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原神我是史莱姆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归离原的由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归离原的由来

“那是一个群魔诸神并起的时代,以前的璃月还未成型,魔神们都带领者各自的信徒留在一处定居,有的魔神固守着他们的区域,而有些好战的魔神则是选择了开疆拓土。http://www.boaoshuwu.com/640111/”

钟离转身,毫不怯懦的和法玛斯血红的眸子对视。

但法玛斯从钟离的眼中看到的只有无尽的疲惫和沧桑。

钟离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归终的样子。

漫天的黄沙旋转着掩盖了晴天,归终穿着一袭红衣,身上绑满了铃铛,边走边发出悦耳的声响,在黄沙中格外的扎眼。

黄沙后面紧跟着大量由大炼金术士黄金制造出来的魔物,虽然他们被黄沙迷了眼睛,却总能精确的攻击到带着铃铛的归终。

年轻的摩拉克斯皱了皱眉,他与这位奇怪的红衣女子素不相识,但是女子的前进路线刚好是自己庇佑的凡人之中。

“罢了。”

当时还只是岩王的摩拉克斯的钟离握紧了长枪,从城墙上飞到归终的身后,把枪尖精准的刺入了魔物的心脏。

一片星光闪烁,魔物的尸体随风散去。

“你是谁,来这里有何目的?”

钟离皱着眉头,蓝色的血液从钟离的枪尖上缓慢的流入他紧握着枪杆的手心。

“你好,摩拉克斯,我叫归终,是在你的领地北边,掌管尘埃的神。”

“我来这里是想与你签订契约,成为你的附属,但前提是你要像庇佑你的子民一样,保护我的子民免受魔物的残害。”

原本漫天飞舞的黄沙忽然停止舞动,混着归终坚定的声音,缓缓慢慢的从天上沉了下来。

“掌管尘埃的神?”

摩拉克斯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位神祇的信息。

的确是在自己领地的北边,和璃月族群接壤的魔神之一。

只可惜神力微弱,自己连对付她的兴趣都没有,唯一值得称道的可能就是她能够将旱地化为河泽、将磐岩移为平地的智慧。

摩拉克斯依稀记得,这位名叫归终的神精通机械制造的道理,能用弱小的力量对抗几倍于自己的强大神祇。

机械的力量,他已经在坎瑞亚见识过了。

“你的神力并不能帮助我什么,你甚至无法独自保护你的子民,我凭什么与你签订契约?”

还是个铁憨憨的摩拉克斯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愿意像你的仙众一样追随着你,只要你能保护我的子民。”

归终走出尘埃,脚步虚浮的她,站在还是个小渔村的璃月港外,丝丝鲜血从手臂上滴落,看起来分外狼狈。

钟离金色的眼瞳闪了闪,像一颗未被切割过的宝石,美丽但却没有光泽。

直到少女的到来。

“而我和归终,本也在各自掌管区域教导信徒,无意争斗,但争斗主动发生,我她商量后,决定联合起来,统一璃月地区。”

回到现在,钟离看着法玛斯的眼睛,缓慢的讲述他和归终的故事。

“归终想以尘世之锁作为我们缔结契约的信物,里面装着她的智慧,但我试了很久,都无法解开这道锁,只得放弃,现在想来,还依稀记得她那时故作庄严而雀跃的样子,她说了一句话,不知怎的,我现在还记得。”

“那些小小的人儿们,如同微尘般渺小又脆弱。”

“因为渺小,所以不知何时会殒命于天灾人祸,所以总是害怕。”

“因为害怕,所以总是努力,想变得更聪明,我啊,是明白的。”

“所以我想,既然与你力量差距太大,那就运用技术与智慧吧,同时具有你的力量与我的头脑的话,这座城市会很了不起吧?”

钟离走回岩神像旁,抱着手臂,意味不明的看着神像手中的方块。

他和归终曾在天衡山以北共同治理人民,归离原一时无比繁荣,并因他们而得名。

“所以你其实是喜欢那个尘神?”

“归离原……归终、钟离…你比我想的更懂男女感情啊,摩拉克斯。”

原本应该是怀缅的气氛,被法玛斯一副发现大秘密的表情所扰,钟离的嘴角抽了抽。

自己就不该和这个家伙提起这些往事。

“我于归终,并无男女之情。归离原这个地名,的确是因为当初和她合作时,将我与她的名字融在一起命名而已,这在魔神战争时期,是很常见的事情。”

钟离淡然的解释,只是脸上中带着从未展示在人前的杀伐之像。

“你离开尘世后,黄金制造了大量的魔物,加之诸魔神入侵,我当时一心只顾着清剿天衡山阴的魔物,遵守和归终立下的契约,没有意识到战火也烧向了归离原。”

“归终,在归离原上的一场混战中殒命,等我赶到时,她已经化为了漫天的星尘。”

钟离的身形未动,隐藏在神像的阴影中,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法玛斯:“我记得战争之神的权柄,就是借用战争中的所有武器。”

“究竟是谁,能在五位夜叉,三位仙人的保护中刺杀一名魔神。”

听到钟离的问话,法玛斯先是呆滞,然后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脸,带着惊讶的质问:“你觉得是我杀了归终?”

早在摩拉克斯诞生之前,法玛斯就向天空发起过挑战,归终和钟离的故事,更是发生在法玛斯被封印之后。

钟离没有搭话,然而就是岩王老爷子沉默的样子,让法玛斯尤为愤怒,之后就忍不住发笑。

“摩拉克斯,尘世执政只有七个名额,归终不是仙人,而是正统的魔神。”

法玛斯的赤瞳闪了闪,用怜悯的眼神盯着钟离。

“魔神战争结束后,除了胜利的七位魔神,所有的战败者只能被封印,或者被放逐到暗之外海,永远不能再返回提瓦特。”

“即便归终活到了最后,也会面对同样的问题……她不是尘世七执政的人选之一。”

“归终战死在混战之中,让你放下永恒的玄岩之相,对天空来讲,是最好的选择。”

传说在神魔混战的年代里,岩神曾显露出无边杀伐之相,在诸神之间的厮杀死战中,温柔从来不属于岩峦的神主。

那个时代的岩王帝君,碣岩般冰冷的面目之上未曾浮现过任何波澜,直到那位少女化为尘埃。

说完,法玛斯转身离开,返回璃月港。

走快点说不定还能赶上先一步出发的荧和派蒙,不至于今晚又去往生堂借宿。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