打过正面招呼,比程栎表现得还怂。

程栎第一次出使任务,扑街。

“”

栖妙坐在床上思考片刻,忽然不着急了。她突然想到,以楚父的尿性,是肯定不会让对方跑远的。而让对方哪都走不了的办法就是

楚悠悠离开楚家,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论是老谋深算的楚父,亦或是看不出情绪的楚姣姣,都让她疲于招架,和他们说话每次都得拿出百万分精神,这让她异常厌恶起楚家来。

她算着账上的钱,坐在的士上决定先找个旅馆住一晚,然后买飞机票出去玩一趟,再考虑去哪个城市买套房定居。

司机停下车,说:“您好,酒店到了。”

楚悠悠进入酒店大厅,她预约好最豪华的总统套房和spa服务,就是为了体验一下有钱人的生活。身份证和银行卡被前台接过去,没过多久,前台抱歉地说:“这位女士,还有其他的卡吗,这张卡刷不了。”

楚悠悠吃了一惊:“怎么会”

她又翻出两张卡递给对方,只见前台拿卡刷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不行呢。不好意思。”

楚悠悠拿起手机,便看到滴滴显示扣费失败。

怎么回事

她连忙查询,发现自己的所有银行卡都被冻结,一分钱都用不了。

楚悠悠慌了神,眼看着前台小姐的眼神愈发的不对劲,她翻了一遍联系人,没有一个人能够信任。楚悠悠咬咬牙,还是点开对话框发信息。

“栖妙,我能向你借点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