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84章 84.



作品:《摘星

「01」

近日, 科室接受的病人多,江尧纵是想请假多陪许柚一阵,也陪不了, 本着人道主义, 主任已经尽量少给他安排手术了。

闲倒是闲了点儿,该忙的活还是要忙。

于是,许柚刚生产完还没出院的那一周, 住院楼的护士、医师们经常看见江医生穿着白大褂往妇产科跑。偶尔找不到他人影, 十有**都是在妇产科。

分娩的那天, 他几乎一天都不在她身边,许柚心里一直有股怨气。

她知道自江尧当了医生后,在他心里,病人永远是第一位。

在陪她和去做手术之间, 他肯定也必须是选择后者。

可是, 谁都有脾气。

体贴包容的女人和任性骄纵的女人唯一的区别是,前者会憋在心里, 后者会发泄出来,而许柚属于两者之间。

她会直接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和情绪, 但不会过度任性。

因此, 这几天江尧基本都在绕着她转, 某位刚出生的小公主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疼, 爸爸就暂时将她忽视了, 理由是:老婆最重要!

「02」

整个怀孕和生产过程, 许柚还算顺利。

卸了货后恢复也极快,估计是与月嫂和江医生细心照料有关,体重确实是重了一点儿,但无伤大雅, 脸色比以前红润了许多,身体也无大碍。

在许柚打算减减肥,试图回到以前的状态时,江尧果断拦住了她:“锻炼是必要的,但是以减肥为目的就没必要了,身体健康就行。”

“可是我感觉好不习惯。”

其实许柚一点都不胖,主要是她以前给人的印象特别瘦,现在生完宝宝,那些上了年纪的阿姨看见她,都会口不遮拦地说一句:“柚柚,你现在比以前胖了,好看多了。”

导致许柚很泄气。

江尧却说:“你是在意我的看法,还是外人的看法?”

许柚说不出来,女人都有爱美的特性。

前面立着一面长身镜,江尧对着镜子从后面抱住她,单手撩开她的上衣下摆,露出平坦的小腹,上面的妊娠纹已经淡了,是他每晚帮她按摩的成果。

即便十月怀胎,也没增加她多少疲态,脸上的表情也是开心的。

某位医生抱着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妻子,吻了下她的脸颊,低语道:“难道你不清楚,你对我的魅力的有多大,嗯?”

搂在她腰间的手收紧,许柚像是被幸福萦绕了满身,“都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会说情话?”

“这不是情话,是实话。”

“……”

好吧,是她输了。

两人许久没亲热过,江尧吻上许柚的唇就停不下来,即便还未到深夜,情浓之际,再光亮的白天,气氛也渲染足够。

于是,刚起床准备下楼买早餐的江医生又将衣服脱了,缠着自己的老婆打算干一些许久没干过的事儿……

突然,一声“哇”声从客厅传来。

许柚努力地笑了笑,看上去有点苦涩,推了推他:“你女儿醒了,快下去买早餐给她。”

江尧脸都黑了下来,语塞地起身,把半个小时前刚在客厅哄睡的小公主继续哄好,才下楼买早餐。

许柚收拾收拾也起身了。

托着腮坐在客厅里看着已经一百天的宝宝,虽然现在还没张开,但她已经看出她五官上的某些优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随了江尧。

「03」

关于起名的问题,许柚和江尧思考了很久。

爸爸妈妈们一致不掺和,全权交给他们决定,在许柚翻了将近一周的字典,又跟江尧探讨过后,选定了两个字进行排列组合,就这么看似随意其实也不算随意地定了下来——司宜,江司宜。

至于小名,是爷爷奶奶们顺口喊出来喊习惯的,叫七七。

顺口,好听。

许柚便也跟着叫,看起来小姑娘还挺喜欢,每次喊她都会笑,小胖脚总是蹬来蹬去。

七七身上总有一股奶香味,脸颊软软的,只要陪她玩,就不容易哭。

小时候的许柚因为性别的缘故遭到了许多白眼,起初她还挺担心七七会不会走她老路。幸运的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很喜欢她,就连干妈干爸来看她时,都会夸她太乖了,比他家儿子小时候乖太多了。

软软小小的一团,成了全家人捧在手心的宝贝。

许柚心里也跟着开心与得意。

「04」

七七比林冉家的小猴子小了三岁。

梁鸿祯五岁半上大班的时候,七七刚好被送去幼儿园,于是俩人开始一起牵着手上下学。

江尧下午有空或者梁子豪有空去幼儿园接他们时,会将两个人一起接走,先带他们去吃饭,再送回家。

梁鸿祯作为哥哥,自七七出生后,经常被林冉教导:“以后你们一起上学的概率很大,至少小学初中是在一所学校上的,你一定要照顾好妹妹,不能让她被别人欺负了。”

梁鸿祯点头,也尽责尽职地做得很好。

还经常教七七一些古灵精怪的小魔术,导致小姑娘最近奇奇怪怪的。

有一天晚上,江尧不用值夜班,在家做好了饭,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

七七握着勺子,自己慢吞吞地扒饭,突然小脑袋抬起来,喊了一声:“粑粑!”

