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究竟是谁的白月光? > 第七章 荒宅

第七章 荒宅

小七被小公子拉着,一路飞快地穿梭在云阳城的街衢巷末。也不知跑了多久,两人前面的少年猛地停住脚步,看着手中的罗盘,有些兴奋地指着一间荒废的宅院道:“就在这里!”

“这是哪儿?”小公子眉头紧皱,不可思议地道:“云阳城还有这种地方?”

“这里是南陈街,”小七脆生生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中响起,带着几分惴惴的味道:“城里的人都在讲,这儿以前住了一个姓萧的仙门望族,据说比现在的陵川北氏还要厉害几分。可是在八年前,他们勾结魔族,被各路仙门世家联手剿灭,一夜之间府上几百条人命被屠,怨气冲天,从此之后,这附近就再也没人敢来居住了。”

小公子闻言环顾了圈四周,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他看向身旁的少年,皱眉问道:“现在要做什么?”

少年没有答话,他从怀中摸出一张符咒,食指凌空画了一个图形,随后双指一点,将符咒贴到了府宅的大门上。几乎是在同时,宅院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股阴冷和潮湿的气息顿时铺面而来。

“看到我符咒的厉害了吧,”少年有些得意地炫耀着,目光炯炯,没有半分畏惧的神色,末了还振臂一呼道:“跟我来!”

小公子有些发怵,他强作镇定,回头对小七说道:“你若是害怕,我们就回……”

“我不害怕,”小七眨巴着大眼睛,抢白道:“我们快跟上那个哥哥吧。”

小公子一瞬间被噎得如鲠在喉,他只好点点头,有些僵硬地跨进了宅院的大门。

***

三人顺着府内的长廊一路往前,周遭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侧耳听去,万叶千声,如泣如诉。

少年一个人走在最前面,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罗盘,还时不时扎耳挠腮、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待得穿过曲折迂回的走廊后,少年在一间满着枯枝的院落中顿住脚步,张望了一下四周,有些兴奋地压低声音说道:“就是这里了。”

小公子闻言,不知所措地看向破旧凋敝的断垣残瓦,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他踟蹰了片刻,刚想说话,就见小七指着院中的一潭死水,轻声说道:“它就在水里。”

少年点点头,从胸口掏出了一支雕着梭罗仙木的银笔,飞快地往空中画了一个繁复的图形,随即旋身扬手,将符文推落于水面之上。须臾之后,安静如死的潭面像沸腾了一般发出了滋滋的声响,一缕缕青烟霎时升腾而起,形成了一个偌大的黑色漩涡。少年抬手提笔,正要再画,漩涡中心突然散出了一股极大的煞气,将众人震了开去。

“你没事吧?!”小公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就看见小七捂着脚踝坐在不远的地方。他心头一慌,想也没想便冲到了她的面前。

“没事没事,”小七忙不迭地摇摇头,颇不在意地说道:“就是摔倒的时候被碎石刮破了点皮……”

听了她的话,小公子不由瞪大眼睛,试图在黑暗中看清小七的伤口,却终究是徒劳耳返。他长眉紧蹙,怒声说道:“这水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应了他的话,一盏红色灯笼从水中缓缓浮了出来,烛光摇摇曳曳,映照着灯火后惨白如纸的面庞——那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只见他额心长着一只黑色的角,墨绿色的头发衬着他没有焦距的眸子,流转着暗红色的幽光,透着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逆阵,破!”在小公子惊恐的目光中,一旁的少年从地上一骨碌爬起,舞动着手中的银笔,气势十足地高喝一声,绘出一幅巨大的金色图案,重重打在了水中的妖物身上。

空气在一瞬间骤然凝滞,水中的妖怪也似乎被金光定在了原地,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少年见状,眉目一扬,几分得意之色不免跃然脸上。他转过头,刚要对小公子和小七说些什么,就听得一阵粗粝的嘶吼由远及近朝着自己急速而来。

他下意识地挥笔去挡,光芒顿时从法器前端流溢而出,硬生生接住了妖物致命的一击,却也将少年的身子重重弹开,跌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似乎是对少年手中的法器心存畏惧,妖物也不再恋战,而是转过左手提着的灯笼,露出口中的獠牙,朝着小公子和小七的方向直冲而来。

“小心!”从地上艰难抬起头的少年还没来得及拾起掉落的银笔,红色的烛光已经照亮了两个孩子的面庞。

千钧一发之际,小七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将小公子往自己身后一拉,直直迎上了妖物的眸子。

烛火在风中扭曲着,倒映在少女清澈如水的双眼之中。两人的脚下,一个纹路极为古朴的法阵不知从何时悄悄弥漫开来,正泛出暗银色的微光。

似乎是被什么灼烧了一般,妖物骤然停住了攻势,长嘶一声,面容狰狞地蠕动着,身上雪白的皮肤也开始缓缓溃烂。

“快跑!”小公子猛地从惊惧中回过神,他双手颤抖着拉住小七,拔腿就要往来时的长廊奔去。

然而,妖物却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他的眸子早已变得猩红,身上的痛楚让他不顾一切地伸出利爪,狠狠刺向两人的方向。

感到背后传来的危险,小公子急忙将小七往侧面一推,自己还没来得及闪避,一阵剧痛便从右肩上骤然传来。

他匆忙回头去看,就见妖物的利爪已经狠狠刺入了身体,鲜血顺着伤口落下,点点滴在布满尘埃的土地之上。

“不要!”见妖物抬手又要再刺,小七竟然不顾一切地冲了回来,护在了小公子的身前。

小公子的眼睛倏地瞪大,他还没来得及叫喊出声,脚下若隐若现的法阵竟然在一瞬间光芒大作,白如昼日,照亮了整个庭院。

妖物仰头哀嚎,身上的皮肤急速地溃烂开去,发出滋滋的声响。在光芒的笼罩下,它挣扎着挥舞双臂,重重向前迈了一步。

小七见状,急忙扑在了小公子的身上,低着头、紧闭双眼,准备硬生生挡下这致命的一击。

小公子看着小七近在咫尺的面庞,心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破土而出——这是她第三次不顾性命来救自己了。淡淡的暖意从他心头升腾而起,他的脑海中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就算今夜真的命丧如此,有她相陪,似乎也不算太糟。

思及此处,他闭上眼,紧紧环住了小七瘦弱的身躯。然而,妖物并没有朝他们发起攻击,就连嘶吼声也都渐渐静了下来。

小七抬头望去,透过面前不知在何时立起的结界,不期然看见了白衣玉冠、缓步而来的慕昔行。

就如初见时的那样,男人仙姿秀逸,额间的优昙影影绰绰、如影似雾,衬着他清雅出尘的面容,仿若月映秋水、星落人间。

在映满庭院的银光之下,他一步步走到她的身前,朝她伸出了手。

她呆呆仰起头,小心翼翼地握住了男人修长的手掌。

慕昔行将她从地上拉起,长眉微蹙,清清冷冷地问道:“可有什么大碍?”

“我没事。”小七顿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急急忙忙地答道。

听见她的话,慕昔行极淡地“嗯”了一声,转身走到小公子的身侧,广袖轻拂,轻轻覆上了他右肩的伤口。

莹莹的光亮从男人指尖溢出,遥遥映在他孤冷淡漠却又恍若谪仙的轮廓之上,仿若穹庐之下未经雕琢的绝美画卷。

小七立在一旁,怔怔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一刻,风过影落、尘埃浮旋,他的身影落入她的眼眸,深浅流觞,凝成了红尘望尽的人间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