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降临:无限升级避难所 > 第297章、全部消失

第297章、全部消失

之前抽空学习了一点,顺着这信号传输器,谢言楠就直接找到了秦老板的大概位置,令他大跌眼镜的是,他以为秦老板会在多么高档的避难所别墅群之类的。http://www.ruxueshu.com/1171727/

没想的竟然只是眼前的一座小农舍,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农舍,当然,也可能是为了做掩饰。

谢言楠顿了顿,打算进去看看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这农舍周围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设防,就这样可以直接进去一般。

“楠哥,不要进去,注意安全。”

十六虽然用的是潇潇的身体,有了一定的武力值,但是刚刚那件事上却没有主动伸手帮上忙,现在又在阻止自己。

“我一定要进去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谢言楠明显不顾十六的阻拦,直接往前走,十六居然打算强制性拦下他,这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谢言楠突然有些吃惊。

可是哪怕自己是四阶人类,也根本不是十六的对手。

情急之下,想到了马武给的拐杖,他赶紧抽出一只手来,开启了极速激光,幸亏,这激光对十六是管用的。

十六哎呀了一声,便直接捂着自己的眼睛,松开了谢言楠。

不过,十六反常的行为,让谢言楠更加好奇,这房间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十六不像是在保护他,反而是像在保护房间里面的人。

他蹑手蹑脚走到门边轻轻推开了门。

农舍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放眼望去,连个肉眼可辨别的家具都没有。

但是地下是一尘不染的,可见应该经常有人来进行打扫。

凭谢言楠的过往经验,他知道这间农舍肯定是有地下室,他用脚轻轻踩踏了一下地面,环绕着和房间内走了一圈之后,终于听到了空地的声音。

但这地板应该很厚,他属于四阶人类,所以才能够轻而易举进行辨别。

蹲下身来看了看,一整张的平板地板。

谢言楠将双手平铺在地面上,整个人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不知道底下会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当两只手完全平铺上去之后,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生物识别成功,大门开启……”

这句话的声音像极了之前在游戏房听到的那个提示的声音,音色一模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人录制,就太特么的离谱了。

他顿了顿,脚底下变得透明起来。

原本以为是什么豪华的避难所,没想到,就让有点像机房的那种中央处理器,整间房子的地下都是那种中央处理器。

谢言楠有些吃惊,按照信号发射源来讲,这里应该是秦老板才对啊,怎么会是一排一排的机器啊。

而且,以秦老板的阵仗,至少也有好几个小弟在身边,可是看起来似乎什么也没有,更诡异的是,他的系统明明开了自动播报,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你好,有人吗?“

谢言楠声音有些颤抖,忍不住吼了一声,这有些颠覆他的想象。

或许秦老板一个团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堆中央处理器,可这不符合逻辑啊?!

他顿了顿,脸凑近看了看,这确实是中央处理器,是超级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比一般的处理器要大好几倍,还略略带有一点人工智能。

他正想起身再看看房间内的情况,但是整个房间突然坍塌了,他还来不及反应,被坍塌的木板直接砸晕了……

……

再度醒来又是在游戏房。谢言楠头昏沉得很,平时也热爱看米国大片,不过刚刚貌似在一个户外,打算和秦老板谈生意,怎么会又回到了游戏房?!

或者说,刚刚那一切只是个游戏,谢言楠蹙了蹙眉头,类似盗梦空间?!

游戏中的游戏?!

清醒了片刻之后,他看了看时间,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总觉得哪里不不对劲,赶紧起身,打算去找找魏小菲。

结果有了更加惊奇的发现。

避难所里面很安静,安静得出奇。

之前为了让避难所里面的住户保持警惕性,谢言楠专门给潇潇立下了一个规矩,就是每个整点要报一个平安,后来,这习惯就直接沿袭到了十六的身上。

可是这避难所里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就连平时的鸡鸣狗吠也没有了。

地下室一个人都没有,他赶紧赶到地面上,地面上还是和以往一样整洁,没有被入侵的痕迹,但是地面上也看不到任何人。

魏小菲,魏北冥,马武,秦小诚还有十六,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谢言楠快速将整座避难所反复找了好几遍,确认避难所里面没有他们之后,突然变得有些慌张。

不仅不如此,避难所里面鱼塘里面的鱼,还有鸡棚牛棚里面的牲畜,全部都不见了。

谢言楠用手摸了一下鸡窝里面的余温,凉凉的,似乎离开不止一小会儿。

可是避难所的安防还是可以,有燃烧射线门,还有十六在,不可能所有的活物都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他有些担忧魏小菲的安全,顺势骑上了自己的弹跳车,再次确认了避难所里面没有活物之后,便骑着弹跳车离开了。

这特么的神奇了,连打斗和挣扎的痕迹都没有,就突然消失了。

除了门之后,谢言楠漫无目的地在周围溜达了一圈,整个人的精神有些恍惚,周围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甚至地上爬的,天上飞的一丁点活物也没有。

谢言楠只能来到之前交易的那些避难所,那座百货避难所。

周围的一切都没变,只是感觉少了些许升级,没有活人的气息。

他按照以前的方法礼貌的叩了叩门门,一次两次,三次,没有任何反应。

谢言楠蹙了蹙眉头,因为内心挂念着魏小菲,他也不想再等下去,直接用手削了这堵墙,打算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不过是个简单的避难所罢了,走进去一看,就沿着阶梯下到了地下室,按照谢言楠的揣测,这阶梯的两侧应该是有某种防护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