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13.赚大钱的是爸爸

013.赚大钱的是爸爸

那边,朱二还有朱三快步的冲过来,连带着朱项身后跟着的门徒,虞楚一也很快被围成了一圈儿。

  闻人朝单手虚护在她身后,面色也不是很好看。凭他的眼力,刚刚那人虽是一张不认识的脸,但想知道是谁,并不难。就是昨晚那个逃跑的家伙,他分明昨日截住了逃跑当中的他,谁承想今日却是慢了一步。

  “虞姑娘,你没事吧?”朱二上下的看了看虞楚一,她戴着斗笠,也看不出有没有受伤。

  “朱二侠莫担心,我没事。”虞楚一声线平静,因为她的确是没事。头微微移动,越过朱二以及他身后的人,去看那个刚刚还在微笑的人。

  不过,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她都不用去费力调查,就知道主使是云止。

  这种其性卑劣,心胸狭窄的人,坏了他的好事。他会报复,实不稀奇。

  “那到底是什么人?虞姑娘可认识?”朱家的门徒去追了,可今日朱家都是人,大门敞开着,能追上的几率不大。

  “不认识。自白柳山庄重出江湖,这样的人也并不少见。麻烦朱二侠转告朱豪侠,无需担心,切勿扰了今日各位英雄的兴致。对了,白柳山庄搜集天下消息,倒是有一个消息可提供给朱大小姐。这个消息,不收钱,也因为小女子佩服朱大小姐的心灵手巧。听说云止公子幼时曾误吞夜霜草,导致心肺冷寒。即便这些年已无大碍,但仍每日进食半盅返魂草炖燕盏。朱大小姐如此擅厨艺,定难不住她。事已了,小女子告辞了。”虞楚一‘好心’告知,说完,便转身走了。

  朱二还有几分愣怔呢,倒是闻人朝也一拱手,“朱二侠,在下也告辞了。”话落,紫金的身影转身即走。

  下了会英台,那边沛烛和大兴大业也从人群中挤回来了。那些人都知道这是白柳山庄的人,好奇的勾头瞅,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还想过来拦着。

  大兴大业人高马大,眼睛一瞪,好事儿的自动就退了。

  “姑娘,没追着。”沛烛很生气,小脸蛋儿上的刁钻也变成了戾气。别看小小一姑娘,摆明了不好惹。

  “无事,我知道是谁,走吧。”知道幕后主使,抓着了小喽啰也没什么用。再说,那小喽啰显然轻功高绝,这江湖上,能敌过的兴许根本没有。

  “就这么算了?气死我了,太嚣张了。”沛烛很是不忿。沛澜拉着她,随着虞楚一快步离开。

  白柳山庄来时自有车马,大兴大业去张罗,这边虞楚一等人也朝着朱家的大门方向走。

  朱家的门徒很多,在各处守着,因着今日来来往往进出的人特别多。

  朱家富贵,尤其是这种日子,更是各处布置的华丽。这些江湖草莽,哪懂得怜香惜玉,有些开的正好的牡丹都被撞得折了枝。

  “虞姑娘,咱们同走。”闻人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带着自己的人也过来了。

  听到了声音,虞楚一的脚步也慢了一下,很快的,闻人朝就追上来了。

  沛烛等人让开,又和闻人家的人混作了一队,互相看了看,并不是那么太顺眼。

  “闻人公子也要离开。”虞楚一问,顺势侧颈隔着纱幔看了他一眼。

  和他相比,这满园的牡丹,的确是些许失色。

  “某些时候,即便是满目繁盛,也须得与知己同看。知己不在,再灿烂也失了颜色。”闻人朝笑道。

  他可真会说话。

  虞楚一弯了弯唇,“接下来闻人公子去往何处?虽是告辞了朱家,但自来了这齐州,还真未四处看过。我们打算在城中住上两日,然后再回程。”

  “在下也是昨晚才赶到,城中景色,未来得及欣赏。对了,在下在各城的明月楼均留有客房几间,眼下这城里人很多,想要现寻客栈下榻也不容易。在下斗胆相邀虞姑娘同走,也节省了进城寻客栈的时辰。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已经走出了朱家的大门,大兴大业驾着马车在街上等候,而闻人朝的紫金软轿也已到位了。

