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56.那你就排号吧

056.那你就排号吧

云止的队伍跟上来了,他这回带了七八个人。http://m.gudengge.com/1786880/

  与白柳山庄的队伍混作一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

  “看,闻人朝急的连你都顾不上了。”

  云止眉眼含笑,一瞧就知道他可开心了。

  “此地危险,云止公子也得多多注意,小心被人当成了肉盾。”

  虞楚一告知,凑到她身边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保不齐被当成肉盾的也乐意呢。”

  虞楚一弯起了眼睛,“那我无话可说。”

  歪头看她笑,云止露在外的眼睛也染了光一般。

  “上回你们不是也进来了吗,都瞧见了什么?”

  遮挡口鼻,其实是有用的。

  这一片的瘴气,只对口鼻有影响。

  吸入,会伤喉咙。

  “就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倒了。不过,他们执着于进入这里,其实是对的。”

  “人在这里。”

  虞楚一也知道。

  “你们调查到了?”

  “白柳山庄的人从大司那边进了黑山,那边是没有瘴气的。他们太着急了,若更仔细的计划一下,兴许能破了这个局。”

  “我还是之前的想法,幕立仁没有这个脑子。”

  不是云止看不起他,而是,他真的不具备此头脑。

  虞楚一没说话,但,云止说的是对的。

  他们太心急了。

  “他们都顾不上去考虑这些,只想着抓紧的赶过去。第一时间找到他,然后……”

  “灭口。”

  云止看她,只露一双眼睛,也依旧惊艳。

  “我们调查的可能并不细致,这其中原委,还得听幕立仁说。当然了,若想听他说,也得保证他活着才行,死人是无法张嘴的。”

  就前头队伍那架势,也不知幕立仁能不能挺过去。

  “你白柳山庄的人不是已经从大司那边绕进来了吗?”

  “我白柳山庄从不接保护人的活儿。”

  “那是我多嘴了。”

  云止一笑,也是,从没听说白柳山庄会保护谁。

  他们,才不多管闲事呢。

  蓦地,虞楚一停下了脚步。

  伸手,把脸上的丝绢扯开一些,她轻轻地嗅了嗅。

  “你做什么呢?这瘴气进了喉咙,你会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

  云止把她的手打下去,又顺势把丝绢整理好。

  “我闻着不太对,有一股……燃烧的味儿。”

  云止也扯下丝绢闻了闻,随后抬手举起,“还有点儿热呢。”

  “火南风。撤。”

  虞楚一一声令下,转身就走。

  身后,茂密的树木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远处,浓烟滚滚,直冲天上。

  风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别看此处茂盛,之前连空气都不太多。

  可这会儿,风就像给他们做了定位一样,热滚滚的一直在身后紧追不放。

  云止一手扣在虞楚一的后背上,直接带着她跳下峡沟。

  其他人也陆续的跳下来,只觉着后头的热气把头发丝儿都烧焦了。

  浓密的树林浓烟滚滚,热风滚滚,所有黑山里的小动物都在疯狂的逃窜。

  揽着虞楚一,速度极快,踩踏着宽阔的河面跃到对岸,便掠进了山中。

  “不许进水里躲避,会被煮熟的。”

  虞楚一不放心后头的人,大声喊道。

  “他们又不傻。”

  云止觉着她操心的太多了。

  “这种地方就不可能出现火南风,太诡异了。”

  “那就是人为的。”

  云止带着她翻下陡峭的斜坡,随着他们俩跳下来,一股红色的热焰便从上头呼啸而过。

  那就是火舌,一旦被包围,人瞬间就得着了。

  仰头往上看,虞楚一只觉着喉咙里都干了。

  “他们呢?”

  没跟着跳下来。

  “跳那边儿去了。”

  云止听得到。

  好热!

  又一股热焰从顶上呼啸过去,上头的树都着了。

  “我见过一种尸体,身体里的水分都被蒸发干净了,但是无论从头发还是皮肤都保存的非常好。那种尸体,就是在这种高温下活活闷死的。”

  一手捂着喉咙,虞楚一一边道。

  云止不由笑,咳了一声,抬手把她额头上的碎发拨了拨,“哪儿那么容易就死了?”

  “云止公子有何高见?”

  火南风,见着这玩意儿,跑就对了。

  “既然是人为的,那么,就未必是要以杀了进山所有人为目的。再等一会儿,火势小了,我们就进去。”

  这个时候,不能撤。

  撤了,就什么精彩的戏码都看不着了。

  他这种精神,十分得虞楚一待见,为了热闹不要命啊。

  太热了,那种能够把人烘干的热。

  都能感觉到身体里的水分在被蒸出来,这简直就是酷刑。

  “喝水。”

  云止从腰后抽出一个小水壶来,巴掌大,精巧的不像个水壶。

  接过来,虞楚一喝了一口。

  眼珠一转,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人,他眉目带着笑意,心情不错啊。

  “笑什么?”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

  云止的视线在她脸上转了一圈,之后把她手里的水壶拿回去,喝水。

  看他那毫不避讳的动作,虞楚一总算知道他笑什么了。

  “我有病,会传染的。”

  “你若有病,早就传染上了,也不在乎同喝这一壶水了。”

  虞楚一深吸口气,也是,若有病,可不早就染上了。

  “送你的那些东西可有顺意的?”

  微微歪斜,让身体和地面的草更亲近,借此汲取凉气。

  “没有。不过,窦天珠倒是挺伤心的。”

  她有什么可顺意或不顺意的,他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全无感觉。

  只不过,窦天珠是有的,最起码这个身体有。

  云止发出了小小的轻嗤,“她伤心或者不伤心,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这种绝情之言,的确是他这种人能说出来的。

  的确,这才是云止。

  若有一颗凡人的心,对谁都能共情,那就不是云止了。

  “我说这种话你生气?你又不是窦天珠,没必要代她生气。这样说吧,即便窦天珠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可若是你……”

  “是我如何?”

  虞楚一看着他,他这种人,无情到冷血。

  但,钻牛角尖起来也可怕。

  “我想,一时冲动之下,会甘心代你死。”

  看着她的眼睛,他此时所言也是一时冲动。

  但,这一时冲动不代表是假的。

  反而,一时冲动才反应出内心之真实。

  虞楚一看着他笑,“那云止公子就排号吧,代我去死的人,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