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70、70.

70、70.

江尧觉得这件事情, 是时候要跟许柚说说了。

总不能临出发前再告诉她,到时候也来不及哄。

因此,许柚收到江尧的回复时, 愣了一下。

他只发了几个字过来,却仿佛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江尧:【晚上回去跟你说。】

许柚琢磨了一下这几个字背后的含义, 但始终没往他要出差的方向去想。

许柚:【你那段时间是不是会很忙啊?】

许柚:【没关系的,他们又不是不清楚你职业的特殊性, 要是没空的话, 可以不去。他们应该也能谅解,总不能丢下病人吧?】

江尧:【不是。】

江尧:【是有其他事情。】

许柚:【什么呀?】

许柚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特别想知道:【到底什么事?】

江尧:【再过几个小时就下班了,下班再说。】

许柚:【非要面对面说吗?】

江尧:【对。】

许柚:【那我们开视频。】

江尧:【……】

许柚开玩笑的:【行,那就今晚吧。】

这神神秘秘的劲儿, 让许柚越来越好奇, 连工作都不能集中精力, 总是分心去想到底什么事情非要当面说呢?

恋人之间应该只有两种可能, 不是道歉认错,就是惊喜。

江尧能认什么错啊?

她又没生他的气, 那么……就只能是惊喜喽!

问题是……许柚看了下桌面上的小日历,实在搞不懂今天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

猜了半天,都猜不到他要搞什么小动作。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许柚边收拾东西边一闪而过一个念头。

她猛摇头, 不可能的, 他们才在一起多久,怎么会这么快求婚。

跟江尧结婚,是她一直以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虽然就他们目前的感情稳定程度来看,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许柚还是觉得有点遥远。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按了电梯,下楼。

江尧的车停在公司对面的马路边上,等着她。

许柚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里面。

想到可能是求婚或者其他惊喜之类

的事情,她识趣地不着急去问,沉默了一会儿后,询问了句:“今天下班还挺早的,我们今晚吃什么呀?”

江尧看着她:“回家吃吧,我给你做。”

许柚挑了挑眉:“不会又要用称吧?”

江尧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脸:“不提这事,你就不舒服是不是?”

许柚舔了舔唇:“我这是作为顾客,关心一下这家店的厨师手艺有没有进步而已。”

江尧边摆方向盘边低沉发问:“没进步就不吃了?”

许柚:“倒也不是,吃还是吃的。我有嫌弃过你吗?”

江尧没搭腔,总感觉她在暗喻其他事情。

回去公寓的路上,途经一家商场。

江尧进去反常地买了很多东西,例如能吃很久的腊肉、腊肠、鸡蛋和面条。

他们在家吃饭的次数不多,从来没有囤食物的习惯。

许柚很懵地问:“我们今晚要吃面条吗?”

江尧摇头:“不是,买回去放着,迟早要用到。”

许柚:“哦。”

买了一堆在她看来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收银台后,等收银员过机都要等很久。

最后付款金额接近一千。

许柚吓了一跳。

除了一些贵重的家电,她可从来没在商场只买吃的买那么多。

回到公寓。

江尧先将米淘了,放进电饭锅里煮,切了小半条腊肉进去,再慢条斯理地整理从商场买回来的东西。

必须冷藏的放进冰箱。

不冷藏的就堆在厨房的柜子里,全部整理好。

许柚有些郁闷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还以为江尧会给她什么惊喜,结果回来,跟往常一样,什么变化都没有。

他已经在厨房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没有主动去提那件事,完全专注在他买回来的那些东西上,而后还喊许柚过去。

许柚站在冰箱前,听他说,“我知道你会煮面,以后周末不用上班,就起床自己煮面吃。不吃早餐的危害性有多大,不用我再跟你说了吧?”