  “既如此,便叨扰闻人公子了。”他邀请,她就同意了。

  闻人朝一笑,先随着虞楚一走到马车旁,护送她上了马车,他这才进了自己的软轿。

  闻人家的队伍在前,白柳山庄的队伍在后,离了朱家,前往城里。

  后头,有那么两拨人不远不近的跟着。这两拨人在跟了一段路之后也发现了对方,因着互不相识,一瞬间起了些敌意。

  不过,很快的就不再理会,只顾着追人。

  明月楼乃大齐百年老号,各城均有,门面巨大。酒楼三层,富贵人住得起,三教九流也接纳。

  闻人朝的确是在全国各城的明月楼里都留有上等客房,不止留了一间,是三间。

  他为何会留这么多,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位于三楼,也的确是富贵人才住得起的,幽长的走廊铺着厚厚的绒织地毯,脚踩无声。

  虞楚一真没客气,住进了那间最大的客房。下人随主,沛烛扬着下巴对人家道谢,‘诚意’足足的。

  但她到底是个小丫头,闻人朝又岂会与她一般见识。只是告知虞楚一他就住隔壁,有事尽可开口。

  大兴大业守门口,门一关,虞楚一也将斗笠拿了下来。

  明眸清漠,更多的是不为所动,无波无澜。

  这客房很大,有外间,有卧室。

  她慢慢的转到卧室,先扫了一眼环境,之后才走到临窗的软榻上坐了下来。

  沛烛和沛澜俩人进来,倒了两杯热茶,放置在桌子上,然后各自拿着一把扇子扇风,要将茶水尽快的扇凉。

  沛霜等人在外间,也难得的休息下。

  “姑娘,你真相中闻人公子了?”沛烛数次去看虞楚一,见她要闭眼了,她终于问了。

  “不行吗?”看过去,虞楚一忍着眼眶的酸涩,问道。

  这窦天珠,真是无药可救。她只是这么随口一说,这心脏就开始被凄苦占满,眼泪也要出来了。死了那么久,身体的记忆倒是好。

  沛烛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眼沛澜,然后摇头又点头,“倒也不是不行。就是……”

  “就是不相配。”沛澜代替她说了,就是这个意思。

  沛烛小小的点头,是这个意思。

  虞楚一弯了弯唇角,忽略眼角溢出的泪,“相配?这世上,就没生来相配的人。”泪顺着脸颊落下去,她嘴角依旧挂着笑。她的精神,已经和这个身体平静的分离了。

  俩人对视了一眼,没再吱声。说的也是,哪有那么多相配的人。

  茶凉了,沛澜捧着一杯送到虞楚一面前,“姑娘,肩膀真的没事吗?”那一掌,掌力可不容忽视。

  “没事。”接过茶杯,之前还丝丝疼,眼下已没感觉了。

  血就是这么厚啊,窦天珠是个习武天才。就像她看书一样,看过一遍,就记得差不多了。

  说起来,这人和人之间,差距还真是大。同样的血肉铸成,却又如此不可理解。

  这明月楼的三楼专为贵人所设,无论是这些硬件儿设施,还是在环境的重视上,都是极好的。

  很清净,隔音也非常好。即便是外面又有新客人入住,在这房间里也听不到声响。

  虞楚一还真的小小的睡了片刻,直至有客来,她才被沛澜唤醒。

  “姑娘,咱东家来了。”沛澜轻声说,一边扶着虞楚一起身。

  墨发铺在肩背,她什么话都没说,因着刚刚睡醒,眉目间还有些许迷糊。一时间,瞧着倒像是找不着家的小孩儿。

  卧室门口红影一闪,身段妖娆的秋水仙进来了,她往床上一扫,不由啧啧了两声,“见着东家来了也不下床请安,无礼放肆。”

  “我有没有说过,对能给你赚大钱的员工要客气些,否则她会自立门户。”单手拂了一把垂在肩头的发丝,虞楚一懒懒道。

  “爸爸?”秋水仙来了这么一句,人也到了床边儿。

  “哎。”虞楚一答应,之后就笑了。

  秋水仙也笑,扭着身子往床上一坐,斜着眼睛上下的瞄了瞄虞楚一,“阿一,你真觉着,那闻人朝知道黑武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