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幼崽直播种田中 > 第133章 番外三

第133章 番外三

第二天, 君陶独自一人在宽大的床上醒来。http://m.bofanwenxuan.com/1430/1430528/

他醒来之后,在床上睁着眼躺了足足五分钟,然后翻身, 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枕头上。

我喝醉了, 我告白了,我社死了, 我不活了。

嘤嘤呜呜。

系统还在打击他。

【醉酒后记忆没断片?】

君陶:“嘤。没有。”

【你自己说的话全记得?】

君陶:“嘤嘤。记得。”

【那你也一定记得你对你家默哥说,你喜欢他的脸和声音, 还喜欢他是个饭桶,喜欢他特别闹腾。】

君陶死死抓着枕头,快要把自己捂死。

社死了社死了。

我不活了啊啊。

系统经过提问, 发现君陶在进卧室之前的记忆都很清晰,进卧室之后就秒睡着。

也就是说, 君陶他自己告白的话记得一清二楚,君默的告白他却一个字都没听到啰?

系统:啧,傻陶陶亏大了。

【快起床, 今天你生日宴会, 想让所有人等你一个人吗?】

在系统的催促下, 君陶垂头丧气洗澡洗漱, 顶着一头微微润湿的乱毛出门吃早餐。

无论生日宴会怎么弄,早饭都得先吃。吃饱了肚子,才能更好的社死。

“醒了?头疼吗?”祁栩微笑着用异能帮君陶把头发吹干, “昨晚怎么喝那么多酒?”

“小酒鬼!”越岭拿着治疗仪给君陶检查身体,便治疗便教训, “你能不能靠谱一点?都十八岁了,还有前世的记忆,你这样子真的是成年人吗?”

夜劼把早餐摆好:“别唠叨, 先吃早餐。”

君陶东张西望?

祁栩笑道:“找陛下?”

君陶红着脸点头。

他告白了,默哥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难道默哥因为自己在开玩笑?还是以为他这个醉鬼在胡言乱语?

“他早就出门给你准备生日宴会去了。等你到了生日宴会现场才看得到他。”祁栩理了理君陶头上的乱毛,“吃完早餐之后换衣服,还要化点状。今天要全民直播。”

君陶道:“去哪直播?”

越岭看了一眼检测结果。还好,身体没有问题,酒精已经代谢得差不多。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让君陶吃了一颗解酒药。

“去了就知道了。”越岭把解酒药塞进君陶嘴里,“快一点,中午十一点半直播正式开始,别错过时间。”

君陶忙狼吞虎咽的吃早餐。

待他吃完早餐,重新漱了一次口,祁栩已经把君陶的衣服准备好了。

君陶第一次穿这么隆重的礼服,光是小配件都有上百个,领口袖口腰带领带甚至裤脚都有零零散散的小配件。

这种衣服君陶自然自己穿不了,三位最年轻的元帅围着他转悠,亲力亲为为他穿衣服。

“要戴这么多东西吗?”君陶满脸抱怨,“我觉得可以简单一点。”

“别抱怨,乖乖听话。”越岭弹了一下君陶的额头,“闭眼,我给你化妆。”

君陶:“越岭哥还会化妆?”

他一边说一边乖乖闭上眼睛。

越岭冷哼道:“我什么不会画?”

为了亲手给君陶穿礼服化妆,他们在工作的闲暇已经练了好几个月了。

越岭在绘画艺术上的天赋,用在化妆上同样了得。

君陶这张脸明明画了不少东西,看上去却像是没有化妆一样,只是显得更加唇红齿白眉目如画,更加精神了而已,就像是照片突然加了亮色滤镜一样。

“哇,越岭哥果然厉害。”君陶惊叹。

“别动。”夜劼拍了拍君陶的肩膀,继续给君陶整理衣服配饰。

这件衣服就是他设计的,所有装饰品都是他亲手制作。

祁栩就只能继续给两人打下手。

他的唱歌爱好在这个时候显然一点用都没有。

以三人的速度,居然折腾了足足一小时,君陶才打扮完毕。

给君陶打扮完毕之后,他们三人也换上了礼服。他们自己换衣打扮的速度就很快了。

半小时之后,君陶几人坐上了去国家大礼堂的飞车。

君陶这才知道,自己的生日宴会,居然要在国家大礼堂举行。

呃,国家大礼堂不是举行国宴的地方吗?

他的生日宴会怎么能在国家大礼堂举行?不太好吧?

祁栩等三人这时候才向君陶坦白。

“你的生日宴会上,陛下将正式宣布在全兽星人民和先辈英烈的见证下,和你缔结灵魂契约。”祁栩想摸摸君陶的头发,但被越岭打了手背。

他们好不容易才把君陶的头型固定好,别手欠!

