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究竟是谁的白月光? > 第五章 初见

第五章 初见

清晨的阳光斜斜照进端王府的北院,给院中的花草树木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黄。周遭的景物风貌似乎与平日别无二致,暗夜中所经历的悲恸与追忆似乎都已随风飘散,化作大梦一场。

“你醒了?”

伴随着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厢房中响起,小姑娘急忙一骨碌坐起身,抬头向前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王府丫鬟服饰的姑娘正端着食盒,往房中的桌子上摆放着各色点心和食物。

小姑娘一个激灵,飞快地下了床,光着脚跑到那名丫鬟面前,手足无措地道:“姐姐,不用麻烦的,我可以自己来的。”

“这可不行,”小丫鬟一口拒绝,笑嘻嘻地道:“你和慕公子救了我家小世子的性命,是府上一等一的贵客,又岂能随意怠慢?一会等我把点心摆好,就伺候你更衣。”

小姑娘脸上一红,她从小在杂耍团中摸爬滚打,看尽别人的脸色,人生头一回受到这样的待遇,反而愈发的局促不安起来。

她在小丫鬟身边转悠了几圈,发现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僵立在一旁,干巴巴地开口问道:“姐姐,公子他……醒了吗?”

“你说慕公子?”小丫鬟见小姑娘点了点头,突然表情一变,满怀倾慕向往地说道:“他一大早就出门了,说让我们好好照顾你,他晚些时候再回来。要我说,慕公子长得那般好看,人又温和,你能给他做丫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不是他的丫……”小姑娘低低开口,却被唾沫星子横飞的小丫鬟截住话头,一脸神秘兮兮地问道:“你昨晚不是呆在我家小世子的院子里吗?你快给我说说,慕公子究竟是怎么治好小世子的病的?还有还有,听说昨晚王妃被关进了静思阁,但甄管家却说王妃是连日操劳、生了重病,在西院闭门静养。到底哪一个是真的?”

小姑娘被问得一愣一愣,她不禁回想起昨夜那一幕幕凄厉的场景,心头顿时百感杂陈。她沉默了须臾,满脸天真地摇摇头道:“我当时一直在院中等着公子,并不知道屋内发生了什么。不过王妃昨晚确实晕了过去,王爷便叫人将她扶出了院子。”

小丫鬟听完小姑娘的话,顿时兴意阑珊,继续整理起桌上的食物来。在收拾停当后,她拉着小姑娘来到梳妆台前,为她编了一个双平髻,又找出了一件鹅黄色的纱裙替她换上。

“真好看!”小丫鬟看着镜子里灵秀可爱的小姑娘,忍不住夸赞了一句。

小姑娘俏脸一红,扭扭捏捏地说了声:“谢谢姐姐。”

小丫鬟见她一副害羞怯生的模样,只觉得十分可爱,顿时生出了几分亲近之心。她拉着小姑娘来到桌边坐下,递给她两块金乳糕,颇为热络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小姑娘顿了顿话头,有些落寞地说道:“之前我和几个孩子一起在街头卖艺,因为我的年龄在他们当中排行第七,所以……他们都喊我小七。”

“卖艺?!”小丫鬟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问道:“你是会表演那种喷火、碎大石吗?”

小七闻言嘴角一抽,迟疑了片刻道:“我……会顶碗。”

“真的吗?”小丫鬟连连拍手,兴高采烈地道:“好厉害啊!你能表演给我看看吗?!”

对上小丫鬟晶亮的眸子,小七不由展颜一笑,狼吞虎咽地将青花瓷盘中的糕点消灭殆尽。随后,她抄起一摞空盘子,站起身道:“我表演给你看。”

小丫鬟立刻欢呼一声,屁颠屁颠地跟着小七来到院中,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期待万分的模样。

小七吸了口气,将一摞盘子放在脚背之上。伴随着脚尖的连续上挑,盘子先后落在了她伸开的双手和头顶之上。在敲定了盘子的落点后,小七的动作越来越快,瓷盘飞速地在她的手,脚尖和头部变幻着位置,赢得了小丫鬟的连连叫好。

片刻过后,小丫鬟的叫好之声戛然而止,她脸色一变,急急向小七身后行礼道:“见过世子。”

小七亦是一惊,她急忙收势,让瓷盘逐个落入怀中。随后,她转过身,向门口看去。

只见,清晨的阳光之下,一位穿着锦衣的小公子被众人簇拥着,站在院中的照壁之前。他长睫卷翘,一双黑色的瑞凤眼就像浓的化不开的墨,让他细若白瓷的面容上平添了几分昏迷时不得一见的钟灵俊秀。

“就是你救了我?”小公子朝着小七径直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开口问道。

“不是我,是慕公子救了你。”小七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老老实实地答道。

小公子“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听说你家慕公子出府办事去了,我晚点再来向他道谢。”

过了一会,小公子见小七低着头不吭声,又开口道:“我看你功夫不错,是你家公子教你的吗?”

小七被问得一愣,抬头看向小公子,见对方并没有挖苦或是说笑的意思,只好恭恭敬敬地答道:“我不会功夫,刚刚那些不过是简单的小把戏而已。”

“那你教我。”小公子昂着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命令道。

小七闻言有点傻眼,这堂堂端王府的世子居然要跟她学顶碗?她下意识地朝身边望了一眼,在看到小丫鬟悄悄点头后,她朝小公子露出了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道了句:“好,我教你。”

珠流璧转,在摔碎了数不清的盘子后,小公子竟然毫无形象地坐倒在地,不满地嚷嚷道:“我不玩了,这个一点也不好玩。”

小七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这位小世子,撇撇嘴道:“就算顶盘子不好玩,还有喷火,吞剑,碎大石好多好玩的呢!”

“那你表演给我看!”

“我不会。”

“那谁会?”

“市集上有很多人会的。”

“好,”小公子一骨碌爬起来,走到小七旁边,用很轻的声音说道:“那我们去市集。”

“现在吗?”面对小公子极为跳跃的思路,小七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所以地抬头问道。

“当然不是,我的病刚好,他们是不会放我出府的。”

小七不知所措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厮和婢女,压低声音说道,“那你要怎么去?”

“我自有办法,”小公子也不等她同意,自说自话地道:“我晚点来找你。”

说罢,他背着手,像大人一般装腔作势地往院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