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64、64.



作品:《摘星

江尧没有跟她俩一起吃饭, 他有自己的休息室,而且下午有手术。

许柚再怎么过分,也懂得包容和体谅, 接下来的时间就没压榨他了,让他好好去休息一下。

在病房跟黎平君吃饭时, 许柚从拿起筷子开始就一直被念叨,因为没有男朋友, 感觉她连呼吸都是错的。

许柚被念烦了, 气急之下脱口而出:“我有男朋友的。你看你这样,我就算有男朋友,感情没稳定之前我敢告诉你吗?还不得一下子就被你吓跑啊?”

黎平君被前半句话分走了注意力,压根没将后半句听进去。仿佛她有男朋友是一件多么惊诧的事情,重复问了一遍:“你有男朋友?”

许柚无所谓道:“有啊, 怎么没有?”

“多大?长什么样?做什么工作啊?真的假的?”黎平君想起之前好像撞见过她跟一个男人在家楼下聊天, “不会是上次我问你那个吧?”

上次在楼上阳台瞧见的那个男人, 她没怎么看清, 就算在大街上遇到也认不出来,但身高似乎是挺高的, 比许柚高了一个头吧。

他开的车看上去也不便宜,所以家境或者能力应该不差,而且许柚那会儿跟她透过底,说那人学历、家境和样貌都不比她差。

——不排除她对喜欢的人有所谓的滤镜。

黎平君觉得不靠谱, 在她眼里许柚像是从来没长大一样, 还是需要她时时刻刻盯着去关心。

许柚说:“对啊,我觉得还不错,就答应跟他一起了。”

“谈了多久了?”黎平君问。

“没多久。”

“……”

“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许柚想到刚刚黎平君那么喜欢江尧,便自信满满地添了句, “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一定不会让我失望。”黎平君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带来看看啊?”

“……过几天吧。”

黎平君没想到许柚这么爽快,犹疑地问:“你不会打算跟他结婚吧?”

许柚还没说话,她便警告,“我不同意闪婚,虽然我总是催你,但也只是催你谈恋爱,起码谈一年以上

,方方面面了解才能结婚。”

“放心吧,不会闪婚的。”许柚觉得她真是想多了。

虽然她规划过与江尧的未来,其中就有结婚的打算,但还真没闪婚的想法。

黎平君安心下来。

那张一直催她、嫌弃她的嘴,也终于歇下了。

许柚越发觉得坦白是一件还不错的事情。

得到家长许可的恋爱,不仅多一份祝福,也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下午,江尧一直没有出现。

许柚知道他在手术室里,一个下午都在做手术。她等着周长青来接她的班,就没什么事干了。

周长青让她回去休息。

许柚还不想走,想等一下江尧,便瞎掰了个理由在这多待了会儿,偶尔跟他们聊两句。

终于,在傍晚六点半的时候,江尧穿着白大褂出现在了病房。

瞧见许柚爸爸也在,愣了几秒,而后淡然地走进去。

许柚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江尧从容不迫地以主治医生的身份问了下黎平君的情况,接着便被周长青问道:“医生,她这腿大概什么时候能消肿啊?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类似的问题,江尧回答过无数次。

护士跟许柚说明了情况,她也传达给了周长青,但生病这事很多人都会慌,总觉得要医生亲自看看给个准信,心头才能落地,才能安心。

许柚低咳了两声:“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要至少一周。”

江尧看了许柚一眼,又将视线移到周长青身上。听许柚提起过,这不是她的亲生爸爸,但比亲生爸爸对她还要好,不由得多了几分尊重,也没有丝毫不耐地说:“过两天观察一下才能给到准确的时间,但不排除有变数,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才会更好康复。叔叔,你就放心吧,我会时刻盯着情况的,一旦消肿,立马给阿姨安排手术,尽量让她少受点罪。”

周长青礼貌地道了声谢,下意识转头看黎平君,却不小心用眼角余光注意到许柚朝那医生眨了眨眼,还带着点儿俏皮。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看看许柚,又看看那医生,发现他俩已经避嫌地错开了目光。

江尧给

黎平君看了下静注的列表单子,又绕过去调整了一下滴注速度。

正是这几分钟的时间,让周长青打量了他几眼,忽然发现他白大褂里内搭的衬衫有点眼熟,但衬衫几乎都是那样,也不好说真的是许柚衣柜里的那件。

每天穿衬衫和西装长裤的职业并不多,江尧内里的这套着实让他深思了一下。

想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江尧离开后,没多久许柚也走了。

两人一起吃饭,然后回去,跟往常一样洗澡睡觉。

第二天,周日。

许柚又去医院看黎平君,不过这一次是搭江尧的顺风车去的。

今天他本来是休息的,被紧急叫回来会诊,研究一下某位重症患者的手术方案。

整个会诊持续时间不长,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江尧并没有急着回去,在骨科的住院区巡房转悠了一圈。

