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58.最爱强人所难

058.最爱强人所难

“幕立仁,你说我们联合起来求助解家害你了幕天承。http://m.boyishuwu.com/book/798660/你可知,幕天承也找了解家,势必要夺得盟主令呢?”

  说这话的,是鹰刀门门主。

  果然啊,这位脾气不是很好,藏不住事儿。

  除了他一直说的比较多之外,根本没听着闻人朝的声音。

  从始至终,他一个字儿都没说。

  “你放屁!不可能。”

  幕立仁才不信,怎么可能。

  当年他父亲夺得盟主之位,靠的是真本事。

  “行了,别说那么多无用的了。事已至此,要杀要剐,随便。”

  厉洪至沉声,可不是他刚刚唤人家贤侄的时候了。

  “不要着急,这才刚刚开始。对了,厉大侠,你儿子可还在我手上呢。”

  厉轻周是第一批和幕立仁一同进入天涧山的。

  “你……他还活着?”

  厉洪至刚刚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幕立仁没回答他,却又忽的笑道“闻人兄真沉得住气。在天涧山,你就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然后溜了。这一回,你倒是冲锋在前。怎么着,是要赶在所有人之前杀了我,是吗。”

  闻人朝并没有给予回应。

  房子后,云止歪头看着虞楚一,“你看,他多窝囊。”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他还能想起来中伤闻人朝?

  多无聊。

  蓦地,遥远夜空,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在迸起。

  因着他们俩所在的地方无光,瞅着就更清楚了。

  “不知是谁的接应。的确啊,怎么可能不留后手。”

  云止小声道。

  虞楚一却微微皱眉,隐隐有些着急。

  也就是在这时,天上忽然有鸟儿飞过。

  小小的身姿,速度却是极快。

  只这么一看,虞楚一的眉目就舒展开了。

  云止仰头看着,忽的扭头看向她,“你的人也来了?你不是说,你们从不救人吗?”

  “我何时说过我要救人了?我要抓幕立仁。”

  她可没想救人,而是要抓人。

  云止哼了一声,“为了黑武,你真是什么都做。”

  “嘘,人来了。”

  尖细的风声,从四面八方朝着这边而来。

  与此同时,房间里,幕立仁也大开杀戒。

  刀剑割破皮肉的声音,以及一些人的惨叫,还有人在躲避。

  叮叮当当,房子都要塌了。

  锋利的长剑从半空飞过来,云止压着虞楚一的头趴伏在地上,他们俩身后的窗子被那飞来的长剑直接穿透。

  黑衣人迅速且利落的包围了这里,幕家的人也冲出去,瞬间打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拨黑衣人混了进来。

  他们直奔那正在杀人的房间,目标是幕立仁。

  幕立仁手里的剑原本都要扎进闻人朝的胸口了,却被忽然冲进来的黑衣人一脚踹飞。

  几个人扑上去,目标就是他,根本不需要多余的举动。

  闻人朝浑身无力,盯着那些人,可以很确定这不是他的人。

  幕立仁奋力挣扎,却是抵不上这些人狠绝。

  干脆利落的把他拍晕,然后便迅速的撤了。

  闻人朝撑着墙壁挪到门口,盯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隐约的,他好像看到了虞楚一的身影。

  她为什么要劫走幕立仁?

  “刚刚可看到了,之前还在那儿的不明身份的人可都不见了。八成啊,那就是解家人。倒是聪明,关键时刻跑的挺快。”

  云止刚刚扫了一圈儿,只见幕立仁的人了。

  “可能幕立仁求助解家,合同里就没签要保护他这一项。”

  虞楚一不知这解家是谁,但这种游戏规则却是有意思,她刚刚听了一会儿,大致了解了些。

  “大概幕立仁没有那么多的钱了。”

  幕家在几年前生意就不行了,当然了,家底肯定是有的。

  但,这解家听起来可不是三瓜俩枣就行的,胃口特别大。

  “那时解家是要钱,你怎知现在还会要钱?”

  根据白柳山庄的调查,幕家近期没有大规模转移钱的动静。

  “不要钱,还会要什么?”

  云止仔细的想了那么一下,除了钱,幕家还有别的吗?

  “问问幕立仁本尊就都清楚了。”

  迅速的离开黑山,沿途接了沛烛以及云止的人,稍稍绕远了些。

  但是,在天亮时,还是出了黑山的地界。

  幕立仁还昏着呢。

  虞楚一走近了,看了看他。

  “把他送回山庄去,看管好了。”

  “是。”

  一行人迅速离开,速度可是相当快,眨眼间就不见了。

  云止抬手,把她发丝上沾着的一块碎叶摘走。

  “你真觉着幕立仁会知道是谁杀了黑武?”

  “他即便不知道,但所有的事情都有关联,总是能查出分毫来。”

  顺了顺自己的长发,她就是不会放弃。

  云止看着她,“能得你如此惦念,真不知这黑武几世修来的福分。”

  虞楚一很无言,这也值得羡慕?

  他脑子真是有病。

  “怎么,不爱听?”

  瞧她那表情,云止转过身来面对她,眉眼含笑。

  “我最爱听的是将死之言。”

  “那得等百年之后了,将死之言肯定动人。到时再说给你听。”

  “我百年之后还得看你?我是做了多大的孽。”

  别说,一想到可能百年之后还得瞅见他这德性,虞楚一忽然头好疼。

  云止笑出声,她越嫌恶,他还真就越来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