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5章 ……她没脸活下去了。

第5章 ……她没脸活下去了。

栖妙对于万众瞩目的场面见怪不怪,她神情自若地挽着栖望的胳膊,迈着小碎步,缓缓朝着大厅走去。栖望一身浅灰色西装,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温文尔雅,俊美绝伦,似是怕妹妹害怕,他的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以示抚慰。

站在众人的角度,栖家人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娇小轻盈的一抹白色吸引过去。

他们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栖家人愿意把这么一个痴傻十几年的小姑娘当做宝贝疙瘩疼。

实在是太好看了。

被藏得严严实实的栖家姑娘依着兄长,脸上脂粉未涂,对于她明艳清纯的脸来说,稍作修饰便恰到好处。最美的还是那双漂亮的眼眸,琥珀色的眼瞳在灯光下折射出澄澈而浅淡的光彩,仿佛蒙着一层柔软湿润的雾,波光流转,看谁的目光都是软绵绵的。

然而此时此刻,实际上栖妙正在试图用目光杀死人,她的内心活动是靠,用我身体的王八蛋在哪

其余人:小姑娘看谁都是怯怯的,真可爱 w

即刻有宾客上前打招呼,笑意冉冉,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栖妙身上,心里暗暗称奇。

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栖家的门第和栖望的能力,再过几年,栖妙长开了,恐怕提亲的人能踏破门槛。

栖父栖母平日在家招猫逗狗,十足的平易近人,今晚换上正装,一位是风度翩翩老绅士,一位是雍容华贵的贵妇,举手投足尽显大家风范。

“妙妙,这是你陈阿姨。”

“这是你范叔叔。”

“这是”

栖妙一进来就在找“自己”的身体在哪里,正试图挣脱栖望的束缚,就被栖望拉住。他摸摸她的头顶,神色温柔:“乖,别乱跑。”

瞬间,栖妙敏锐地感受到来自一群名媛羡慕嫉妒恨的直勾勾的目光。

栖妙:“”她才不愿意被栖望摸头

按照他这个频率,再浓密的头发过几年都得成地中海。

栖妙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发量了。

一场轮下来,栖妙赫然成为交际的焦点,宴会的东道主白氏夫人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言语之间一副只想把栖妙揣回去的慈爱。

栖母笑眯眯地允诺下次会去做客,届时一定会带上栖妙。

栖妙心里默默把这些人过了个遍。

昔日的对家栖家,跟楚家争夺资源的白家,范家,有过商业纠纷的周家个个都是眼光毒辣的老狐狸,一个赛一个的人精,望向她的时候就好像要从上至下剥个干干净净。好嘛,她现在就是单刀赴会,独身敌营中。

栖妙淡定表示,她心态好,问题不大。

栖望的脚步顿了顿,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妙妙,你的手是在抖吗”

栖妙:“”

好不容易脱离交际圈,栖妙正要找个理由开溜,迎面又撞上几人。

“哟,望哥,这是你的妹妹”

“今天终于见到了,平日里捂得严严实实还不让人看到。”

调笑的话语之间,两名年轻的男宾走上前。栖妙瞟了一眼,发现都是平常不怎么打交道的人,她果然跟栖望犯冲,就连交际圈也完全相反。

他们两人看到栖妙,眼睛亮了亮,丝毫不掩饰对栖妙的兴趣。倚在栖望身旁个头娇小的女孩子,白白软软,怎么看怎么可爱,若不是怕栖望生气,早就上去动手揉两下。

“叫哥哥。”

“我是你周渊哥哥。”

“那我就是陈哥哥喽。”

栖妙在心里磨了磨牙,使劲瞪他们一眼,两人先是一愣,随即发出调侃的笑声:“望哥,你妹妹害羞了。”

害羞你个五香麻辣七彩螺旋屁

栖妙内心恶龙咆哮。

栖望的表情纹丝未动,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朝怀里带了带。栖妙被迫靠在他的胸前,头抵着他硬邦邦的胸膛,浑身上下被笼罩在独属于栖望的气息中。他今天喷了香水,木质调加上柑橘的清香,好闻得紧。

头顶响起栖望清晰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话语,胸腔微微震动,仿佛在栖妙的脑袋顶上弹一曲悠扬的小曲。

“她的哥哥只有我一个。”

两人相视一眼,无奈耸肩:“行行,不跟你争这个了。”

