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078.终于找到了

078.终于找到了

巍山这个地方,其实并不神秘。http://www.liulanwu.com/155/155496/

  算是江湖中人来回经过最多的地方。

  南通天崖蓝海,东通道谷以及一些小门小派。

  偏东北方向呢,就是寻常人都不会靠近的隐罗门了。

  不止因为隐罗门机关重重,还因为隐罗门的人很凶恶。

  这江湖上,他们不跟任何人来往,更别说会给谁面子了。

  而往北或是往西的话,诸多的大型城池,各大门派世家。

  巍山更像个交通枢纽。

  江湖中人在此擦肩而过,不稀奇。

  而云止和邺殊在此遇见,却一同进了巍山,这就奇怪了。

  打探消息的人也跟进了山,只不过,再往外传递信息的话,就不会那么快了。

  虞楚一的队伍慢慢的接近巍山。

  在他们都到了巍山附近时,已经过去五天了。

  这五天之中,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来。

  站在车辕上,虞楚一往远处看。

  巍山挺大的,据说百多年前,江湖上不少高手,决斗的时候会挑选三个地点。

  一个是天崖,一个是忘江,还有一个就是巍山。

  因为,这三个地点都有一处相同,就是有深渊。

  一旦掉下去,活下来的几率非常小。

  所以,高手为了显示自己武功盖世,就喜欢选择这种地方。

  “姑娘,要进山吗?他们这几天始终没传信出来,眼下具体在哪个位置都不知道。”

  这要是去找,可有的找了。

  “再等等吧。多多注意,会有鸽子从山里飞出来。”

  大兴和大业两个人得令,开始沿着山下慢行。

  走几步,便吹一吹哨子。

  哨子的音细长,但,也不足以蔓延整个巍山。

  不过,白柳山庄的鸽子经过特殊的训练。

  但凡哨子的声音响起,它们只要听见了,就会过来寻找。

  大兴和大业两个人,沿着山下吹了好一会儿。

  待他们俩返回来,山中,忽然有鸽子飞出来了。

  就是白柳山庄的鸽子。

  大兴再一吹哨子,它就嗖的飞过来了。

  抓住,果然是有纸条。

  “可算来信儿了。”

  沛烛也松口气,把纸条送到虞楚一手里。

  展开一看,虞楚一又抬眼看向山中,“进山。”

  “姑娘,到底怎么了?”

  “大兴和大业随我去,你们在山下等着。”

  来不及多说,虞楚一从车辕上跳下来,便快步离开了。

  沛烛等人等在原地,大兴和大业随着去了。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姑娘这么着急?不会是……云止公子没命了吧。”

  沛烛小声猜测。

  沛澜想了想,“也不无可能啊。”

  这若是死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巍山难行,主要是山坡特别多。

  从这个小山坡上下来,就马上又攀上了另一个山坡。

  费力。

  若是不好分辨方向的话,指不定走到哪儿去了。

  “姑娘,这边儿有动静。”

  在山中奔波了好一阵儿,大兴忽然听到有动静。

  除却密密麻麻的草树,其实什么都看不见,连鸟儿都没多少个。

  “走。”

  改变方向,朝着那边过去。

  他们动静不小,也惊动了那边的人。

  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看样子不是要出现,而是要逃走。

  大兴拿着哨子短促的吹了一声,那边要逃走的人停了。

  下一刻,从树林间迎了出来,正是白柳山庄负责在外围打探消息的桩手。

  他们只干这件事,其余的事,一概不参与。

  身材矮小,样貌普通,便于藏匿和混到各处去。

  “他们人呢?”

  大兴问。

  “底下呢。”

  桩手往后面一指,他为何在那儿?因为位置好啊。

  底下?

  虞楚一一听,眉头皱的厉害。

  “你不是说云止吐血了吗?他们在哪个位置,能让你这么顺利的观察到?”

  虞楚一快步走过去。

  “东家,那底下虽然深,但是不长杂树杂草,往下一看就什么都看到了。他和邺殊在一块儿呢,俩人一块儿掉下去的。邺殊没动静了,看样子是昏了,他没昏过去,倒是吐了血。”

  桩手就是干这个了,不止功夫好,眼力还好。

  “杭池呢?”

  他那狗腿子不是始终在他身边吗。

  “进了巍山之后,就没影子了。轻功太高,小的可追不上。”

  桩手也承认,轻功不敌杭池。

  不再听他说,因为已经走到了边缘。

  这就是一处峡沟,看样子像是被天雷劈出来的似得。

  底下却如桩手所说,不生草树。

  不过,很深。

  虞楚一往下看,的确是看到了云止。

  他不远处,还瘫着一个人。

  只不过,从这儿可看不出是不是邺殊,因为看不到脸。

  云止是坐在那里的,姿态倒是还成,只不过脑袋耷拉着,不知死活。

  “云止?”

  虞楚一喊了一声。

  虽说底下很深,但她一嗓子,他也不至于听不到。

  只是,没得到回应。

  “看样子也晕了,下去。”

  即便有武功,但也仍旧是不忘做一道保险措施。

  大业随身带着极细又极韧的绳索,扣在上头最粗的大树上,之后另一头就扔了下去。

  随后,两人带着虞楚一,便跃了下去。

  落地,这底下的温度和上头有些差别,有些冷。

  走到云止跟前,虞楚一蹲下,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脸,确认是本人无疑后,这才伸手在他肩上推了一下。

  这一推,云止便直接朝着一侧歪了过去。

  虞楚一立即伸手把他拽住。

  他倒是软的很,借着她的力,又歪在了她身上。

  低头看他,脸白的很,嘴唇倒是红彤彤。

  而且,虞楚一也没在旁边看到血。

  桩手说看到他吐血了,八成是看错了。

  “云止?”

  把他推开些,虞楚一叫他,还是没反应。

  说真的,若不是这荒山野岭的,虞楚一只根据他那红彤彤的嘴唇,就得怀疑他没干什么好事儿。

  “姑娘,邺殊公子内力受损,昏迷了。”

  那边,大兴已经将邺殊检查了一通。

  虞楚一点了点头,又扣住云止的一只手,试探他的脉搏。

  挺平稳的,跳动也算有力。

  桩手并未始终跟在他们后头,因为,追踪的过程中有跟丢的时候。

  最后找到他们,就是在此处。

  难不成,在桩手没看到的时候,他和邺殊打起来了?

  那这可是要命的打法,俩人都没想活着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