许柚总是能瞧见他的身影在走廊穿行。

自从昨天发现一些端倪后,周长青就开始留意江尧了,越观察越觉得有猫腻,一方面觉得这个江医生人还不错,仪表堂堂,要是他真跟柚子谈恋爱,那他就别打扰他们了,另一个方面又忍不住好奇……

当越来越接近真相,就愈发想知道真实的结果,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因此,周长青在住院楼碰见李柘时,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竟真被他“敲”了出来。

李柘说出来后,见他如此惊讶,才意识到:“他们还没跟你们说吗?”

他以为,许柚妈妈骨折挂在了江尧那儿,江尧还总上心地过去瞄一眼,他们谈恋爱的事儿早就告知家长了。

结果,并没有。

李柘发现自己将江尧卖了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都跟他绕着走,心虚得不行。

周长青知道这消息,也嘴不把风地跟黎平君说了。

黎平君想起住院第一天的对话,有种被自己女儿耍了的错觉,可再怎么说,她还是蛮欣赏江医生这人的。

爸爸对女儿的恋爱对象总是带着挑剔的眼光。

自从知道真相后,他看江尧哪儿都觉得差点意思,不咸不淡地说:“现在说不错还早,看看以后吧。“

“瞧你嫌弃那劲儿。“

黎平君斜他一眼,“心里不知道乐成什么样了。“

“……“

几乎所有人的都知道江尧和许柚谈恋爱的事,唯有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裸奔”。

还神经兮兮地暗送秋波了几天,终于在黎平君手术的前一天,江尧买到他打算拿去问候许柚爸妈的礼物,正式去见了一面。

江尧提了两瓶托朋友带回来的对身体好的药酒,还有一些有助于骨头恢复生长的营养品,以及看似贵重但很实用的东西,走了过去。

许柚得意地说:“妈,之前你不是问江医生女朋友是什么职业吗?他说金融,其实那就是我,意外吗?”

江尧相比许柚的大大咧咧,多了几分稳重:“之前一直没说,是觉得太随便,也怕你们觉得我对柚子只是玩玩的态度,不好说出口。现在来正式问候一下,我对许柚是真心喜欢的,也规划了我们的未来,打算一步步走下去。”

规划未来?

这许柚还真不知道,她看着他的眼睛,总觉得段话不仅仅是对她爸妈说的,更是她。

主治医生成了自家女儿的男朋友。

原以为黎平君和周长青会很惊讶,然而根本就没有,和蔼地笑着说:“问候就问候,还带那么多礼物做什么?就算你随便一说,我们也不会怎么样,一个人好不好,还是要看平时相处过程中的态度和行为举止。”

江尧却说:“你们觉得没必要是一回事,但我怎么做也是一回事,基本的礼貌和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周长青满意地看着他:“医生这个职业挺好的,大学是在哪儿上的?”

江尧报了个国外的学校名,险些没把周长青吓住,怎么看都觉得他跟许柚没有交集,想不通这样的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许柚补充说:“我们是高中同学,他家离我们家不远,只不过前几年出国读书去了。”

周长青:“回来多久了?还打算出去么?”

这个家长都挺在意的,女孩子嫁了人大多都会跟丈夫走在一起,去他们喜欢的城市生活。

江尧递了个定心丸给他:“回来有一年了,不会走了,国外待着没这里舒服。

而且禹城这几年也发展得还不错……”

周长青笑:“确实,祖国嘛,从小到大长大的地方,肯定比外面舒服。”

原本看江尧不得劲儿的周长青,如今越发觉得顺眼起来,还有些微的赞赏。

男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很直接,不会说什么腻歪的客套话,直接发出邀请:“有空的话,来家里吃顿饭吧。”

此话一出。

许柚就知道,江尧已经将她爸“降服”了,会心一笑。

周长青还关心地问:“工作忙吗?”

江尧:“明天就阿姨手术,之后应该没什么事了。”

“那来家里坐坐?顺便给你露一手。”

“……”这进展神速得许柚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么快吗?”

江尧没说什么,直接应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应该还有一周就完结了,初八恢复日更,到时候也会多更,该写的都会写哒。