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16.他是疯了吧?

016.他是疯了吧?

“这日后,阿一再出行,须得再谨慎一些。”闻人朝检查了一下窗子。

  其意明显,不是为了伤人,就是为了看窗子后的人。

  窗子后只有他和虞楚一,他这脸有什么可看?在江湖上走动的,一大半的人见过他。

  唯独神秘的始终不见脸的,那不就是虞楚一嘛。

  看脸?不管是何意,总之,她是被惦记上了。

  “我没事,在江湖上走,多多少少总是会遇到意外。”虞楚一并不是很在意。

  也或许,她是猜出了干这事儿的是谁。

  一场晚膳被打扰,闻人朝将她送出门口时,忽然开口。

  “阿一,你今日在朱家,临走时特意说了云止的事。我想,你分明是知道,他并不想与朱家结亲。”

  斗笠已经罩在了头上,虞楚一就知这闻人朝的脑子的确好使。

  兴许,昨晚他就看出来了。

  “万事随缘。不过,听说促成一桩姻缘可长寿十年,我也想长命百岁呢。”虞楚一这话真假不知。

  闻人朝不由笑,“不过,还是小心些。云止,与旁人不同。”

  虽和云止没什么交情,但因为儿时见过。

  只见过那一回后,闻人朝就知道,这个人,睚眦必报。

  且,手段其毒,层出不穷。

  “多谢闻人公子。江湖这么大,哪能那么容易就碰见。”虞楚一并不想搭理云止。

  她此次会下山,也是因为金眉黑武被杀。

  云止?谁管他是谁!

  嗯,她是觉着不搭理了,也就碰不上了。

  但,挡不住别人主动出击啊。

  翌日,大兴大业就在门口堵住了一个扬言来找白柳山庄寻物的人。

  此人……哪能不认识,在朱家见过的呀。

  云止身后跟着的下人,年轻,沉稳。

  “寻物?”房内,虞楚一刚洗漱完。

  沛烛站在旁边摇头,想他云家在江湖上什么势力?想找东西会找不着?

  “是,说是一件东西找不着了。云家已无法,来求助我们白柳山庄。”沛澜说道。

  那人被拦在门外了,看样子,不像说假话。

  虞楚一净手,十指纤长白皙,“接了。不过,这价钱,还要照比往常提三成。”

  云止……

  昨晚之事,八成就是他干得。

  窗子大开,见着了她的脸。

  “是。”沛澜领命,便转身出去了。

  与门外之人交涉,云家果然是财大气粗,价钱照比往时提三成。

  那,就可不是几百金那么简单了。

  “已经说好了,定金他们会马上送到通财庄。钱到位了,姑娘便见他家主子。”交涉此事,沛澜干脆利落。

  “好。”依云止的脾性,他不会拖,今日内就会找过来。

  齐州依旧很热闹,在这三楼往下看,除却那临街的商铺前都摆放的盛开的牡丹,更多的是来来往往的江湖人。

  真跟来聚会一样,想当年崖州聚义,也就是这种场面了。

  隔壁的闻人朝上午时派人送来了极为新鲜的瓜果,最娇艳欲滴的当属地莓。

  此种地莓,估摸着在这齐州当地都买不到,也不知他从哪儿弄来的。

  “闻人公子真有钱。”沛烛在吃,主要是虞楚一不吃,这不都浪费了。

  “有钱,也得看怎么花。因为有目的,所以砸多少钱都舍得。”虞楚一轻声的说,这也就是所谓的,泡妞儿了。

  当然了,此种男人,自然是个好情人,总比那铁公鸡要强许多。

  这目的是啥,她们几个都明白,男女那点儿事呗。

  诚如虞楚一所想,过了晌午,通财庄那边就来了信儿,说定金全部到位。

  速度快,且分文不少。

  “人快来了。”钱到位了,人也要到位了。

  沛烛觉着,她家姑娘对于人心这一块儿,拿捏的准准的。

  通财庄的消息送来没半个时辰,一辆精美又严密的马车就到了明月楼门口。

  一楼的食客张望,下一刻就见着月明珠辉的云止公子出现了,众人立时喧哗起来。

  云止公子,江湖三俊。若排名,那必须榜首。

  是好看啊,别说女人见了心动,这男人见了,也迷糊。

  云止下了马车,就进了明月楼。一袭白衫,纤尘不染。

  视线不移,面容清冷,锦靴踏上楼梯,上楼了。

  人都上楼有一会儿了,这一楼众人还在喧哗中。

  三楼,清净如无物。

  一袭白衫的人挺拔而几分清瘦,淡漠到将凡尘踏于脚下。

  抵达那间客房前,大兴大业站于敞开的门两侧,里面,数个丫头也等着呢。

  共同瞧着这位云止公子,每一双眼睛里,都是一种难以明说的打量。

  云止眸子一扫,分明如两颗最上乘的珠子,其下却皆是冷意。

  抬起长腿,迈过门槛,没理会那些个丫头,他就自动的朝着内室而去。

  果然,进了内室便瞧见那个坐在软榻上的人。

  不同于他所想的是,她没戴斗笠,就那么露着脸。

  乌发如瀑,明媚孤傲。

  若说云止的淡漠是不将世人放在眼中,她则是孤傲的连神仙都不想理。

  四目相对,虞楚一的心脏也跟着一痛。

  特别痛,属于窦天珠的痛。

  “云止公子。”开口,她并抬手示意,他请坐。

  云止慢慢的走过来,视线盘踞于她的脸上。

  这回近了,再看,似窦天珠,又不似。

  在软榻另一侧坐下,云止是优雅的,尽管他并没有刻意,是骨子里自带的。

  “不知云止公子要找的东西是什么?能花如此大价钱,想必价值连城。”他也不说话,就盯着她看,虞楚一十分淡定。

  她就是故意的。

  昨晚非要看她脸的,就是他。

  既然都已经看见了,她也没必要遮着了。

  看他那眼神儿,他正在怀疑,心内十分不确定。

  “价值连城?不,并不值钱。此物已失踪三年之久,或许腐烂成泥,也或许,依旧光鲜。”看着她,云止仍是不确定。

  这若是窦天珠,这会儿早就往他身上贴,并且试图动手脚了。

  她功夫高,也一向以此为荣。

  并且仗着功夫高,在发现假装温柔贤惠无法打动他之后,就动用武力。

  眼前这个,除却这五官有些像之外,别处,连头发丝儿都不一样。

  “三年?怕是这东西长了腿儿,会自己跑。”他此话一出,虞楚一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居然把窦天珠比喻成一个物件,他可真是没心到极致。

  “说对了,就是会自己跑。我要找的,是窦天珠。活的也罢,死的也好,找到便可。”窦天珠从忘江跳下去,尸骨全无。

  眼前这个,像也不像。

  若不是,便也罢了。

  若是……

  “好,白柳山庄定给云止公子一个答案。”找窦天珠?

  他是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