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全能中医 > 第二十六章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第二十六章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虽然鲁文·弗利德千方百计的挽留,并且用一桶一桶的蜂蜜酒放倒了一半的随从,但使团还是在第二天清晨出发了。http://m.julangge.com/bid/3521080/

进入森林之前,洛伦特地下令留下所有的马匹,所有人背负行囊徒步前进——这对骑士之乡的拜恩人来说,让他们放弃自己的坐骑是个很艰难的任务,但却是必须的。

无他,在古木森林那崎岖狭窄的小径和幽暗可怖的密林中,骑兵是绝对的活靶子;而且徒步行进对精灵们而言,也算是一种“示好”,证明自己没有敌意的表现。

在以前或许无所谓,但如果真像鲁文说的那样,就连晨星林的精灵都开始封锁自己的聚落,那就很有必要了。

“……所以,在整个古木森林的精灵都开始因为某些事敌视人类的情况下,尽量避免任何会触怒他们的举动,同时赢取他们的好感,是我们此行的第一要务。”

黑发巫师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望了眼身后绵延的使团队伍,全副武装的拜恩骑士们背着行囊,警惕万分的打量着左右两侧,轻松愉快就像是郊游一样

“当然,如果最后还是不免触犯到什么的话,那就只好让我们了不起的艾茵·兰德阁下出面,化解帝国和古木森林精灵们之间的误会了;搞不好你说不定真的能成为拯救全帝国的恩人呢,艾茵!”

“又在那里笑话我。”面色微醺的小个子巫师故意扭过头去,不再搭理他“真是的,拯救帝国…哪有那么夸张啊。”

“这不是夸张,这是事实。”洛伦叹息一声,认真的说道“如果真的出了意外,那我们所有人都只能依靠你了——就算他们忘了别的,也不至于忘记自己承诺过什么。”

所有在大树墙血战过的古木森林精灵,都有义务为艾因·兰德死一次…这是某个女精灵的原话。

自己和战舞者们并肩作战,打赢了食人魔入侵;但真正令他们感到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的,反而是某个始终在后线忙碌,救下了数以千百计战舞者,不起眼的小个子巫师。

不仅如此,在洛泰尔公国与古木森林同盟前期,也一直都是由艾茵负责双方的调停与交涉,精灵们对她的熟悉程度绝对远超自己这个“来去如风”的战友。

当然,虽然关系紧密,但洛伦原本的第一人选应该是小教士韦伯——和这个“专业人士”相比,小个子巫师在口才和说服别人相信自己这方面,肯定是不如他的。

能让精灵们信仰圣十字的教士,想让对方放下戒备,相信自己…简直不要太容易。

黑发巫师摇摇头,脑海中闪回着某个小教士那永远真诚,清澈而且会说话的大眼睛。

很可惜…面对圣十字教会接连不断的打压和各种要求,自己必须在拜恩教会内安插一个足够有魄力的主教;同时还要靠韦伯的各种教会改革,来替自己和联合商会之前侵吞教会财产的事情“背黑锅”。

“那个,呃…既然说到了你对此行出访的重要性,艾茵,还有件事……”

欲言又止的黑发巫师想要问,却又是一副不太好意思,有点儿难以启齿的模样。

“嗯?”回过头的小个子巫师歪着脑袋看他,懵懂的眨眨眼睛。

“有事?”

“不,没事!”洛伦立刻否决道,笑了笑挠挠后脑勺“我就是想问问,临行前的时候,夏洛特…你们俩究竟说了些什么啊?”

“夏洛特?洛伦,你……”

小个子巫师先是微微蹙眉,随即双眼瞪圆“啊…原来是这样!”

“你一路上说个不停,就是想知道这个?!”

嗯?

黑发巫师表情一怔,刚想要辩解什么,但在看到艾茵那副恍然大悟表情的时候,又决定放弃了。

“没那么夸张,就是…好奇嘛。”

有些僵硬的挤出一丝微笑,洛伦摆摆手“所以…你们究竟聊了些什么?”

“洛伦·都灵……”小个子巫师抱着肩膀,轻哼一声瞥着他“还能有什么啊?‘跟在这家伙身边,一分钟都不能松懈’,‘要时刻警惕,不要让他自作主张的去冒险’,‘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些关心的话呗。”

“……真的?”

“当然是假的!”艾茵扭过头去“谁不知道你这个混蛋,有多喜欢让别人替你担心啊!夏尔和我只是聊了聊有关精灵的事情,顺便为之前的举动道歉而已,谁会无时无刻都在聊关于你事情啊!”

“哦,原来是这样……”黑发巫师轻笑两声,随即突然反应过来,表情僵住

“等等…夏尔?!”

这是什么情况?