君陶:“啊?我和默哥本来就有灵魂契约啊。”

越岭冷哼道:“你就当之前你们已经扯了证,现在正是举办婚礼。”

君陶的脸红透了:“别、别乱说,别开这种玩笑!”

夜劼踹了越岭一脚。

越岭摸了摸鼻子:“我只是打个比方。我知道你很想回渊星开一个热闹的生日宴会,但你十八岁成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以后兽星法律对未成年的相关保护都对你失效了。就算你不愿意,但以你的过往和与我们的关系,以后都得被迫踏上兽星的名利场……”

越岭停顿了一会儿,叹着气道:“这个仪式会让所有人知道,陛下会一辈子保护你,如果谁伤害你,就是和陛下、和我们三人作对。”

君陶想挠挠脸,被夜劼按下了手指。

夜劼:“别挠,你化着妆。”

君陶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们一家人的关系这么好,他们还以为你们不会护着我一辈子吗?谁这么傻?”

“很多人都喜欢以己度人。他们连自己的至亲都不会一辈子信任,怎么会相信我们这没有血缘的几人组成的家庭有多稳固?”祁栩温柔道,“我们就是给那些人看,我们没有利用你,更不会在你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就抛弃不管。”

他们对外宣称,君陶在渊星最后的大决战中透支了所有力量,所以现在君陶只是一个比兽星所有异能者都弱的普通人。

他们知道别人不会相信。因为如果真是这样,渊星就不会仍旧封闭,只准国营科研人员进入了。

他们越是这么宣布,一些“聪明人”就越认为君陶很重要,不会对君陶动手。

但“聪明人”是少数,愚蠢的人总是比“聪明人”更多。

他们这次的仪式,就是让那些愚蠢的人知道,君陶身后永远有他们在。

之所以要等君陶成年之后才布置这场仪式,除了因为君陶之前有未成年法律保护,那些人接触不到君陶之外,灵魂契约在兽星又称为“婚约”,以前缔结灵魂契约的人几乎都结婚了,这在君陶成年前,实在是不好公开。

即使这件事兽星人早就知道了,君默在直播间中曾经说过。

这场生日宴会,如越岭所说,是君陶正式踏入兽星名利场的仪式。

在这个仪式上,他们会显示出最君陶的最大重视。

他们在准备这件事的时候,本来有些犹豫。

君陶肯定更希望在生日的时候过得开心一些,他们是不是该重新找了机会。

但君默一意孤行,要把这个仪式放在君陶十八岁的生日。

“只要这个最重要的日子,才能让他们更加确信君陶对我们的重要性。而且,我希望我们和兽星对君陶的保护是无缝衔接的。我不希望在君陶成年后到举办仪式的这段空隙期,君陶会受到伤害。”

“哪怕别人口头上的侮辱和伤害,我也决不允许。”

君默说服了其他三人。他们给君陶准备了这个惊喜。

君陶很快就想明白了。

他笑道:“挺好啊。我成年之后,也该重新正式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了。我还要继续给渊星脱贫呢。现在正好让所有人知道,我背后有多大的靠山,让那些人都掂量掂量。”

三人松了一口气。

君陶真是太懂事了。他们还以为要多费些口舌。

君陶得知了自己生日宴会将要做些什么之后,就详细询问自己需要注意什么。

祁栩道:“什么都不需要注意。你全程不需要说话,陛下牵着你去哪你就去哪。不用紧张,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

君陶点头。

他只要昂首挺胸跟着默哥一起走就成了吧?没问题,我可是千万大主播,绝对不怯场。

……

他们下飞车的时候,君默早就在停车场迎接他们。

君默也是一身非常隆重的礼服。

君默每次穿上整齐的礼服的时候,气场都非常强,气质和平常完全不同。

不过见到君陶时,君默立刻浮现和平时无二的笑容,浑身危险的气质立刻变回了阳光大男孩。

“我还以为你会睡过头。如果你睡过头,在直播的时候,我就和全兽星观众说,某个小懒蛋昨天偷喝了梅子酒,现在宿醉起不来。”君陶曲起食指指节,在君陶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让你在全兽星观众面前社死。”

君陶本来还记着昨天告白的事,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君默一开玩笑,他就忍不住回怼,心态也轻松不少:“闭嘴默哥,我社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社死,我高兴。”君默得意洋洋道,“千金难买爷高兴,懂吗?”

君陶咬牙切齿,很想在君默干净的裤腿上踢一个鞋印。

“别逗陶陶了,该举行仪式了。”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