她有些不解地点点头,“不用。”

江尧知道她周末不喜欢吃早餐后,已经口头将不吃早餐的危害跟她

说过好几遍了。

后来,发现她还是不吃,变态到将那些胆囊结石的照片拿给她看,险些将她看吐。

“不过,”许柚问,“只是做早餐的话,你也不需要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吧。”

“嗯。”江尧说,“剩下的是让你自己做饭的,别老在外面吃。我还不知道你,没有我在,就天天去麻辣烫或者火锅店吃饭,那些地方,偶尔吃一次还行,吃多了不好。”

江尧每次跟许柚在外面吃饭,都很注重质量卫生,也舍得花钱。

而许柚不一样,她也不算是不舍得花钱,就是单纯觉得街边的小店好吃。虽然知道可能不怎么卫生,但就是控制不住。

“等等。”她好像听见了什么,“没有你在?你又不是天天上夜班,你上夜班的时候我偶尔跟同事出去吃一下也不行吗?没必要买那么多吧。”

江尧顿了顿,语调变慢地说:“嗯,我可能要出差一段时间。”

许柚怔了一下:“出差?去哪儿?怎么没听你提过?”

江尧如实道:“上周才知道,本来打算考虑一下的,但我还没答复,直接就敲定了。”

“去哪儿呀?”许柚才不关心怎么敲定的,她只想知道去哪里,去多久,“不会又是国外吧?”

“不是。”江尧淡淡地说,“北京。”

“多久?”

“半年。”

……

气氛突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江尧在厨房里做今天的晚饭。

许柚则在客厅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电视机的遥控器,按了半天,都找不到自己喜欢看的节目。

最近的电视节目也太无趣了。

没劲儿。

后来,她干脆关了。

直接坐在沙发上,视线往厨房瞟,看某人忙碌的背影。

要说生气吧?

其实也没有很气,毕竟这是他的工作,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他不可能因为她而拒绝一次交流学习的好机会。

问题是,最郁闷的点在于,她很无奈,心情也有点不好,又找不到合适的点去生气,这样一来,反倒显得有点矫情和做作。

虽说半年不长不短,但异

地恋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透过冰冷的屏幕,能做到每天都联系吗?

能做到一直保持热情和喜欢吗?想对方的时候怎么办?委屈想找人安慰的时候,或者开心想找人分享的时候,怎么办?

许柚托着腮,顿感无力。

她就知道她和江尧的感情不会这么一帆风顺的。

得知他们见完双方家长并且同居之后,林冉就感叹过,“你们也太顺了吧。你们吵过架吗?”

“没有。”

有生过气,但江尧是不会跟她吵架的,根本吵不起来。

林冉啧了声:“上天是公平的,一般没有经历过挫折的情侣,以后发生问题的几率很大。希望你们是例外。”

许柚:“你咒我啊?”

“没有啊。”林冉跟她分析,“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做到完全合拍,一旦两个人每天腻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没有吵架,就证明磨合得不够深入,或者是某种怨念积累的时间不够长。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这些问题就会慢慢浮现出来,然后就迎来了爆发。”

“那你说说,多久才能称之为时间长?”

“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同居的第一天就分手了,有的同居了七八年才发觉根本不合适。”

“……”这说了不跟没说一样吗?

许柚感叹道:“我觉得你就像是□□。”

林冉无所谓:“最近无聊,想尽快卸货,你就当我在吹牛口嗨吧。我觉得你们就算吵架,也不会分手的,我前阵子研究了一下塔罗,不如过几天给你算个命吧?”

“可别了。”许柚果断拒绝,“你不如给你肚子里那个算算?”

“……你让它给我指几个数出来?”

那天晚上的那顿饭吃得也不算很尴尬。

具体的出差时间还没定下来,但主任说是二月底,也就是春节后的两周之内。

许柚去参加完公司的年会,就正式放年假了。

临近过年,她搬回了家里住,帮黎平君搞卫生和准备年货。

家里招待客人的水果、瓜子、开心果越堆越多。

年味很浓。

反而是江尧那边不怎么有年

味。

他抽到了年初一和年初三上班,刚巧撞到了春节当天,还挺……惨的。

却也不算孤独。

因为林冉快临产的关系,梁子豪天天在省中医陪着她,许柚偶尔也会跑过去一趟。

每次见她,不是在玩手机,就是看电视。

着急的反而是他们这些局外人。

后来,林冉爸爸为她着想,干脆收了她的手机。

她都要无聊死了,每天在抱怨怎么还没来反应。

除夕当天。

据说江尧爸爸回来了,江呓也回了家,他们一家四口在外面吃团圆饭。

许柚则在家边吃饭边对着春晚发呆。

而后干脆不看了,回房间跟江尧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