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娱乐圈] > 第37章 车上对峙

第37章 车上对峙

傍晚的薄家灯火辉煌, 像是又一个新的男主片场。http://www.wannengwu.com/4525/4525024/在远远地看见那栋建筑时,喻容时开口了。

“薄家是出了名的书香世家, 祖上出过宰相,迄今为止家谱可追溯的历史足有四百多年。因此,累积下来的古玩收藏也数不胜数。薄家中人自己也很为自家的历史而自豪,极为讲究规矩与礼法——即使到了21世纪,也依旧如此。”他说,“比如,他们家最出名的便是对宗族的划分。”

“什么划分?”易晚问。

“在薄家, 每代以长子及其后代为尊, 他们被称为本家。次子及其后代便为应辅佐长子一家的分家。尊卑定序, 世代如此,到了现代社会也未曾改变。于是在这种设定下,难免就会衍生出一系列的题材……”喻容时及时地掐住了这句的话头,继续道, “比如我记得你的队友薄绛, 就是薄家分家中人。”

他看了一眼后视镜,易晚正默默地看着他。正当喻容时想继续开口时,易晚道:“喻老师对我……的队友,很了解。”

喻容时:……

他看着后视镜里属于喻其琛的奥迪, 琢磨着今天他总得找个机会把事情解释清楚。

不过关于薄绛这件事他倒是的确很了解。面对易晚,喻容时也并不讳言。他看向夜色,淡淡道:“事实上,我对你的几个队友都有些了解。毕竟……”

“他们看起来都表现得太明显了, 不是么?”

车停在了最后一个红灯前,没有开门。车厢里光线暗淡,只有两边的安全锁亮着红光。

喻容时忽然不打算再忍下去了。

他对于易晚的好奇已经抵达了顶峰。

如果现在摊牌, 易晚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想。

“鬼魅缠身的丁别寒,总爱睡觉、一觉醒来却能够拥有好演技的池寄夏,还有一夜之间忽然和家里人闹翻、前往a.t.事务所□□豆、几个暧昧对象在一夜之间都做出了异常举动的安也霖。”喻容时的手指轻敲着方向盘,“很新奇,也很常见,猜得到开头,猜得到结尾。可这样一群人却偏偏都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喜爱你、或是恐惧你。而你,看起来却丝毫不受他们影响。”

后视镜里,易晚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垂着眸:“我不太明白。我们只是相处得比较好的队友。”

“一开始我很好奇你有什么样的能力、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主’,现在,我很好奇你有怎样的目的。你打脸了姜北,却并不为他的落败而开心。去安家搅动天地,最后也只是想把自己藏起来,什么也不想去争取。”喻容时说,“易晚,和他们比起来,你更像是一个谜。你像是有许多特殊的能力,又像是没有……又或者,你没有什么能力——除了比起常人,要聪明很多。”

易晚的睫毛终于颤了颤。

“……和我比起来,喻老师不是更像一个谜么?”他说。

“什么。”喻容时道。

“从十年前,您曾经因在颁奖典礼上得罪一名前辈,导致被业内联合封杀。那名前辈诱-奸多名后辈、整日飙车泡吧、未经过任何专业的音乐训练,却总能一首首地拿出风格迥异的、精彩的‘原创’歌曲们。为了他的才华,业内庇护了他。”易晚慢慢道,“在那之后,您沉寂了三年,减少演出,只在幕后写歌……”

“你看起来查了我的很多资料。”喻容时道。

“那名前辈封杀得了您的演出,却封杀不了您的歌曲。三年后,您得到了一个出演电影的机会。凭借那部电影,您一炮而红。在那之后,您开始在影视圈发展,音乐圈也渐渐地重新向您打开了怀抱。您在那段时间里参演了许多剧集、舞台、演出……这都是我在念的,您百度百科上的内容。”

喻容时“唔”了一声。

“……但我很好奇的是,许多与您合作过、并被您‘艳压’的对象,大多是旁人眼中的‘横空出世’的天才。其频率之高,甚至让人怀疑您是在故意选择、或狩猎这样的对象。”

绿灯亮了起来,喻容时许久后,轻轻地笑了。

“或许是因为偶然,或许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呢?用实力将天之骄子打到谷底,令人愉悦。”他说,“人年轻时的想法总是多样的。就好比现在,我觉得你更有意思。”

灯火辉煌的薄家就在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几个蹲守在大门前的狗仔。喻容时看见了属于秦雪心的轿车,知道她会在门口等待他。

“那么……还有一点。关于这一点,或许很多人都不曾发现。”

在轿车即将停下时,易晚又开口了。

“在四年前、那名前辈终于被捕入狱后,您才减少了这样的狩猎行为。”易晚说,“我是否可以理解为……”

