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第83章 83.

第83章 83.

说是备孕, 其实跟平时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饮食健康了一些,作息也回归正常,偶尔可能会喝一下奶茶, 吃甜品, 垃圾零食却没怎么碰过了。

至于那方面嘛……

江尧也没有刻意去怎么样,只不过现在已经不做措施了,跟以前的感觉确实有点不同, 差别也没那么大。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了半年。

一直没什么消息。

许柚也险些忘了想要怀孕这件事, 直到某一天她发现她的生理期过了将近一周还没有来, 担心之余又思考着会不会是中招了?

毕竟一两个月前,她跟江尧那个……还是挺频繁的。

并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她立马上班摸鱼给江尧发了条消息:【嘿~】

江尧:【?】

许柚:【我突然发现我生理期推迟了一个星期还没有来。】

许柚:【你知道我平时很规律的。】

江尧:【你想说什么?】

江尧:【别想太多,也可能是你前几天吃了雪糕导致的。】

许柚:【?】

许柚:【我不信!你赌不赌?我觉得宝宝他要来了!不然的话, 都半年了, 再没有你该去检查一下身体了!】

许柚说得直白而大胆。

或许因为职业的缘故,江尧对此并没有芥蒂, 而是问:【你测过了吗?】

许柚:【我怎么测?】

许柚:【我就是上班无聊,突然想起来跟你说一下, 晚上回去测。】

江尧:【嗯。我今晚有事要晚点回去, 你测了就告诉我, 无论结果如何。】

许柚:【你有什么事啊?】

江尧:【开会。】

许柚:【哦。】

下班回去后, 许柚还真买了东西回来测。

可她不太会使用, 便问了下林冉, 自己也看了会儿说明书,便迷迷糊糊地测了。

紧张又期待地看着结果,仔细对照了一下说明书,再检查一遍。

最后, 不放心怕弄错,还发给林冉看。

林冉:【宝,你怀孕了!】

许柚:【!!!】

竟然真的有了。

许柚激动又兴奋,连打字的时候手都在抖,最后也只打出了三个感叹号。

若不是怀孕不能乱蹦乱跳,她估计要去阳台吹吹风,连蹦几下才能清醒。

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回到沙发上坐着,咬着唇在思考该怎么跟江尧说这件事,是现在说呢,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啊?

许柚干脆先试探一下:【你开完会了吗?】

江尧估计正忙,过了会儿才回复:【快了。测了吗?】

许柚皱了下眉,原本打算等他回来再说的,一瞧见“测了吗”这三个字根本就忍不住。

她本来也不是一个会藏事的人。

许柚:【测了。】

许柚:【你要不要猜一下?】

江尧:【不会吧?】

人在知道可能会有好消息的时候,为了避免失望,总会下意识地降低期待值,其实内心的答案却是“会就好了”。

许柚干脆告诉他:【呃……】

许柚:【我也不知道准不准,好像是……有了。】

隔了十分钟没等到他回复,许柚又不知道他在干嘛,气鼓鼓地盯着手机,问:【人呢?】

江尧:【帮你约了个医生,明天来检查。】

许柚:【……】

这么迅速?

许柚:【可是我明天要上班啊,时间会不会太晚了,人家不用下班吗?】

江尧:【下班我来接你。】

江尧:【人家下不下班你就别管了。】

许柚小声地哼了一下,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瞧把你急得,明天就周五了,周六去测不行吗?非要明天!?

知道自己很大概率已经怀孕后,许柚凡事都小心了许多,也不毛毛躁躁的了,下了班慢悠悠地走去电梯间下楼。

江尧早就在楼下等着她,准备带她去检测。

许柚上了车,紧张地问:“验孕棒应该不会出错吧?我们验了三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诶。”

江尧侧眸看她,语气略显温柔:“去医院测一下尿检比较保险。”

许柚笑了:“也是。”

反正迟早都要去一趟医院的,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所谓呢。

到了医院,许柚又是被江尧领着去走“后门”,还被检验科的护士调侃:“这才结婚多久啊!江医生,这么迅速?”

随后,她看向许柚,“来吧,我帮你测。”

这一次的检测不仅仅是检测是否怀孕,还要排除宫外孕之类的可能。

以及该做的检查趁机都做了。

得到结果时,许柚的反应比想象中平淡。

或许是因为那股兴奋劲儿已经过去,她也比较相信验孕棒的结果,侧眸偷偷去观察江尧的表情,才发现他嘴角一直没敛下来,感染得她也忍不住笑。

手轻轻地摸上小腹,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检测科的医生给了结果报告,还跟他们说:“放心,特别健康。开了叶酸,去领药就行了。恭喜啊!新婚半年就要做爸爸妈妈啦!别太紧张,心态放平,心情好一点对宝宝才好。”

许柚感谢地冲她笑了笑。

其实并没有新婚半年,但大多数人都会以办婚礼的那一天来认定你是什么时候结婚。

许柚和江尧都懒得反驳,道了谢,便去取药窗口拿药。

许柚特别开心地抱着他的手臂,想将这件事分享出去:“我们要不要告诉爸妈啊?”

江尧薄唇抿起,“你想说就说,正好让她们都来给你送送汤。”

许柚瞪他一眼。

她已经能想到日后经常被逼喝汤养身体的场景了,还有分娩后坐月子疯狂补身体,这样下去,她会不会胖啊!?

当时林冉怀孕时胖了接近三十斤,生完比怀孕前只胖了十斤左右。

许柚有点怕她生完后,身材一去不复返……

她垂下眼皮,很愁地问:“如果以后我胖了,你会嫌弃我吗?”

江尧眉头皱紧,直男地问:“怀孕还能不胖?”

“不是。”许柚感觉跟他沟通困难,“我说的是我生完以后,恢复不到现在的体重了怎么办?”

“那就不用恢复了。”

“……”

“你现在太瘦了。”

得到这样的答案,许柚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她摊了摊手,干脆闭嘴不问了。

顺其自然吧。

双方家长收到她怀孕的消息,高兴得不得了,经常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时不时来他们这慰问一下。

检查江尧有没有对她不好,给她吃不健康的外卖或者其他食物。

其实,早在江尧知道她怀孕一周后,就请了个专门做饭的钟点工阿姨来家里。

许柚已经不用在外面吃饭了,即便江尧要值夜班,也有人煮饭给她吃,隔三差五还有汤喝。

之前低微的贫血在这段时间回到了正常水平,林冉说她脸色也比以前红润了不少。

孕后期,许柚暂停工作,安心待在家养胎。

江尧作为医生,工作量跟以前一样依旧不变,甚至在她临产的那天,他可能也要做手术,唯一庆幸的是她会跟他待在同一栋手术楼里。

想到这,许柚就有点难过。

她还挺想江尧进产房陪着她的,可能是依赖习惯了,没他在,总感觉心慌慌,也很害怕。

命运就是如此爱捉弄人。

许柚羊水破了的时候,他还真在手术室里,直到她开完指还没结束。

因为他在做一台长达七、八个小时的脊柱侧弯手术,精力高度集中,无法分神。

手术结束,他出来换下手术衣,洗手的间隙听见专门来报喜的护士说:“江医生,你女儿出生了,你知道吗?”

江尧:“…………”

这简直成了江尧这辈子最大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