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究竟是谁的白月光? > 第九章 重逢

第九章 重逢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三月里的云阳城,桃花如火、杏花如云。

午时过后,青石板铺成的枕月桥上,一个穿着浅黄素衣的少女攥着糖人,正笑眼盈盈地朝着西城的方向走来。只见她秀眉弯弯、颜若朝华,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澄澈,顾盼之间尽显少女的清秀灵动、明朗妍丽。

在她身畔,一个束着墨发、面容清俊的少年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阿笙,你都看了这糖人许久了,怎么还是一口也没吃。”

“陆师兄你看,这个糖人把师尊的模样做得好精致,实在有点舍不得下口……”

陆忘执弯眉轻笑,摇摇头道:“坊间的糖人摊上,大多都会售卖师尊模样的糖人,你赶紧吃吧,喜欢的话一会再买个便是。”

慕弥笙看着手中惟妙惟肖的糖人,颇为怀念地说道:“陆师兄你知道吗,六年前的云阳城夜市上,有人曾把整个摊子的糖人都买给了我。但是做成师尊模样的那个,我还没吃到嘴,就被路过的一个小哥哥给撞飞了,碎了一地……”

她的话音未落,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衣少年骤然从她身后狂奔而来,电光火石间,狠狠撞在了她的右肩之上。

于是乎,和六年前如出一辙,少女手中的糖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再一次摔了个粉碎。

然而,那个少年全然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他匆匆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一张花花绿绿的符纸,满脸焦急地回头喊道:“念辰,你走快点,不然我们就跟不上了!”

说罢,他看着手中的符纸,像一阵风似地顺着街衢往前跑去。

慕弥笙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似曾相识的一幕,甚至都忘了去找少年的麻烦。

“糖人的钱,我替我朋友赔你。”

慕弥笙闻声转头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玄色云纹锦衣的少年正站在她的身后。他生了一副极为俊朗的面容,眉眼深刻,一头墨发用金冠高高束起,凤眸中含着几分孤傲之色,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气势。

见少女看来,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了过去,大方地一甩袍袖道:“多的钱你拿去花着玩。”

说罢,他低头看了看破碎的糖人,又凝眸打量了一番少女的面容,目光微微一黯,朝着青衣少年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阿笙,他们是仙门中人,”陆忘执双目微微一眯,沉声说道:“刚刚那张符虽然画得丑陋,但确是一张追踪符无疑。”

“云阳城是暨州的主城,地处要道、热闹繁华,有仙门中人经过倒也不足为奇,”慕弥笙回过神,极为遗憾地看了眼地上的糖人,有些无奈地说道 :“师兄,我们还是快些把师伯的东西送去端王府吧。”

陆忘执点点头,敛了眉目,和少女顺着青石板铺成的长街并肩往前行去。

两人穿过几条小巷,刚走到城北的主道之上,就见一大群百姓纷纷仰着头,围在一座雕梁画栋的楼阁之下,满脸都洋溢着惊艳之色。

“芸枝姑娘真的好美啊!”“今日能看芸枝姑娘一眼,也算值了!”“听说云枝姑娘的琴艺冠绝云阳,可惜一直无缘亲耳聆听……”“那可不,凡是有芸枝姑娘表演的,都要交五两黄金方可入内,又岂是我们这种寻常百姓看得起的……”

在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慕弥笙满心好奇地跑上前,急急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

只见,挂着“葬雪阁”牌匾的楼阁高台上,一个容色极美的姑娘正凭栏而立。她穿着淡粉色牡丹纹烟纱锦,眉如远黛、眸似秋水,肌肤皓若冰雪,顾盼之间,风姿楚楚、秀丽天成。

听见百姓们赞叹的话语,她微微一笑,朝楼下挥了挥手,瞬间引起了一阵欢呼骚动。

然而,在看到美人额心的墨色彼岸花后,慕迷笙的笑容和期待之色却在瞬间消散开去。她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深吸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陆师兄,这位芸枝姑娘,是个厉鬼。”

“厉鬼?!”

陆忘执大吃一惊,猛地抬头朝芸枝姑娘看去,却没有发现半分煞气的踪迹。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家师妹天生就有着辨别妖邪的本事,此刻所说,必是事实无疑。

“尸山为骨、厉鬼化形,”他眉色微沉,声音冷冷地说道:“阿笙,我们进去看看,不能让她再为祸世间了。”

慕弥笙点了点头,有些迟疑地说道:“可刚刚听人说,想要进去的话,每人得交五两黄金。”

陆忘执眉梢淡挑,从腰上扯下一块成色极好的玉璧,淡淡说道:“阿笙,师兄的这块玉佩,可值百金。”

“那我们不是亏了?”

“能诛得妖邪、守一方百姓平安,这点身外之物算不了什么。”陆忘执眼中浮光清亮,声音低缓而坚定,当先举步向葬雪阁内走去。

琴声洒落、婉转轻吟;薄酒鬓影,风月唱尽。

纵使开出了五两黄金的高价,此时的葬雪阁中,依旧是一副人满为患的模样。

陆忘执和慕弥笙一进门,就被伙计引到了一楼最右侧的坐席。两人甫一落座,慕弥笙就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芸枝姑娘现在何处?”

“芸枝姑娘是乐馆的头牌,自是要压轴表演的,所以这会应在后院做准备,”伙计朝一楼歌台边的木门扬了扬头,随后极为热情地说道:“二位不必心急,我们乐馆的其他表演也是云阳城中最上乘的,定不会让你们觉着无趣。”

打开话匣子后,伙计眉飞色舞地介绍了一番阁中的曲艺和节目,又兴致勃勃地给他们端上了茶水和瓜果。当他终于结束离开后,陆忘执与慕弥笙对望一眼,迅速起身往木门的方向走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门边一名虎背熊腰的守卫看到两人,立刻粗声粗气地说道:“后院是琴师和姑娘们休息的地方,客人不能进去。”

听到他的话,慕弥笙眼珠一转,福了福身道:“我是兰姑姑新招来的,说是今日有贵客,让我来阁中给姑娘们伴舞助兴。”

守卫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女的模样,随后看向陆忘执的方向道:“那他又是谁?”

“他是我大哥,今天专门送我过来的。”

“让你大哥回去,这边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慕弥笙乖巧地点点头,走到陆忘执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师兄,我先进去探探情况,你在外面等我。”

“你一个人如何对付得了厉鬼?”陆忘执修眉紧蹙,几乎是立刻出言说道:“要不我把这守卫弄晕,和你一同进去。”

“那岂非打草惊蛇?”慕弥笙眸光清锐,沉声说道:“师兄放心,芸枝姑娘虽是厉鬼,但看她刚刚在外面的样子,多半不会放弃今日的演出。所以,在她登台之前,只要我不贸然动手,定然是性命无忧的。”

陆忘执沉吟了一瞬,缓缓开口,语气里尽是担忧之意:“那你探清情况后,就立刻出来与我商量。”

慕弥笙点头应诺,刚想转身离开,就听陆忘执轻声问了句:“阿笙,你是怎么知道兰姑姑的?”

“我从小就在云阳城长大,这里的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少女目光微微一凝,似是想起了往昔的些许回忆。但不过眨眼的功夫,她便恢复了寻常的面色,快步穿过歌台边的木门,走向了未知难测的危险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