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腾楚梦瑶 > 第1711章 宙技塔

第1711章 宙技塔

接下来又用了十天,王腾开始锤炼自己的流星步、九阳神拳,等宙技。

流星步在他的一点点加强下,运转的越来越纯熟了,施展起来在脚下留下的痕迹,越来越细小,渐渐已开始达到踏雪无痕的地步。

至于九阳神拳,博大精深,他现在所领悟的也只是皮毛,在十天的不断训练之下。

九阳神拳中第一式如日中天,也被他达到了大成地步,威力比起之前,更加凶猛。

“我现在还缺少什么?”王腾扪心自问。

所掌握的功法、宙技和实力,他最近都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再提升已不切合实际了。

“很简单,你还缺少一门品阶高级的金属性宙技。”大冥天尊说道。

“金属性宙技?”王腾一怔道。

“不错,你是三属性的体质,其中木属性有了树经、火属性有了九阳神功,唯有金属性,还缺少一门撑门面的宙技,如果你能获得一簿,这样就可以弥补就这个短板,战力再次会提升。”大冥天尊说道。

“你说的很对。”王腾眸光一亮,大冥天尊说的有道理。

在金属性这一方面,他只学习了金玄功,非常低级,根本就不够他现在看的。

他若能在金属性方面,学到一门强大的宙技,以后金属性力量,自然会大大增加。

说做就做,王腾这就离开了!

宙技峰!

是北溟剑宗之内,一座高大的山峰,在这山峰之内,蕴含着诸多的宙技,是剑宗的重地。

只有金雕以上级别的弟子,才能来这座山峰之内,挑选宙技修炼。

王腾现在已是天龙弟子,自然更有资格。

来到了宙技峰脚下,王腾抬头眺望这座高大的山峰,不由咂舌。

只见这座山峰,很雄伟了,足有上万米高,半空中就已经开始缭绕着云雾,上面更霞光隐现,仿若隐含着神妙,给人一种向往之感。

在山峰上,流泉飞瀑,彩虹环绕,蜂飞蝶舞,甚至还有许多,罕见的异禽,正在那里飞翔,显得生机勃勃。

王腾一路沿着阶梯走了上去,不多时,就来了一座高大的巨塔前,矗立在半山腰处,若一件上古仙器,坠落在那里。

宝塔共有九层,巍峨沉浑,让人敬畏。

在宝塔前,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宙技塔!

“王腾,你来这里干什么?”

不过王腾刚刚来到这里,忽一道娇叱,传了过来。

不远处有一群人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女子,身材曼妙,容颜美貌,对着王腾冷冷道。

“诺言?”王腾眉头一挑,这人正是诺言,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来到这里都能碰到对方。

“我来挑选一门宙技。”王腾耸肩道。

“挑选宙技,你疯了不成,虽说你现在达到了天龙弟子地步,但实力还必须在宙丹境以上,才能进入这里,你有宙丹境吗?”诺言冷笑道:“没有的话,就快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小子就是王腾吧?”

“听说是这一届新生大会比武冠军,得罪到宣宣和无尘仙子,真是好大的狗胆。”

“才入门一个月而已,他怎么可能会有宙丹境的实力,快滚吧,别在这里碍事。”

在诺言身边,还有一些金雕弟子,亦忍不住一个个冷笑道。

“你们怎么知道,我没有宙丹境实力的?”王腾道。

“谁不知道你只有虚冥境圆满的实力,像你这种垃圾,能拿到新生比武大会冠军,都已经靠运气了,还想进宙技塔,做梦去吧。”

“不错,我还真是第一见,这么废物的天龙弟子。哈哈。”

那些人都大笑了出来。

这个世界,实力为尊,王腾实力不够,纵然是天王老子,他们也都不屑。

诺言也笑道:“王腾,当初在梧桐树鸟巢内,我可是亲眼见你虚冥境圆满的实力,你完全骗不了我。”

距离上次在鸟巢至今,也就才过去短短的二十几天而已,显然她不可能认为王腾会达到宙丹境。

一个大境界之间的突破,是最为困难的。

王腾冷笑,刚欲说话,忽然在那不远处一颗松树下,传来一道苍老而淡漠的声音,道:“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还让不让睡觉了!”

王腾目光转去,便见到在松树下,睡着一个浑身放邋遢的老头子,腰间挂着一个酒袋,好像喝酒喝多了正在那里睡觉,此刻醒来,一边说话,还在一边喝酒。

“见过酒长老!”

诺言等人见到这老人,全部都神色恭敬,行礼道。

别看这老人,一副邋里邋遢,骨瘦如柴的样子,实却是宗门的一位长老,他们的太师叔。

据说年轻时期,做过什么比较后悔的事,终日喝酒买醉,宗主见他如此消极,也只有将他安排在宙技塔看守这里。

王腾同样也行了一礼,微微有些吃惊,这老人的实力的确很恐怖,绝不在苍云长老之下。

在其体内,他感受到一股深不可测的味道。

“酒长老,这小子想要在这里浑水摸鱼,进入宙技塔,故此,我在这里帮你将这人撵走呢。”诺言笑道。

她有些幸灾乐祸,酒长老虽说消沉,却是一个很严厉的人,以前也有弟子见他喝的烂醉如泥,想偷偷进去挑选一般宙技,结果被酒长老,当场逮住,活活打了个半死。

所以她现在觉得王腾必然完了。

“哦,实力不够,还敢想进入宙技塔,找死不成?”果然,酒长老顿时变得精神抖擞,坐了起来,双目圆瞪,若一头发怒的老狮子般,很恐怖。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强悍的威压席卷而来,让得王腾等一众人,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神色有些骇然。

这老人的实力之强,远远不是他们这一代小辈弟子,可以比拟的。

“就是他,王腾,咯咯。”诺言笑吟吟的指了指王腾,心中乐开了花。

酒长老越愤怒,王腾所面临的惩罚,也就越严厉。

“咦,你小子竟然是一个天龙弟子?”酒长老看到王腾,有些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