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书女主还我身体![反穿书] > 第52章 二更。

第52章 二更。

一时冲动的决定, 自然是没想那么多。

栖妙愣了一下, 一时间有些不敢通过后视镜看栖望的眼睛。她低垂着头, 安静片刻后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酒店。”

栖妙一惊:“我可不是那种人”若是栖望想趁热打铁做点儿什么,那就是他想多了

栖望:“就是休息。”

栖妙:“哦。”

她的脸爆红, 尴尬到无以复加, 只想从车窗跳出去当场去世。

坐在驾驶座上的栖望看着闪烁的红灯, 沉默了几秒钟, 才面无表情地说道:“笨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栖望把栖妙送到酒店, 安排她进了房间,叮嘱她不要轻易开门之后, 离开了酒店。栖妙趴在窗边, 看着他的车缓缓驶离酒店,又莫名其妙觉得有几分失望。

她以为栖望真的会做点儿什么, 没想到栖望如此正人君子。

“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栖妙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安静下来。

栖望是从来不会强人所难的人, 没有她的同意,肯定是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他向来如此,不论是学生时期或是现在, 总是在方圆的规矩里做事,唯一的几次出格,全都是因为她。

因为她。

栖妙的眼眸闪烁着光,最终低垂着望向手机。她蜷缩在沙发上, 给栖望发了条信息。

“一切安全。谢谢你,晚安。”

过了约莫一分钟, 栖望回复信息。

“晚安。”

睡到半夜,栖妙半梦半醒,心中惶惶不安,总觉得睡得不踏实。梦里一直出现楚父的脸,出现楚家的佣人们,从她记忆之起,所有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整栋别墅都是冷冰冰的,人进人出,却仿佛没有人气似的。

“”

“嗡嗡嗡”

栖妙睡得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却听到程栎急吼吼的声音:“你在哪”

“在酒店睡觉”栖妙揉揉眼睛,“怎么了”

“霍家完蛋了。他们做了不该做的生意,已经有警车将霍家团团围住。幸好你没在楚家,楚家也有警车停在那儿。”

栖妙捕捉到关键词,瞬间惊醒大半。

“怎么回事楚家为什么会”

“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女人说要跟我小舅合作吗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总之你们两家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做了违法的生意,恐怕你爸也得进去。他算是主谋。”

程栎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酒店里如此清晰,惊得栖妙浑身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我现在才知道,我小舅针对的人,原来是霍虞。”

“”

栖妙顾不得打理头发,随便穿上外套便跑出门去,连夜打车回到楚家。果然,待到她下车,便看到楚家的别墅面前围着几辆警车。

栖妙走近了,一名中年警员瞥了她一眼,目光如刀,像是从上至下将她看了个清清楚楚。

“你是楚悠悠吧。”

“是我。”

“进去吧。”

栖妙缓缓走到大厅,却发现不仅有楚父在,程栎,霍虞,霍父,楚姣姣,全部站在客厅里,他们见到栖妙面色各异,唯有程栎走上前:“你怎么这么晚跑来了,我正准备叫司机过去接你。”

“没事。”栖妙摆摆手,冷静地望着面前的局势,“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证据确凿,等会缉拿归案。”

程栎的嘴唇动了动,似是不忍,低声说道:“楚家这下,怕是真的要散了。”

以这桩生意的金额和影响来讲,楚父被判的年数,至少要十年以上。

栖妙心想,怪不得楚父前些天总是春风得意,仿佛即将要变成亿万富翁,跻身上流社会最高层次一样,原来竟然暗箱操作,想谋取不义之财。

“那霍虞”

栖妙虽然不喜欢他,却总觉得霍虞并非是愿意夺取不义之财的人。

这时,背后缓缓响起一道低哑的声音。

“他是从犯。霍家的生意,他摘不干净。”

“”

栖妙回过头,有些惊讶地看到一个鲜少出现在大家目光中的男人。居然是程栎的小舅余赦。他坐在轮椅上,膝盖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天鹅绒毯。他的面容清瘦,却难掩容貌俊美。

他的身后站着两人,一名是神态雍容淡定的老管家,另一位是陌生的女人。

见到余赦,楚父和霍父的脸色都变了变。

栖妙则是直勾勾地盯着那名长相陌生的女人。她的容貌年轻,只能算得上清秀,接受众人打量时候的自带略显僵硬,却一直在强装镇定。

栖妙有种预感,那就是用过她身体的楚悠悠。

楚父恨恨说道:“一定是你故意钓鱼,你也别想摘干净”

余赦哑着嗓子,双手合十:“事实上,我一直配合着警方的动向。已经配合了十年。”

十年前的他只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掀不起大风大浪,现在时日不同,当初犯过的过错,他们谁都别想逃开。

楚姣姣不甘地咬住唇,眼眶含着泪,一副梨花带雨的娇弱可怜,哽咽的声音楚楚动人,令人不禁升起恻隐之心。

“可是,这和楚家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毁了我的家,我们以后又该怎么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的楚楚动人并没有引起余赦丝毫怜悯的心。

相反,余赦的回答相当冷酷。

“十年前,我也是这么质问他们的。当初的程栎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父母双亡之痛,谁能感同身受我的姐姐姐夫被他人害死,凶手得不到应有的报应,这一切该怨谁”

话一出,全场震惊。

程栎更是惊讶到失态:“舅舅,他们、他们”他们竟然是凶手

余赦冷冷地看着他们,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十年前那场车祸,主谋,都站在面前接受审判。”

被杀死的可怜的知更鸟,终于等到下一轮的报应。

栖妙更是不敢相信。

她以为楚父仅仅只是贪财,谁能想到,竟然动过杀害别人妻子的想法

楚姣姣继续争辩道:“十年前是十年前,那时候的案子都没有证据,现在”

余赦打断她的话:“你们的母亲为何突然病逝每年定期体检,又没有遗传病史,没有不良嗜好,生活规律健康,怎么短短一个月时间生了场大病撒手人寰”

栖妙每听着他说出一句话来,心脏便跟着颤抖一分。

越是听到后面,她越是不敢相信,她忍不住眼泪,直勾勾地望向楚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楚父色厉内荏,丝毫不显慌乱。

“证据呢”

人都已经火化成灰,是断然找不到证据的。他一口咬死自己绝不是凶手,不出证据根本不可能会承认。

余赦冷冷说道:“那你恐怕忘了,几周前的雨夜,栖家兄妹出车祸的事情。”

“”

“警方已经找到证据,具体是什么,法院见吧。希望你这会儿能够享受几分钟铁窗外的自由空气。”

栖妙怔怔地望向楚父。尽管她恨这个男人,但对方做出的恶行还是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以至于她手脚冰凉,说不出话来。

楚父态度强硬,但依然暴露出几分不甚明显的惊惶来。

栖妙对他的表情清楚至极,当然明白他这副模样的意思。

“”

她忍不住眼泪。

“竟然真的是你做的你居然能坏到这种地步”

楚姣姣怒叱一声:“你胡说什么一切都还没成定数”

“不,一切早已成定数。”

十年前犯下的恶行,如今,所有人都得偿还,一分一厘全部还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