他没有再说出后续的话,而是安静地看向后视镜。

喻容时通过后视镜与他对视。那双总是含着温和或愉悦的双眼褪去了轻快的微笑,隐约地露出了藏在最深处的玻璃碴子来。

视线是双向的。他想。

当他看见他的同时,他也看见了他。

“当然,”易晚继续道,“这就像我的t恤会出现在您的房间里那样……”

喻容时:……

就像是充饱了的气球突然被打了一拳。

这话题真是过不去了。

车外传来了记者们的声音,薄宅在望。喻容时在这时转回了眼,轻笑着摇了摇头。

“每个人都有秘密。”他说,“走吧,我们下车,对了,今天秦雪心也会来。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以前有个经纪人叫纪仁吧?他手下有个小艺人叫秦星,是秦雪心的弟弟。新仇旧恨叠加,这段时间里她在网上找人爆了不少与你有关的黑料。或是演技拖累、或是空降皇族、或是虹团内部关系不好、吸血……她打定了主意要把你踩进地心呢。”喻容时柔声道,“这次拍卖晚会她也有来。易晚,这是很好的机会,你不打算做些什么么?”

他看着他,姿态轻松,像是彻底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他的笑容依旧温和,却不再有往日的慈悲。不像是小神像,而像是诱哄人去做坏事的邪神。

“……喻老师,我们早些下车吧。”

面对邪神的诱哄,易晚的回答只是淡淡。

不远处,秦雪心坐在车里等待喻容时。

喻容时方才久久不来,她便一直将车停在隐蔽的地方等。隐蔽的地方能看见薄家门口的全貌,也能看见一个个踏入大宅的各路名流。

其中不乏两名近日以来声名鹊起的年轻小花。

小花多好,年轻,胶原蛋白充足。对着镜头随便笑笑就有人买单。秦雪心漫无目的地想着。她低头看见妈妈给自己发的微信,眼底一片郁色。

“雪心哪,你弟弟的公司对他不好。你在圈里有人脉,想办法帮帮你弟弟,好不好?”

她还能怎么帮呢。她如今不年轻了,连自己的热度也难保。想要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豁出脸来去争。

这个圈子里拼的就是谁不要脸。秦雪心是这样想的。

“秦姐,我们真要这么做吗?”助理注意着来往的人群,小声地问她,“要是喻容时知道我们拿他炒作、秋后算账怎么办?”

“算账就算账。不这么干,你以为热度会从天上掉下来么。拿到那个代言才是最要紧的。”秦雪心说着,看见熟悉的轿车从远处驶来。

她对助理道:“让狗仔赶紧拍。”

她从车上下来,穿着小礼服,施施然走向薄宅门口。停在门口的轿车在她所料的时刻开了门,喻容时从驾驶座下来、把车钥匙交给门童,然后……

他走向了后座。

后车门被打开。下来的却是易晚。

秦雪心目瞪口呆。

算好的双人同框……怎么还有另一个人?

一片闪光灯亮起,她叫来的狗仔如今只给这两人做了嫁裳。狗仔们发现喻容时的身边居然还有个新面孔,在拍摄之余也纷纷好奇。

“喻哥你来了!”有与喻容时相熟的狗仔大胆搭话道,“你旁边这位是谁啊?怎么和你一起来?”

“易晚,剧组里的挺认真的小朋友,带他一起来玩玩。”喻容时说。

他在这时发现了站在一边的秦雪心,对她笑笑道:“才发现你也在。”

秦雪心:……

易晚:“雪心姐,我们一起走吧。”

秦雪心只能硬着头皮和两人一起进去。三人背影被狗仔们拍下。两个收了秦雪心的钱的狗仔面面相觑:“只有三人同框背影,这下怎么办?”

秦雪心的要求可是炒作自己和喻容时的绯闻。其中一个狗仔思考了一阵,拍掌道:“这样吧,发《绕天愁》剧组氛围和谐,三名演员相约参加拍卖会!剧组氛围和谐,很容易用来铺垫成员之间拥有火花!”

狗仔们相视一笑,无比自信,都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光明。

……

薄家装潢与安家会所不同,端得是古色古香。喻容时带着易晚前往拍卖厅,分别找了个位置坐下。在翻阅册子、查看今日被拍卖的收藏时,他对易晚笑了笑道:“你有什么很感兴趣的东西么?”

“比如?”

“能够滴血认主的玉佩、能够穿越进去的古画、能够贯通古今的古镜,之类的。”喻容时轻松道,“如果你有什么喜欢的,我能给你买下。”

在与易晚进行过车上那段对话后,他似乎放飞了自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始终带着克制的面具。

“……不太感兴趣。”易晚说着,盯着其中一幅画。

“这幅画有什么问题么?”喻容时有些兴致勃勃道。

——还是说,易晚又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他见易晚不说话,又道:“在拍卖前,薄家的藏品都被存放在储藏厅里展示。我和薄家人有些熟悉,可以带你去看看。”

易晚看他一眼,最终慢慢地道:“喻老师,我担心你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