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究竟是谁的白月光? > 第一章 公子

第一章 公子

东黎暨州,云阳城西。

天端的日光揉碎了酝腾着草叶芬芳的雾气,柔柔洒在了繁华一片的长街之上。

伴随着响亮的鸣锣声,一个矮胖身材的中年男子在街头立起布幡,带着几个尚在稚龄的幼童吆喝着卖起艺来。尽管,他们表演的内容都是云阳城百姓司空见惯的吞剑、翻跟斗等杂耍项目,但由于卖艺的都是不满十岁的孩子,倒也赢得了不少人的驻足。

在表演了喷火之后,两个男孩从地上的木箱里掏出了一叠瓷碗,紧靠着对方半蹲下来。随即,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从中年男子身后走出,踩着两个男孩的腿,轻轻借力,稳稳地站在了他们的肩上。

只见,这个小女孩面庞白净,细长的柳叶眉下是一对透着伶俐之色的大眼睛,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给她平添了几分属于孩童的娇俏可爱。

她的身手十分灵活轻巧,不一会,瓷碗就飞快地在她的手、脚尖和头部变幻着位置,博得了四周的一片叫好。

可是忽然,小女孩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人群的后面。她的双眼在瞬间倏地瞪大,面色一滞,身形微晃,从两个男孩的肩膀上直直摔了下来,头上的瓷碗也“砰”地一声掉落,砸了个粉碎。

围观的人群一时间兴意阑珊,纷纷散去,任老板如何卖力挽留都无济于事。两个男孩见状立刻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瑟缩在一旁。可老板并没有看他们,而是回过头,眯起一双缝眼,阴沉着脸,向小女孩的方向走去。

小女孩面色发白,抬手指着刚刚围观人群的中央位置,惴惴不安地道:“我……我看见有个满脸是血的姐姐抱着一个小弟弟从那边走过,所以我……”

闻言,老板的背脊顿时一凉,他不禁怒上心头,抄起敲锣的槌子,狠狠朝着小姑娘打去,口中大声嚷道:“你这个死丫头,警告过你多少次了,可你还是成天在这里胡说八道、坏我生意,我今天非要打到你长记性不可。”

小姑娘吓得一缩,赶忙抱着脑袋,闭紧眼睛,准备硬生生地挨上这一顿毒打。

然而,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她将眼睛微微张开,就见一只骨节分明、白若寒玉的手正紧紧握住了那根木槌。

她愕然抬头,不期然看见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只见他面容清俊,墨色的头发随风扬起,月牙白的长衫在晨光的掩映下泛出淡淡的浅金色。

此刻,他没有笑,一双眸子清冷淡漠,仿佛透过前世今生的寥寥风月望断了尘世间所有的生死轮回。

他的目光平淡无波地扫过小姑娘的脸,轻轻放开木槌,用纤长好看的手指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微微启唇道:“孩子还小,能有什么过错。”

“公子说的是,”老板大喜,连忙点头哈腰地接过银子,忙不迭地赔笑道:“您想看什么节目?我叫这几个孩子马上表演给您看。”

“不必了,”年轻的公子神色疏离,淡淡说道:“这锭银子就当是为孩子们买个平安吧。”

说罢,他转过身刚要离开,就被一个怯生生的童音叫住了脚步:“公子!”

见他回头,先前的那个小姑娘鼓足勇气走上前,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牢牢盯着男人清俊的面容,神色无比认真地道:“公子,您额上的花纹真好看。”

“死丫头又在这里胡说八道!”老板瞟了一眼男人光洁无物的额头,顿时气急败坏,生怕孩子的话惹怒了眼前的公子,害他失去刚刚到手的银子。

他几乎想也没想,抬起手,一巴掌便要朝孩子脸上招呼过去。

“住手!”年轻公子低喝一声,拂袖制止了老板的动作。随后,他微微弯下身子,低头俯视着这名尚在垂髫之年的孩童,好看的眼睛里第一次染上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你……刚刚说什么?”

小姑娘抬着头,目光定定地看着眼前那张俊逸绝伦的面容——只见,他额间的一朵优昙花正悄然盛开,泛出一种柔和的光晕,竟比天边的日光还要明媚上几分。

她微微扬眉,几乎不带一丝犹疑地抬起手,指向那朵摇曳生姿的优昙:“这朵金色的花好漂亮。”

年轻的公子蓦然一怔,紧紧注视着孩子清澈的眼眸,似乎想从里面找到些什么,可终究一无所获。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唇角溢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薄唇轻启:“这孩子,我买了。”

很多年以后,每当慕弥笙忆起眼前的这一幕,她总是忍不住想,如果从一开始就能预知这场相遇的结局,那么,尚在稚龄的她,还会不会像当初一般,带着希冀看向眼前眉目如画、不沾凡尘的面庞,开口轻唤一声——

“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