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1章 变成了一个嘤嘤怪。

第1章 变成了一个嘤嘤怪。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大家好久不见

已完结旧文可宰:

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

网红全都是妖怪

这该死的旁白快穿

都怪你们的梦太辣眼睛

新文求收藏

和爱豆互换身体第一天:我脱粉了。

离婚后,我和前夫的上司在一起了:虐渣打脸极品,爽文甜文hr size1

桐市市级人民医院。

特级病房。

玻璃窗外数十年如一日的指示牌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刺目,初夏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干干净净的路上,每一口呼吸都清新而惬意。

然而,医院里的气氛却不怎么美好。

地下一层是太平间。幽静的走廊安静得吓人。一对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年夫妇彼此依偎着,眼眶通红,神情哀痛。妇人捂着唇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被丈夫轻抚肩膀,已是伤痛万分。

他们的身旁站着一名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身材修长,笔挺的鼻梁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平日里被梳得一丝不苟的黑发有些凌乱,唇抿得死紧,握成拳头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细细看,肩胛骨处的布料渗出汗渍的印记,明显是匆忙之间赶过来。

几人面前是洁白的病床,柔软的被子拢着少女的身体。她的面色苍白,巴掌大的小脸略显纤瘦,唇色浅淡,眉目纯真,明明是常年不接触太阳的病容,却精致地令人移不开眼。

可惜啊,可惜。

陪同的医生暗暗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栖家小女儿可以称得上是命途多舛,从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智力缺陷,有着最漂亮纯真的面容,却永远无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不幸中的万幸是,栖家家大业大,又宠爱有加,从小将女儿当做宝贝疙瘩疼。

谁能料到,灾难再次降临在栖家小女儿的身上。就在今天,本应该庆祝十七岁生日却意外从服装店跑出来,差点儿跟一辆车撞在一起。车刹住,人因为受到惊吓突发心脏病,还没来得及拉到医院抢救就离开人世。

尸体要被推到太平间,医生向家属示意之后,在他们悲伤而不舍的目光中让护工推进去。

冰冷的大门推开,合上,已是天人相隔。

栖母眼睛一闭,差点儿昏过去,幸好有父子两人连忙扶住。

“是我的错。”栖家长子栖望深深吸了口气,哑着嗓子,“我为了赶一单生意,推迟半天回来结果就出了事。”

“这事不怪你,妙妙她命中注定有这么一劫,逃不过。”

提起伤心事,栖母眼泪止不住地流。她擦擦眼泪,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红色的护身符:“这是我替她求的护身符,保佑她平平安安,邪祟祸事都离得远远。没想到啊,这竟然成为她留下的唯一的遗物”

同一时刻。

太平间内部。

两名管理人员把尸体停好,本应该现在就通知殡仪馆开车来接,家属不同意,只好先将人放着。

“年轻的小姑娘啊,真可怜”

“是啊,唉”

两人背对着尸体,没有注意到身后原本凉透的尸体竟然有了异动。

隔着白布,像被惊醒的鸟儿似的,手指关节猛地颤了颤,安静片刻之后,又动了一下。

像是拖着万千的疲惫,她的眼皮迟钝而沉重地掀起一半,露出半截眼瞳。在冷冰冰的惨白的灯光中,她的瞳色极浅淡,就像是最纯净的琥珀,不掺杂一丝杂质,却又过分干净,过分清亮。

“”

琥珀色的眼瞳闪现一丝茫然困惑,眼珠僵硬地来回转动,观察着陌生而奇怪的环境。终于,她的目光定格在声音响动的地方,两名中年男人背对着她正在忙活,就在她的身旁不远处,还停着两具尸体。

她陷入沉默。

杀千刀的父亲也太狠了。怎么的,不就是吵个架,还要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让她体验一回坟头蹦迪

她低下头,看到一览无余的小平胸,忽然意识到这场景明显不是恶作剧,表情刹那间凝固。她拽住身上的白布,缓缓坐起身来。她的动作不快,但太平间太过安静,稍有动静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忙活的两人见了鬼似的慌忙回过头。

六目相对。

“”

“”

太平间里响起两记惨烈的嚎叫声:“鬼啊”

栖母拿着红色的护身符,正在眼泪汪汪地说着伤心事,说这护身符有多灵帮过许多人逢凶化吉。听到两人的惨叫,几人一愣,还没等他们反应,太平间的门咣地被撞开,一道围着白布的纤细身影光着脚冲出来。

时间凝固于这一刻。

栖望被吓了一跳,但好歹保持镇定,只是吓坏了栖父栖母,吓得眼泪唰地倒流回去。

栖母方才还眼泪汪汪说着庇佑女儿的护身符,尖叫一声当成辟邪符甩到对方脸上,栖父也抖成了筛子。只留下栖望一个人僵硬地抱着老俩,和死而复生的妹妹大眼瞪小眼。

被糊了一脸护身符,满眼写着无辜的“栖妙”仰头望着好久不见的栖望。平时她穿高跟鞋看起来跟对方差不多个头,此刻的栖望站在面前,居然比她高出来大半截,简直匪夷所思。她的目光又定格在夫妇两人身上,表情愕然。

