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02章 我会一直保护你(求银票!)



作品:《全球灾变:开局解锁恶魔系统

但宋暖阳知道,林夕颜所经历的幻境一定不会太简单。

幻境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也可能是自己不愿面对的人与事,同样也有可能是宋暖阳这种略有象征意义的幻境。

宋暖阳看着林夕颜的样子,有些心疼,但他也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生怕打扰到她。

前世宋暖阳也曾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也被许多人套路过,陷害过,伤害过。

而今林夕颜在宋暖阳眼里真的是一个天使般的存在,宋暖阳不能说她过于单纯只能说她真的很美好。

“憨憨,你一定要挺住。”

“你这么想成为觉醒者,一定不能放弃呀。”

可能林夕颜以后会不得不面对的黑暗的存在,但不知何时宋暖阳已经暗自决定,他一定要守护好这个女孩。

这个想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可能是第一眼看见林夕颜的时候,也可能是昨晚和林夕颜同床共枕之时。

林夕颜即是他心中的一抹白月光。

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会一直做她的骑士,为她扫平一切荆棘与险阻。

······

幻境中。

林夕颜身处一处鲜花广场,但广场中央是断头台。

而断头台上,有着两道低头跪坐着的身影。

身影熟悉而又陌生,身穿囚服,佩戴枷锁,显然是犯了死罪。

“爸,妈!”

林夕颜瞬间哭的梨花带雨,这不就是她朝思暮想的人吗?!

“你们怎么了!”

林夕颜声音有些更咽,为什么他们都不应答,究竟发生了什么?

断头台上的两道身影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广场上涌现出许多群众。

他们有的面带正义,如神圣的审判官。

有的脸色狰狞可怕,如来自地狱的恶魔。

更多的还是没有表情,麻木而苍白。

“你就是林夕颜吧!你的父母是人族的叛徒!”

“叛徒的血脉,肮脏至极!”

甚至有人将一把匕首扔在了林夕颜脚下,“杀了你的父母吧!他们是背叛者!”

“不,”林夕颜被这些言语刺激的有些奔溃,“我父母不可能背叛人族,他们只是失联了!”

人群又再次骚动了起来。

“那是官府骗你的,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对不对,你父母就是叛徒,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林夕颜瘫倒在地上,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别再狡辩了!”

人群再次暴动。

林夕颜茫然抬起头,而原本正常的人群却如同不再正常。

他们有的头上长出犄角,有的身上长出鳞片和尾巴,甚至有的头颅变成了兽首。

“你们,你们!”

林夕颜知道这是幻境,但还是被这幻境吓到了。

“拿起匕首,刺向你的叛徒父母吧!”

“对,拿起匕首!”

“罪人之女,拿起匕首,用鲜血证明自己!”

林夕颜摇着头,“不,我父母不是叛徒!”

可她的反抗却是徒劳的,因为林夕颜突然发现她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被某种意志操纵着。

林夕颜双眼变得空洞,俯**子捡起了地上的匕首。

然后站起身,长发披散,缓缓向着断头台走去。

而在林夕颜的身体里,内心深处的灵魂却在激烈的挣扎着,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握住匕首走向断头台。

“为什么会这样?”

林夕颜清楚的知道这是幻境,也知道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她的觉醒就失败了。

若是她不能觉醒,那她就真的没有机会亲手解开父母失踪的真相了。

就在林夕颜什么都做不了时。

外界,林夕颜口袋中的香囊忽然散发出奇特的香气,隐约间发散着五彩的颜色,最终飘入林夕颜的身体里。

幻境中,林夕颜看着“自己”举起匕首,就要对父母行刑,内心已经奔溃了。

就在这时,空间突然撕裂开来。

一团五彩光线包裹住了林夕颜,这也让她重新恢复了对于身体的主导权。

这五彩之光包裹着林夕颜的身体,就连整个幻境里的空间都剧烈的抖动起来。

那些面目可憎的人们血管破裂,身体变形,彻底变为人形怪物。

但即便如此,这些人形怪物也不忘继续朝林夕颜奔袭而来。

獠牙暴露,利爪锋利,似乎轻轻一击便可将孱弱的林夕颜撕碎。

就在这时,林夕颜身上忽然圣光普照,光芒所及之处,一切皆被净化。

而那些人形怪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光芒好似烈焰,猛烈的灼烧着他们的皮肤,瞬间将其化为灰烬。

于此同时,被光芒包裹着的林夕颜只觉得身体暖洋洋的,刹那身体消失不见。

……

体育场。

林夕颜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我这算是通过幻境了吗?”

