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113.他也是会吃醋的

113.他也是会吃醋的

解晏淮离开,虞楚一便派人出去放消息,召集所有在帝都的武林人士明日来通财庄。http://m.boyishuwu.com/book/798660/

理由无它,只一个,就说解晏淮在通财庄。

没准确的说是否控制了他,但,这般模棱两可,待得传出去了,也就变成了解晏淮被抓住了。

返回房间,还想着云止指不定多生气呢。

没让他亲手宰了解晏淮,气的要死。

本就是个小气的人,这回更是惹到了他的点上。

然而,她进了房间,云止就迎面来了。

手里拿着刚刚浸湿的手巾,一手罩在她后颈,便拿着手巾擦她嘴。

虞楚一闭着眼睛,任他来回的擦。

擦疼了,她抬手推了他一把。

“我躲开了,哪那么容易就被得手。”

云止又擦了两下,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来者不拒,有便宜就占。”

以为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虞楚一忍不住笑,“是我,说的就是我。”

她也承认。

只不过,现在不是多多注意了吗。

将手巾扔了,云止捧着她脸仔细的看了看。

蓦地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下,“旁人的便宜不准占,不知哪个就会要命。”

“是。”

笑着答应,能得她看上眼的便宜,怎么说也得是极品。

太普通了,她怎么可能看上?

他得寸进尺,虞楚一烦了,一把将他推开。

“你刚刚若这么利落,我也不至于如此气闷。”

“我下回肯定更快一些。”

“没有下回了。”

还下回?

消息散出去,翌日,便有人来了。

他们的速度可是相当快,各个焦急的很。

解晏淮,眼下解家的掌管人,大齐武林这么多家遇着的这些事儿,都是他折腾的。

哪个不想将他碎尸万段?

以朱家厉家为主,朱二侠和厉轻周现今为止仍卧床呢,可想这两家有多恨。

当然了,他们也都忘了自家曾找解家干了多少龌龊事,从中又得了多少的利益。

“这解晏淮在哪儿呢?”

他们来到这儿都有一段时间了,始终不见虞楚一。

茶都喝了两杯了,自然是着急。

“朱三侠先别急。解晏淮是什么人?极其狡诈,山上的狐狸都没他精。再说,诸位这么多年给解家送了多少钱?阴谋诡计,再加上财力他都有,想要对付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难度,诸位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沛烛的嘴可不是摆设,噼里啪啦,字句往人心窝子上戳。

原本各个都一副正义之士,为江湖武林除恶的架势,这会儿忽然就都蔫了。

沛烛无声的哼了哼,这就对了。

到了白柳山庄的地盘上还不老实,真以为这是他们那一亩三分地儿呢。

随着而来的朱晚晚轻轻地碰了碰朱三侠,示意他稍安勿躁。

实际上,她今天本来是应该去见那个要成婚的人。

可是,她知道来这儿能见到云止,知道他和虞楚一在一起。

她也不想做什么,就是想看看他而已。

等待着,居然一直等到了晌午。

通财庄可不吝啬,居然饭菜甜点都给送上来了。

“诸位先慢用,待得用完了午膳,有重要的东西给大家看。”

沛烛告知,果然这话有用。

午膳过后,的确是有东西被呈了上来。

一个假头套。

假皮和头发都跟真的似得,乍一看,以为真是从人脸上剥下来的呢。

“昨晚解晏淮来了,假扮成了邺殊公子的模样。他的假皮极为精致,与寻常的假皮又不一样,想必眼力再出众,也看不出问题来。”

沛烛拎起来给众人展示,没有头颅支撑,这假头套真的挺瘆人的。

特别像活生生从人头上剥下来的一样,眉眼皆具,又都是萎缩的状态,死气沉沉。

有人上前来仔细的看,又上手摸,真就是人的皮肤的手感。

“这……这不会真是邺殊公子……”

“当然不是。”

沛烛笑了一声,看他们这惊奇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还真是有意思。

“那,他人到底在哪儿?”

拿了个假皮出来,人呢?

“各位别急啊!一会儿,诸位不止能见到这位从未以真面目示人的解晏淮,还能见到一位老熟人。”

“谁?”

众人果然更惊奇了。

这白柳山庄是有能耐,他们汇聚到帝都,如何做事,都是听她们的指派。

正在这时,沛霜从外走进来,在沛烛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沛烛笑了,“诸位,咱们请吧,马上就能见着老熟人了。”

带着这些人离开通财庄,偌大的帝都,白柳山庄的人轻车熟路,在繁复的街巷中迂回行进。

朱晚晚数次的走到沛烛身边,终于忍不住了,“沛烛姑娘,敢问虞姑娘和云止公子在何处?”

沛烛转过脸来看她,一笑。

朱晚晚可是问对人了,沛烛的嘴……那是用笋做的。

“朱大小姐想必是好奇为什么一上午都没见着他们是吧?其实,我家姑娘本来是准备与诸位英雄多交流一下见到解晏淮的事,哪想啊,这解晏淮的嘴漏风一样,什么都泄露。邺殊公子爱慕我家姑娘许久,这事儿谁也不知道,偏生的解晏淮多嘴多舌。我家姑娘尴尬至极,云止公子气的不得了。我见识少,这男人什么心性我是不知。总觉着啊,云止公子心眼儿太小了,旁人爱慕我家姑娘,但我家姑娘又没答应,他生什么气呀?朱大小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朱晚晚的表情可想而知,沛烛见了,笑的更开心了。

明知没戏,还惦记呢?

心里有没有点儿数?

“原来如此。”

朱晚晚也只能说这一句了。

原来,云止公子也是会吃醋会嫉妒的。

带着众人,最终抵达了闻人家在帝都的最小的一个商行。

这商行位置偏僻,大概除了他们自家人,也没旁人知道这地儿了。

谁又想到此地眼下被人围堵的满满的,若是能在空中俯瞰,还能瞧见隔了三条街之外,禁军在汇聚。

被全方位围堵,虽朝廷不管江湖事,可解家来自哪儿?

来自大司。

由此,便不得不管。

离得远远地便看到了邺殊与一个大家都面熟的人在那商行的房顶交手。

“闻人向博?”

皆大惊,他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