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93.嫉妒我绝世容颜

093.嫉妒我绝世容颜

“的确是费了很大的劲儿。http://m.wannengwu.com/4732/4732952/不过,都不如你厉害,我原本想解决掉这里,然后再回去找你。但,谁想你还是跟上来了。”

抓紧了她的手,云止盯着她看,星眸明亮。

看得出,他真的很开心。

“必是解家杀了黑武,我肯定要来啊。”

她可不承认她是为他来的。

不过,云止可不信。

“那两个邺殊你也看到了,也不知哪个是他。或者,都是他。”

邺殊这个身份,很多人在用。

他们谁去往大齐,谁就是邺殊。

微微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他们内部是怎么个机制,但,我和邺殊来往过多次,自认为对他有所观察。但是刚刚那两个,我这会儿仔细一想,又都不像我见过的那个。”

“你怎么敢保证,你见过的那个是真的邺殊?说不定,也是个替身。”

云止不太爱听她说她对邺殊了解。

充满疑问的一个人,了解他干什么?

“是啊,也有可能。”

虞楚一轻轻点头,云止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两个邺殊跑进了这里,分明看到他们进了那间屋子,可是我进去了,什么都没看到。这每个房间里都有阵法,不能进去。”

云止看向那些房间,不能贸然进去。

这若是他自己,他肯定就冲进去了。

可是虞楚一在这儿,他还真就不敢冒险了。

“不过,事已至此,若不赶尽杀绝,将后患无穷。我看了外面的人,有高手,有菜鸡。但是,数目仍旧是不对,解家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人而已。我想,肯定大部分人都在外。”

若说杀尽,太不容易了。

“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见着就杀。走。”

起身,拽着虞楚一下楼。

从这建筑里出来,云止便揽着虞楚一辗转腾挪躲过一波攻击。

当然了,他可不是那种只躲不回击的人。

漂亮的膝击,力道浑厚。

虞楚一虽被云止扯着,但也相当镇定。

她是不会打,可是不代表面对这种情况会惧怕。

反而,因为窦天珠骨子里的好斗,她隐隐的还有点儿兴奋。

甚至生出了一种这些家伙都不是对手的错觉。

蓦地,山下忽然传来一声炸响。

“应当是旁边的驻兵来了,咱们得走了。”

虞楚一抓紧了云止的手,一边朝着沛澜等人示意。

“走。”

上山时的路已经走不了了,只得从这建筑后离开。

而且,是有路的,在最早调查时云止就知道。

后面的路接连官道,然后那官道一直通往蓝海。

显而易见是解家来回出海时的必经之路。

大司的军队上来了,流箭如雨。

一众人接连的沿着极陡的山路向下狂奔,隐约间,云止瞧见了山下的官道上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那两个邺殊。”

他们俩居然也跑下来了。

虞楚一根本来不及去看,云止揽着她都不走台阶,直接往下跳。

大司的军队已经翻过了山巅追下来了。

不得不说他们极是凶残,眼见着追不上那些大齐武林高手,便直接从山上往下投掷小火药。

一个个像鸵鸟蛋似得,从上头抛下来,再加上带火的流箭。

砰,砰!

接连炸响。

云止搂着虞楚一顺着最后一个斜坡滚到了官道上。

落地即弹起,他们落地的地方一个炸响,坚硬的官道都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那股冲击极大,虞楚一耳朵都跟着发出一声轰鸣。

不过,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如何。

倒是那个始终抱着她的人发出了一声闷哼,他给她遮挡了更多的冲击。

“云止。”

喊了他一声,那一瞬间她听着自己的声音好像都特别的小。

“我没事。”

云止回了她一声,随后起身,顺带着把她也抱了起来。

“你受伤了吗?”

“我没有。”

摇头,虞楚一除了耳朵有点儿嗡嗡之外,并无其他的症状。

“走。”

云止急着去找那两个邺殊,他们刚刚就在官道上。

根本顾不上去看山上的砰砰炸响,虞楚一被云止拽着前行。

只不过,追赶了一阵儿,却并没有再看到人。

反而是前后都无人了,原本山上的那些炸响声也消失了。

“此处距离蓝海大约五里的路程,如若那两个邺殊要逃走,很大的可能会从蓝海走。”

五里的路程,不算太远。

“你说话不用这么大声,我能听到。”

云止转头看她,因为她提高了嗓门儿,使得他也不由笑出来。

抬手捧住她的脸晃了晃,心知她应当是被刚刚的炸响影响了耳朵。

脸都被他给捧的微微变形了,虞楚一盯着他闭气。

“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摸着她的脸,云止的手恍似黏在了上面一样。

“我知道,走吧。”

把他的手抓下来,虞楚一深吸口气。

身体里有些气血翻涌,她感觉不太好。

怕是被压制住的浑厚内力又开始活跃了。

抓住她的手,继续前行。

“你之前用小狗给我送来的那封信我看了,所有在蓝海上行船的大司人,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想来,会如大齐一样,几乎有一半可能都是与解家有牵连的。现如今,只毁了他们的老巢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将这些都找出来毁掉才能对他们有致命性。”

“你偏生的一定要找到解家,你是确定了你中毒是解家干得?”

虞楚一忽然问道。

云止一哽,“你都知道了。那之前还骗我?装神弄鬼的给我驱邪。”

“那不是因为你不想说,我就顺着你呗。不过,你是如何确定自己中毒是解家做的?”

这一点,虞楚一始终没想通、。

“在蓝海,和在帝都你的通财庄。其实,头一回在蓝海,那毒并不致命,可以说,不是毒。是在通财庄那一次,他们所用之物与蓝海那回的毒相融,才开始在我身体里起效。这就是针对我,想让我死。”

云止的脑子岂是摆设。

无论是在蓝海还是在通财庄,都是奔着他去的。

就是要害死他。

“原因呢?”

害一个人,总得有原因啊。

云止看着她,想了想,“嫉妒我绝世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