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42.啥叫心有灵犀?

042.啥叫心有灵犀?

一听是闻人朝,云止就单手扶着自己的腰侧,坐下去了。

齐腰高的杂草都被他给压的趴下了,他仰脸看着天空,“这么多年来,受伤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失血过多,眼前发花。”

他可不是胡诌八扯的调调,淡漠而高洁不似尘世。

虞楚一歪头看他,心知他什么意思,就是不想下去救闻人朝呗。

“说起来,他会掉到这下面去,或许是遭到了围攻。也不知围攻他的人,和围攻我们的是不是同一伙。以前你手臂都被打骨折了,不想,没过几年,精进到如此地步。这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已落到了你身上。犹记得以前,说起这数一数二,应当是窦天珠。”

云止可能不是个习武奇才,但是,他必然十分勤奋。

这勤奋,是在无人看得到的地方。

云止一听,也抬眼看她,“听了你吹捧,我这若不下去,都对不起你这吹捧。”

叹了口气,云止起身。

往下看了一眼,这闻人朝也不知哪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好大的福气啊!

纵身跃下,他是干脆利落。

虞楚一站在那儿往下看,他的确是身手非凡。

闻人朝应该也是在卡在了一个较为安全的位置,或许是当时情况危急,但不代表不会在危急时保护自己。

很快的,云止将人拽上来了。

跃出那裂缝,云止拽着晕过去的闻人朝落在草枝上,顺道也松了手。

虞楚一过去蹲下,仔细的看了看闻人朝,他身上倒是也没受伤。

抓住他的手,稍稍试探了一下脉搏,之后一手落在他耳朵上,打算把他掐醒。

“你就这么趁他不省人事占便宜?是真觉着他面皮长得好。”

虞楚一在那儿摸摸搜搜,云止看不下去了。

“长的是好啊。”

长得好是事实,岂能否认。

云止冷笑了一声,把眼睛转过去,眼不见心不烦。

掐闻人朝的耳朵,虞楚一劲儿是大。

这么一掐,他疼了,眼睫都在动。

放了手,“闻人公子。”

眼睛慢慢的睁开,闻人朝的眼瞳是有些涣散的,不过,还是能够看清楚虞楚一的脸。

“阿一。”

他说着,就又去抓虞楚一的手。

攥住了,也攥紧了。

捏的虞楚一的手都红了。

“醒了便好,你是遇着谁了吗?我看这一片打斗痕迹很大,从林子里一直打到这儿。”

“嗯,是遇着了不明来历的人。”

“那不知,与其交手,可窥探出是哪门哪路?”

虞楚一一边问,一边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没有。”

闻人朝说,一边想起身。

虞楚一用力把他拽起来,他失力过多,反倒是靠在了她身上。

“其他人也不知去了哪儿。自进了天涧山,一切都不对劲儿。好在是你没事儿,可觉着哪儿不舒坦?”

微微歪头看闻人朝的脸。

这人长得好,即便是虚弱无力像痨病鬼,也是好看的很。

“就是提不上力气。这些人武功高强,路数奇诡,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

还想提气,可是那么一提,就又歪在了虞楚一身上。

“行了,你也别勉强自己了。再歇一会儿,已经这样了,不急于一时。”

虞楚一给他支撑,凭她的力气,还是能撑得住他的。

“阿一,你没遇着什么危险吧?”

抓着虞楚一的手,闻人朝也有点儿担心她。

“我没事。”

微微摇头,虞楚一任他倚靠又任他抓手。

真是好一幅你情我愿的画卷!

云止双臂环胸,眉目冷淡的看着他们俩。

看着看着,他长长的吐了口气,便弯身将闻人朝架起来了。

硬生生把俩人给分开了。

“闻人兄身体虚弱,眼下还是寻个舒坦的地方歇着才是。再说,这山里有不知名的人,见着谁都打杀,须得避开,毕竟当下不宜交手。闻人兄忍一忍,我扶着你走。”

话落,云止就架着他走了。

闻人朝想说话都来不及,云止健步如飞的,能容他说什么。

虞楚一拍了拍手,看着那两个人,蓦地笑了。

云止这个人,可真是有意思。

别说,就这种环境,云止还真找了个有靠又有水的地儿。

将闻人朝安置在可以倚靠的地儿,甭管他是想往后还是往左往右,都不至于让他倒了。

非常好。

“喝点水吧。”

打了些水,用宽大的树叶拢成了漏斗的形状。

澄澈的水在里边晃,说是仙露也不为过。

虞楚一还未蹲下呢,云止就伸手夺过来了。

“来吧闻人兄,先喝一口水,咱们再商议别的不迟。”

这得云止亲自照顾,闻人朝也不免向后退了一下。

水过了他的手,谁能保证是不是干净的?

这互相不信任,在某些小动作上就看得出来。

虞楚一站在那儿看,不由笑。

“这么多人进山,眼下都没了影子。我想,大体情况差不多,或许是都分散了。也或许……情况会更糟。就我们三个人,接下来要如何行动?是继续在山里找人,还是我们先出山,调派更多的人马来找人。”

闻人朝喝了水,瞅着好像也舒坦些了。

“只凭我们三人之力,怕是不行。”

“主要是对手未知。”

“那,我们就出山,调派人马过来。”

虞楚一干脆利落。

“也好。”

闻人朝同意了。

云止也颔首。

既如此,那么就没必要再向深处行了。

往山外走,好在是各个在分辨方向这点上都不一般,并不算什么问题。

翌日晌午,便出山了。

这山外,原本就有各自的人在候着。

“阿一,随我一同走吧。”

闻人朝好多了,抓住了虞楚一的手,想让她同行。

“不了,我也不走远,就去前面的镇上。然后,联系白柳山庄的人尽快过来。”

虞楚一微微摇头,最后看了闻人朝一眼,便朝着自己的人过去了。

只一人,一辆马车。

上了车,很快就走了。

倒是闻人朝看了一会儿,这才离开。

云止推开了车窗,看着那两伙人走远,他却一直没催。

“公子,咱们什么时候走?”

驾车的下人倒是有些着急了。

“将车驾到前面的树底下,等着。”

等着?

等啥?

下人不明所以,这是要等谁?

还能等谁?

等某个人杀回马枪呢。

云止敢保证,她就是要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