林夕颜一抬头,发现对面的宋暖阳一直在盯着她看。

眼神怪怪的,越看越觉得他色咪咪的。

林夕颜眨了眨她那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不解道:“你看我干啥哩?”

看着宋暖阳只盯着她看却一言不发,林夕颜的神色顿时有点慌张:

“你不回觉醒失败了吧?”

她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宋暖阳。

“没事,有我哩,我,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

宋暖阳笑了,保护他?

这妮子真是一个憨憨,不过却是一个惹人怜爱的憨憨。

宋暖阳只是笑,并不言语。

他伸出手,运转灵海漩涡,灵气漩涡像马达一样动力十足,转化的灵力瞬间顺着脉络喷涌而出。

一点灵力聚汇于指间,宛若一道红色的火焰,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看见这副场景,林夕颜小嘴微张,显然是大吃一惊。

“你觉醒成功了?!”

林夕颜本来还想要多说些什么,但她小脸突然绷紧,显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顾不上多说什么,林夕颜就闭上了眼睛。

宋暖阳知道,林夕颜已经进去了觉醒的最后阶段,就看她能否开辟灵海了。

林夕颜仔细审视着丹田处的灵海,一点也不敢马虎。

她绝美的容颜浮现出难见的凝重,果然女孩子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是很动人的。

……

高台之上。

风牧天还在施展道法,根本脱不开身。

而那些招生办老师就轻松许多,需要他们的地方也只有最初的启动阵盘。

如今他们俯视着地面,几乎每个人的情况都尽收眼底。

当然,还是有一些偏僻的角落是他们注意不到的,例如宋暖阳所处的犄角旮旯,很少有人关注这里。

“对了,听说这次华东战区文科考试的第一名是在你们北枣?”欧阳中石捋了捋胡须,对着吕白梅问道。

吕白梅身为北枣武大的招生办老师,自然是知道宋暖阳这号人的。

她点了点头,说道:“不仅第一名在我们北枣,第二名也在,怎么样?老家伙,气不气?”

欧阳中正笑道:“第二名是叫端木白雪吧?她小的时候和老夫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老夫就看这个女娃子有武道的潜力,还指导了她一番,也算是老夫的半个徒弟吧!”

“半个徒弟?”吕白梅对欧阳中正的嗤之以鼻,“还不是因为她爸是九九丹药集团的董事长,拿丹药砸你你才肯指导的?”

听到这话,欧阳中正气的胡子都直了,反驳道:“一派胡言!你把老夫当做什么人了。”

但看到吕白梅一副母老虎的目光时,欧阳中正还是不得不服软。

“老夫只是在为我们西宁武大拉赞助,争取一些丹药资源而已。”

“罢了,罢了,往事休要再提,现让我看看这个宋暖阳同学在哪,觉醒的如何了,说不能还能争取他上我们西宁武大。”

欧阳中正打开手中灵环,在考务系统中输入宋暖阳的姓名。

要知道,从考生进体育馆用灵环核实身份就相当于默认同意被监视。

这中监视将一直到觉醒测试结束,可以将他们身体的各项数值通过灵环连接并传到考务系统,以方便将每位考生的情况进行检测和记录在案。

根据考务系统的提示,欧阳中正很快锁定了宋暖阳的位置。

“嗯?觉醒成功了?”

“这么快!”

欧阳中正点了点头,这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文科能考第一的人,给人的第一印象类似于大神。

“让我看看他的潜力如何。”

欧阳中正双眼泛光,在细细打量着宋暖阳。

当他看到宋暖阳身上环绕着常人用肉眼无法看到的红色气体时,顿时傻眼了。

欧阳中正身形一顿,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地。

他急忙稳住脚步,但还是满脸不可置信,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这,这特么怎么会是个废材?”

欧阳中正的反应也引起了其他招生办老师的兴趣。

众人纷纷顺着欧阳中正的目光望去,了解情况后也是纷纷对宋暖阳报以惋惜。

“他就是宋暖阳?唉,可惜了,觉醒是觉醒了,却是最低等的潜力。”刘一刀有些可惜道。

“嘁,不就是考了个文科第一吗,还以为是个天才呢?武道潜力这么低,终其一生境界都提升不了多少!”

一旁李龙泉手臂挽着刀鞘,似讥似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