“嗯,你不知道吗?”小个子巫师眨眨眼睛,疑惑的看着他“夏洛特是她正式的教名,小时候家里人都是叫她夏尔的。”

小时候…家里人……

洛伦的表情更懵了。

她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

“在某个公爵大人经常离开城堡,到处奔波的时候……”察觉到黑发巫师表情的艾茵,嘴角勾起了一丝狡黠的笑,故意露出了得意的眼神

“嗯,差不多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洛伦·都灵。

“她小时候崇拜的对象,就是第十世代的‘狂龙女皇’夏洛特一世;也是因此,她才取了这个名字;梦想着成为和她一样的君主,诗人,艺术家,收藏家。”

艾茵的声音很轻,微笑的表情仿佛此刻夏洛特就站在自己面前“她还曾经梦想着,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女骑士王呢!”

黑发巫师默默的点点头,这个他绝对相信,也丝毫不怀疑她会成功。

“她有点儿固执,但并不是完全不讲道理;有时候会对一些事情和人产生偏见,但这是无法避免的——所有人,对所有事物都会有自己认知层面的局限。”

抿了抿唇角,背着手的小个子巫师目光出神,仿佛在怜惜打量着某个精致的陶瓷“她把自己武装的很强大,她也的确很强大,但……”

“只是个经历太多,又背负太多的女孩子罢了。”

洛伦有些愣愣的看着小个子巫师

“艾茵,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说夏洛特是个好女孩儿。”小个子巫师轻声道“你平时见到的,是她不得已才拼命伪装出来的样子。”

抽了抽嘴角,欲言又止的洛伦选择了沉默——这种时候,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安静下来的二人默默前行,幽寂的密林中甚至能听到虫鸟鸣奏,身后则是队伍沉重的步行声。

“洛伦。”

擦了擦额头的汗,小个子巫师突兀的开口道。

“怎么?”

“为什么…是我?”

“嗯?这个…这个我解释过了。”黑发巫师微笑着答道“那是因为艾茵你在精灵当中很有……”

“瞎说。”

嗯?

被打断的洛伦挑了挑眉毛。

“如果某个大坏蛋能够说服一群甚至都不认识他的精灵,去打一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战斗。”艾茵淡淡的开口道

“那仅仅是让对方再次相信自己,又有什么难的?”

洛伦一怔,随即僵硬的挤出一丝微笑“这个嘛…能少一点儿麻烦就少一点麻烦,何况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这么顺利,总有失败的时候……”

“艾萨克,查尔斯,道尔顿导师,甚至是…夏洛特。”低眉垂眸的小个子巫师,轻声喃喃“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来,应该都比我站在这里更有用处吧?”

绵延的林间小径,一行人就像是永远走不到尽头那样走下去。

“也许吧。”

黑发巫师平静的开口道“也许真的是这样。”

艾茵的表情愈发黯淡了。

“但我想象不到,艾萨克能够放下架子,和精灵的药剂师们打成一片,甚至谈笑风生会是什么模样。”洛伦话锋一转

“我也无法想象,查尔斯那个总是风度翩翩的家伙,在森林里一身泥泞,背着行李匆忙前进,还要替伤员包扎伤口的情景;”

“至于道尔顿导师…嗯,他是很厉害,但古木森林中可没有地方给他潜伏,因为战舞者们更熟悉这里;他擅长洞察人性,但却不擅长利用这一点,否则也不至于被鲁特·因菲尼特利用。”

“还有夏洛特·都灵——我不怀疑我们优秀的赤血堡女伯爵,是多么的擅长纵横斡旋,樽俎折冲;但要让一个骄傲到不行的人去和另一群骄傲到难以捉摸的精灵交涉…嗯,我担心明天帝国就得向古木森林宣战了。”

“噗嗤——!”

洛伦话还没说完,小个子巫师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没有谁,是毫无价值的——你能用最最平凡的事情,打动成千上万的精灵,让他们恨不得替你去死一次;我办不到,换成任何人都办不到。”洛伦凝视着她的眼睛,声音轻缓

“消除隔阂,信任彼此,放下顾忌和争议…这,才是最大的奇迹!”

黑发巫师情真意切的说完了这番话。

小个子巫师自始至终紧抿着唇,什么也没有说。

就在此时,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路斯恩突然停下脚步,横起右手拦住了身后的拜恩骑士。

前方的动静,让绵延在小径上的使团全部停了下来。

“哎?”小个子巫师先是一愣“应该还没到晨星林的范围,怎么……”

下一秒,她就被打断了。

“正前方,左右两翼,有人在靠近——敌袭!”

怒吼一声的灰瞳少年双剑出鞘,拦在了队伍的最前面“拜恩人,接阵——准备迎敌!”

吼声响起的同时,队列中的拜恩骑士们已经纷纷扔下背囊,背对着彼此,散开的同时却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