面前的人,是死对头栖家啊。

等等。

这是怎么回事

栖家小女儿死而复生的爆炸性消息在整个医院造成了轰动。若不是怕栖妙受惊,她这样的“医学奇迹”肯定会被一群医生们带着学生过来好好参观一番。经过繁琐而细致的检查之后,确定不仅身体恢复正常,居然还奇迹般地拥有了正常的认知能力。

这一发现,栖家人又惊又喜,栖母又是眼泪汪汪,只想抱着女儿大哭一场。

栖家人暂且先带着小女儿回到家中。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栖妙的灵魂早就换了个人。他们带回来的并不是栖妙,而是借尸还魂的

楚家二女儿。

楚悠悠。

栖家。

回到“自己”房间的楚悠悠坐在印着heo kitty的床单上,一头雾水地开始捋清楚细节。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再次因为一些无聊的争吵,父亲跟她大吵一架,说要让她滚出去讨生活,给她几百万让她自生自灭去。楚悠悠是个倔脾气,当场头也不回地连夜出走,开车到别墅区的房子。

她坐在阳台上喝完两罐啤酒,冷静之后倒头大睡。

再睡起来就到了停尸间。

楚悠悠的脑袋还很懵。

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她居然附身到栖家已经去世的小女儿栖妙的身上。好死不死,偏偏楚家的死对头就是栖家。栖家和楚家从父辈开始结着冤仇,无声的战火蔓延至子女身上,即使他们的社交圈多有重合,却是从来不会打交道的关系。

如此紧要的生死关头,楚悠悠却不合时宜地回想起自己曾经当着众人的面调侃过几次栖望,现在阴差阳错,没搞清楚情况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前,她都只能当栖望的妹妹栖妙。

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她抬起头,绝望地盯着镜子里又嫩又清纯的一张漂亮脸蛋,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满脸写着无辜,和自己没有任何相像之处。

镜子里的女生绝望地捂住脸。

她现在,得适应自己是栖妙了。

以及,现在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急需解决她还魂到栖妙身上,那自己的身体呢该不会尸体已经凉了吧该不会那堪比后爹的薄凉老父亲早就把她火化成一堆粉末了吧

一想到这,栖妙坐卧不安,只想立即冲到楚家去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咚咚咚”门外响起栖母小心翼翼的声音,“妙妙你还好吗”

栖妙不仅死而复生,还恢复正常,就是表情有些浑浑噩噩,一副不太清楚情况的样子。栖家人脑回路异于常人,先是大惊失色,随即没有任何怀疑立即接受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就差放64组礼炮来庆祝自己女儿终于回来。

栖妙一回家,就说要自己困了想休息休息,把其他几人拦在门外,留着他们面面相觑。

才思考几分钟,其他人就坐不住,生怕她又出什么意外。栖母的话音刚落,栖妙面无表地推开门,她穿着毛茸茸的小拖鞋,一走还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声音一响就烦躁得想打人。无奈房间就这么一双拖鞋,她又不想光着脚,只能凑活一下。

栖妙臭着脸,差点一头撞到来人的身上。

介于个子有点矮,她不得不努力努力再努力扬起小脑袋,才能看清楚横在走廊上的拦路虎栖望。

方才还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在和栖望对视的一瞬间,隔着金丝框眼镜背后的冷静眼眸总让她有些心虚,膨胀而暴躁的气球被戳漏了气,嗖嗖嗖瘪下来。拖鞋蹭在地板上,又发出细小的“吱吱”的响声,让她一瞬间有些尴尬。

栖妙继续跟栖望大眼瞪小眼,她很想赢在气势上,只是脖子梗着着实有些酸。

总是一丝不苟看起来相当严谨冰冷的栖望抿着唇,在栖妙的注视中犹豫了一下,伸出手。

栖妙一惊他终于要对她这个冒牌货动手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栖望先她一步,修长的手指轻轻触在她的头顶,试探性地揉了揉。那个平日里看起来冷硬得像块石头的栖望,手指的温度竟然异常温暖,触碰她的力道柔软得不像话。

栖妙瞬间石化。

她竟然,被对家的儿子,摸头了

以栖望的角度,便看到懵懵懂懂的妹妹局促地红了脸,一双漂亮的浅褐色眼眸盈着柔软的水雾。他平静如波的心忽然也跟着软塌塌地陷下去半截。栖望没忍住又揉了几下,很显然,手感不是一般的好。

栖望温着声缓缓道:“妙妙,乖。”

栖妙:“”她先忍了,回到身体再算账。

一晃眼,到了晚饭。

栖望因为生意的问题临时走人,没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