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68、68.

68、68.

然而, 还没过多久。

许柚刚适应过来,就感觉身上的颤动突然停住。

男人沙哑的低喘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喷洒在她的肌肤上。

但明显与方才略有不同。

许柚迷茫地看着他, 以为他是打算换一下姿势,小说里不常说男人都不满足于一个姿势的吗?

最喜欢的还是从后面进入那种。

很快, 许柚发现她的想法错了。

江尧似乎并没有换姿势的意思,她懵了懵, 回想起刚刚某一瞬间奇异的感觉以及现在的状况……

许柚大脑空白了一片。

想到某种可能, 随之而来的第一个反应是看了下时间……多少分钟来着!?五分钟!?还是十分钟!?

不是吧!!!?

他这就……

到了?

正是她这一惊奇又无辜的眼神。

男人的脸彻底黑了下去,可以说这么多年来,遇见什么难搞的病人或病人家属脸都没这么黑过,跟结了冰似的。

这一次,是在自己女朋友面前彻底丢了脸。

还丢了两次!!

沉默过后。

两人各自重新躺回床上, 共同盖着一张被子, 即便贴得很近, 也没有丝毫的情|欲弥漫, 反而萦绕着一股浓浓的尴尬气息。

许柚咬着唇,没有这方面安慰人的经验。

也不知道第一次的话, 这样的时间算不算正常,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江尧每次跟她暧|昧,都不进行到最后,是不是因为……

可是他没谈过恋爱啊!

他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问题?!

哪哪儿都说不通, 许柚忍不住低咳了两声, 现在睡觉的话,挺尴尬的,想找点事儿做,闭了闭眼, 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我去洗个澡。”

洗个澡回来,再找点儿别的话题聊聊,应该就能将这带过去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她迅速起身,脚还没动,就被男人的手臂拦住,又跌回床上。

他喉间有些压抑道:“好端端洗什么澡?”

要是刚刚很激烈,洗澡很正常。

可寥等于啥也没做,还去洗澡,那简直伤害性不强,侮辱性极大。

许柚翻了个身,

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打破尴尬说:“我不介意的。”

这生硬的几个字。

江尧听了都忍不住想笑,嘲弄道:“可你的表情分明很介意。”

“有吗?”许柚摸了摸自己的脸,认真地又说了一遍,“我真不介意,第一次嘛……谁都会有失误的时候……也……挺正常的……楼上那声音不也很快就没了吗?你刚刚是不是很紧张……”

医生都找不准位置。

这不符合常理啊!

江尧“嗯”了一声。

紧张是肯定的,第一次,还是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做,许柚的身材不差,在他眼里可以称得上是很好的那种。

腿细腰细,该有的地方一个不落。

她总说自己那里只有b,不大,但他感觉还挺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腰太细的原因,肉都堆到那儿了。

就算没c,应该也是接近的水平。

男人嘛。

外表再怎么绅士有礼,温柔有度,都到这个岁数了,怎么也不可能没独自解决过,江尧也不例外。

一直以来他都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跟许柚谈恋爱后,没真正碰她,主要是因为恋爱时间太短,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跨度很长,但他还是想在所有事情都确定的时候,才去做这件事。

让她毫无顾忌,不用胡思乱想地将自己的最美好交给他。

就像现在。

所有事情发生得太巧合,他也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栽”在她身上……大意了。

许柚那脑袋瓜在想些什么,他一眼就看穿,多半是以为他知道自己有隐疾才不愿碰她。

江尧又吻了吻她锁骨一片细腻的肌肤,呼吸逐渐粗重,暗哑道:“我们再试一次。”

“还试啊?”许柚不是不愿意试,就怕再试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他会更沮丧。

“这一次绝对不会”江尧信心十足地说。

许柚皱眉看他,见他这么笃定也知道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像个小坏蛋一样笑着:“真的吗?”

“不信,你拿个闹钟记时,嗯?”

“”这太夸张了吧。

“就怕这次是你先到。”

“不可能。”

许柚几乎是立刻就否认了。

从小到大她没有

自己解决过任何生理需求,更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也无法想象自己那时候的样子。

就挺羞耻的。

最后,许柚还是没有摆什么闹钟。

她要为自己的男朋友着想一下,万一呢,万一呢……就更尴尬了不是吗?

江尧征求她的意见仿佛只是象征性的一问,同不同意他都是要做的。

第二次的前|戏没有第一次久,可该有的步骤都没有省,也成功将她拉进了状态,忘了方才尴尬的一幕。

然而,就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

叮叮叮

传来一阵手机默认的电话铃声,在安静的卧室突的响起,吓了她一跳,一听就是江尧的手机。

这时间点掐得刚刚好。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江尧不打算理会

电话却不依不饶。

响完一个,自动挂了,第二个又立刻响起。

如此循环。

许柚直觉是医院里的事情,推了他一下。

随后,听见认识他以来的第一句脏话,低低地“操”了声后,他起身走进了浴室。

许柚叹了口气,随意套上一件他的衬衫,稍微遮挡住上身和大腿根部,拿起他的手机,帮他接通。

“喂?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那端打电话的人闻言愣了一下,先确认有没有打错电话,而后才问,“你是他女朋友?”

许柚:“对,他现在在洗澡,没办法接电话,我看你一直打过来,或许能帮你传达一下。”

“哦。”那人没多想,“原来是在洗澡啊,你就跟他说立马来趟医院吧,有点事,电话不方便细说。”

“好。”

许柚挂了电话,去敲了浴室的门,跟他简略交代一下。

没几分钟,江尧推门而出。

一眼瞧见她此刻的穿着,这应该是她第一次穿他衣服,而且只穿他的衬衫,里面什么也没有,细白的腿自衣摆下晃啊晃,扎眼得很。

他弯了下嘴角,揉揉她的头发,发自内心地说:“突然发现你还是这样最好看。”

许柚不解地抬了抬眸:“嗯?”

他没忍住伸手隔着布料在某处捏了捏,低声道:“下次向你证明。”

许柚翻了白眼,发现男人真的很在意这个问题。

她点点头,打鸡血似的鼓励:“你一定可以的。”

江尧的脸立马臭下来,“你再多说几句类似的话,我不介意不去医院,直接向你证明。”

她说错了吗!?

她明明是好心!!!

许柚皱着眉,推他去玄关处,嫌弃地说:“快走吧。我也不介意你今晚别回来了,让我睡个好觉。”

江尧:“”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