江尧看了她一眼,温和宠溺地说:“怎么了?”

七七抬起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从哪儿拿了根绳子,缠在手上比划来比划去,软软的嗓音笑着说:“你看我可以……这样……也可以这样诶……看……是不是很腻害?”

一眼看透她那些小伎俩的许柚默!

江尧配合极了,眸光动了动,装作不明白地问:“怎么会这样?爸爸没看清楚,七七再做一遍行不行?”

小女孩儿仰起小脸,有些不乐意地皱起眉头看他,奶声奶气地说:“……你好笨哦。”

许柚在一旁快笑喷了。

在对待小孩儿上,江尧一向很有耐心,手摸了摸她柔软的细发,将她抱到大腿上来,温柔道:“来,再做一遍给爸爸看看,是谁教你的?”

七七饭吃了一半,嘴角沾着油,“是哥哥。”

许柚懂了,捏了捏她软乎乎的小脸问:“哥哥对你好吗?”

七七大眼睛转了转,点头说:“好啊,他经常……经常有好吃的都会留给七七。”

许柚捧场道:“这么好啊!”

江尧给她喂饭,小孩子三分钟记忆,一下子就把魔术的事情给忘了。

吃完饭后,七七一个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看动画片。

许柚在浴室洗澡,江尧则负责把碗筷收拾干净,随后待许柚洗完,他便把七七抱进去,帮她给洗了。

七七从小被江尧教育得很好。

别家的小孩儿吃饭很拖沓,她从来不会,被江尧瞪几眼就乖乖地坐回位上把米饭吃干净了,晚上也鲜少熬夜,**点就能睡着。

江尧的严格从来不是在学习上的,而是生活规律方面。

他和许柚对她的要求都很简单,不需要她在学习上有多高的造诣,只要别学坏,认真了就行,小时候该玩就玩,没必要为了攀比让她去上什么外国语幼儿园。

晚上十点。

江尧处理完工作,从书房走过来,瞧见许柚只穿了一条睡裙趴在床上看韩剧。

她才看了几分钟,腰间就被一双大手拢住,悄悄地探进她的睡裙兴风作乱。

许柚拍了拍他:“别闹,我想看完这一集。”

“韩剧有什么好看的?”某医生不满了,原因是她一直盯着里面的男主角犯花痴,他在她耳畔低语,“七七难得那么乖,你就不想干点别的?”

许柚立马会意,关了iad,没一会儿就被他压在了身下,媚|眼如丝地问:“她睡了?”

他没回答,但行动已然告诉她答案,低头轻轻地含住她的唇,沿着下颚缓慢地辗|吻,密密麻麻地落在她的锁骨和柔软上……

许柚忽然想起黎平君前几天跟她说的话:柚柚,不知道你跟江尧有没有生二胎的计划?妈妈不是催你,只是想提醒一下,如果你想要的话,现在是时候了,不然等七七长大了,她也不好接受。

于是,她问了下江尧:“我妈说……七七上了幼儿园……现在刚好……”

旖旎的气氛被打断。

男人抬头看她:“嗯?”

许柚继续道:“刚好是生二胎的时候,你说我们……还要吗?或者说,你想要吗?”

没生第一胎的时候,许柚听别人描述分娩觉得很害怕。或许这与体质有关,她生七七的时候打了无痛,还可以接受,并没有痛到惨烈的地步,产后恢复也快。

因此,若要二胎。

其实她还是愿意生的,但就看有没有这个必要了。

江尧啃咬了下她的下唇,“你想要?”

许柚说:“我……还好。”

“那就不要了。”

“这是你的真心话?只要七七一个?别以后出尔反尔要我生……”许柚无情地说,“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哦。”

“不要。”江尧没有丝毫犹豫,笃定道,“这辈子,有你有她,足矣。”

生育的代价太大,他没必要让她再去冒一次险。

许柚眉眼弯弯地笑:“我是怕以后七七嫁人了,你会舍不得,会寂寞。”

“那就我们两个人一起过完这一生,还能走的时候,带你游山玩水,不能走了,就陪你解闷。”他眉眼不动地看着她,“只要一直在一起,怎么会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