他们几人开始聊生意上的事,栖妙借着肚子饿的名义,好说歹说脱离栖望的束缚,自己迈着小碎步朝女宾多的地方走去。她不动声色地东张西望,四处寻找“楚悠悠”的身影。

栖妙所到之处,周围众人的目光便纷纷转移到她的身上。

栖妙还在东张西望找人,突然,她的视线落在某处,脚步唰地停下,整个人就像是遇到危险的猫儿似的,随时在炸毛的边缘。摆着满满当当精致甜点的餐桌旁,隔着约莫两三米,赫然是用着她的身体的“楚悠悠”,背对着她正在同另一个人僵持。

和那个冒牌货僵持的,居然是她玩到大的狗头军师程栎。

栖妙一惊:“”贼人

栖妙想,如果楚姣姣有脑子,就一定不会让这个女人穿成这副鬼样子出来。廉价的白裙子真是要命,她什么时候穿过白裙子疯了吗这身打扮简直是在给她丢人。

大红唇没有了,涂的事见鬼的咬唇妆,她的波浪长发也没了,她的高跟鞋,她钟爱的首饰,甚至

她平日里都会戴着的尾戒,也没了。

周遭传来窃窃私语。

“听说那楚悠悠当众说自己以前品味妖艳媚俗太糟糕,自己都嫌弃自己呢。”

“还说什么之前是她愚蠢没脑子,现在不会再这样了。”

“她说她自己出车祸忘了点事情。”

“谁知道啊,或许就是想甩锅吧,把事情弄得这么尴尬,总得找个借口”

“”

听到闲言碎语的栖妙缓缓握住拳头,深色冷凝,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好,很好。

用着她的钱,享受着她的待遇和权力,还嫌弃她诋毁她,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她栖妙不当场把这个冒牌货的灵魂打出去,就当场切腹自尽

似是栖妙的目光过于炽热强烈,原本还在相互对视神色严肃的两人意识到什么,缓缓回过头。

距离他们两人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大理石地面上的两只穿着鹿皮鞋的小脚嫩生生的,纤细笔直的小腿,被布料紧紧裹着的紧致腰腹,巴掌大的小巧柔软的脸精致得过分,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浅淡,透彻,还蒙着一层朦朦胧胧的水雾,正盯着他们两人。

楚悠悠被这样漂亮的人盯着,下意识地反应便是身体绷得死紧,莫名紧张局促,不由自主地收了收脚尖。

她的脑海里开始翻找关于这个女孩子的记忆,却什么也找不到。都怪书里的内容主要围绕着婚后的婚恋甜宠,导致她对这里的人物关系一团糟,方才若不是程栎提起,楚悠悠怎么可能知道他跟原身是朋友关系。

这种一起喝酒一起出去疯玩跑车的“朋友”,在楚悠悠心里已经打上不能再联系的狐朋狗友的标签。

大家左瞧瞧右看看,不由将两人默默对比。

同样是白色连衣裙,同样是黑长直,同样是脸上没有多少浓墨重彩的打扮,在栖妙那张清纯的脸上恰到好处,干干净净异常美丽,但楚悠悠就不同,反而衬得她寡淡无味,没有精气神在。

两人根本没什么可比性。

程栎方才还气得半死,瞬间注意力像吸铁石似的紧紧吸在对方身上。

不待他上前搭讪,对方忽然迈着小碎步朝楚悠悠跑过去,白色的连衣裙伴随着身体的起伏,就像一朵水莲花在风中摇曳生姿。

大家一脸茫然,楚悠悠也有些发懵地望着她,就在这时,栖妙愤怒地举起软软的小粉拳,气势汹汹,蓄势待发

还老子身体否则要你命

然后,突然平地摔。

她实在是太轻了,摔在地上没个声响,倒是目睹这一幕的宾客们心里咯噔一声,仿佛一块石头砸中胸口,肉痛得不行。

白色的水莲花铺散在冰冷的地面,微微颤抖。她一手撑着地面,勉强维持住尊严。苍白的小脸羞得通红,眼眶盈着泪水,弱小可怜无助还硬憋着。

众人安静几秒:“”

靠,也太可爱了吧

栖妙:“”

靠,也太丢人了吧

她竟然能平地摔,在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前提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凭空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栖妙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她想立即从阳台一跃而下,结束自己无用而绝望的生命。

她没脸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